有30多年中共軍齡的退休軍人爆大實話(圖)

2019-11-28 10:00 作者: 信則強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我是一個有著三十多年中共黨齡和中共軍齡的退休軍人。
共產黨的邪惡,只有我們想不到的,沒有它們做不到的。(圖片來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1月28日訊】我是一個有著三十多年中共黨齡和中共軍齡的退休軍人,在軍校系統學習過中共黨史、中國革命史、全部馬克思主義理論課程,按理說,我應該是一個徹頭徹尾的中共黨徒。

值得慶幸的是,父母給了我一顆獨立思考的大腦和孤傲直爽的性格。

我的思想轉變是從2002年十六大提出深化國有企業改革開始的。大批國營企業變賣為私營企業。共產主義不是要消滅私有制嗎?私有制不是萬惡之源嗎?國企為什麼經營不下去而必須要搞市場經濟?難道公有體制錯了?為什麼西方發達國家都是私有制?

其實這樣的問題早在安徽鳳陽小崗村的18戶村民搞聯產承包責任制的時候就有過疑問,只是那時候年輕,工作忙,沒有時間去想這類問題。甚至八九六四事件和蘇聯東歐共產國家紛紛解體,都沒有使我意識到這些問題的嚴重性。

直到2000年以後,事業小有所成,家庭終於安穩下來,工作得心應手,應酬也少了許多,有了更多的閑暇時間,開始去思考人生和許多社會問題。

猛然間意識到,黨的事業有問題,共產主義有問題,中共領導的中國革命有問題。

於是我開始跑書店,買來很多憲政方面的書籍,開始研究自由、民主、憲政,盧梭、洛克、孟德斯鳩、霍布斯、托克維爾、亞當斯密等等,特別是哈耶克自由哲學論集,對我的啟發很大。我還把多年來收集的辭海、中國大百科全書、軍事大辭典等工具書和在學校學的馬克思主義理論課程教材都翻了出來。

我的思想開始轉變。那是從理性開始的深刻轉變。現在回想起來,既有必然,也有偶然。

回顧我的入團、入黨經歷,沒有一次是我主動提出申請,都是團支書、黨支書看我人不錯,上桿子非要我入團入黨,幾次催我「你咋還不寫申請書呢?」我說我不夠格。不是說我的覺悟有多高,而是我看不慣身邊同學為了入黨團而爭風吃醋。此其一。

其二,慶幸的是,我那時入團入黨,上面還沒有要求宣誓這一說法。後來,要求所有黨員都要補上宣誓這個儀式,但慶幸的是我已經退休了。就這樣,我躲過了這一劫難。有時我在想,我的轉變是不是與我從來沒有發過毒誓有關。

但接下來的又一次偶然,卻是萬幸中的萬幸。

那時2005年,我在一家服裝店舖裡看衣服,一個年長的大媽從我身邊一閃而過,迅速往我手裡塞過來一個信封,頭都沒回,揚長而去。

我打開一看,那是兩張光碟,一大一小,大的是神韻演出內容,小的是動態網安裝盤。我迅速揣在兜裡,回到家就按在了電腦上。從此,我瞭解了更多真相。共產黨的邪惡,只有我們想不到的,沒有它們做不到的。真相印證了我的思考和判斷,讓我怒火中燒。從此我暗下決心,誓與共黨,不共戴天。此其三。

從那時起,我幾乎天天看大紀元、新唐人,使我更加看清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並在力所能及條件下,揭露中共,弘揚自由、民主、法治的普世價值觀,為中國民族的覺醒和未來,奮筆疾書,盡量感染身邊的每一個人,家人、親戚、朋友、同學,特別是今年以來的中美貿易戰和香港民眾反送中運動,為中國的未來,儘自己一份綿薄之力。

在此,我莊嚴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黨籍,永不反悔。

 

(文章來源海外退黨網站http://tuidang.epochtimes.com/的退黨聲明原始紀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