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餅翁去世十餘年了 怎麽又出現了?(圖)

2019-12-12 05:15 作者: 莫求整理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集市裡賣各式各樣的餅。
學士少年時,常到集市裡向賣餅翁買餅吃。(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清朝時期有一個內閣學士,常常非常感慨地向人講起一件他親身經歷的奇事。他在少年時出門上學,每過集市,就向一位賣餅的老翁買幾塊胡餅吃。

一天,他又去買餅,賣餅翁忽然停業不賣了,卻留他坐下說:我看你神氣清明,不是凡俗之輩。我正有一事邀你相助,能答應我嗎?他問什麼事,賣餅翁說:請留宿在這兒,到晚上你自會知道。

他暗想自己年幼,稍回去晚點,老母就倚門相望,怎麼容許我住在外面呢?於是就推辭了。賣餅翁歎道:緣分不到啊!

第二天,學士路過賣餅翁的店,見許多人圍觀,他不明白是什麼原因,擠進去看,原來賣餅翁已去世了,不覺心裏為他難過,回家告訴母親,並述說了賣餅翁當初的話。母親感歎事情奇怪,又為兒子沒有赴賣餅翁之約而感到十分幸運。

十餘年後,學士中了進士,入翰林。一天他請假回鄉祭祖,泊舟在江邊,上岸散步,不覺走遠了。

這時,忽然有一人從樹林中出來,呼道:別來無恙?他一看,原來是賣餅翁。他驚訝的問道:您老怎麼在這兒?

賣餅翁拉住他的手臂坐到樹下,笑著說:想來你一定認為我已成鬼了。請勿害怕,我明白告訴你,當初我之所以約你,是認為你有仙骨的緣故,可惜你俗緣未了啊!其實我一直一心向道,只可惜過去尚未逢真人度化,但冥冥之中我已知你不來赴約的那天晚上會有成仙的機緣。

但說那天夜裡,我還沒睡著,就聽見街上來往腳步不停,於是爬起來窺探窗縫,見很多神靈形狀在清掃道路,並相互告誡說,真人要去岳廟,不可怠慢。

我當時想機緣到了,立刻溜出後門,由偏僻的弄堂繞遠路,終於來到了岳廟。只見廟前空空蕩蕩的,到殿後也見不到什麼,只見一個乞丐,破衣爛衫,饑疲瘦削的樣子,躺在台階中間酣睡,叫他也不醒。我知道這個乞丐就是神靈口中要來岳廟的真人,就長跪在他身旁守候。好久他才醒來,問我幹什麼,我跪拜叩頭稱他真人,求他度我。

真人大怒,對我百般辱罵,我恭敬小心地對待。真人站起來邊罵邊走,我就是跟著他不離開。出了岳廟後,真人辱罵更凶,我始終不退卻。真人於是止住辱罵,縱步如飛。我也急跑相追,就是不離真人一步。

說來也奇怪,這時我的腳力飛快卻很神奇的一點都不累。轉眼間,我們進入一座深山,真人攀附著葛籐,步履如猿猴一樣敏捷,我也絲毫沒有一點懼怕或退悔之心,就是一心要跟著真人走。

爬到山頂沒路了,只有一獨木橋,直通對山,相離對山約數丈,下面是深澗。真人回頭看我說:你的誠心我非常瞭解,到此就可以停止了。我回答說:上天入地,我都要跟隨您,怎能在這兒止步呢!

他又怒罵,並迅捷的踏上獨木橋要過去。我極力抓住他的袖子,要與他一塊過去。真人用力推擠我,我不覺失足掉入深澗中。我大叫而翻騰,一躍就登上對山的頂上。回頭俯視,看見自己的身體僵臥澗下,於是知道自己已經脫胎換骨。

這時真人也不見了,頃刻之間山川大地,生生世世,全部清楚的呈現眼前,這種感覺難以言說。這時天已亮,記得所入之山,就是黃山。從此,我一身輕捷,任意飛行。今天能與你相逢,也是奇異的命運。

說完這些後,這位內閣學士知道賣餅翁已成仙,哭拜著請求他超度自己。賣餅翁說:現在還不是時候。你在名利場中,可至二品。只是「躁進」二字不可犯,「勇退」二字不可忘。牢記,牢記!請從此告別吧!

說完,躍入江中,履水如平地,轉眼已不見。只剩下江心月白,一望無際,內閣學士徘徊悵惘,望洋而歎,默默回船,連續幾天還在思念老翁。

(據《夜譚隨錄》)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