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毅然:中共吏治七十年之亂象(圖)

2019-12-12 11:02 作者: 《上報》裴毅然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9年3月出席兩會的代表們。
2019年3月出席兩會的代表們。(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2月12日訊】赤潮禍華,赤難深重,赤毒全面滲透社會肌髓,中共吏治逆向淘汰,貪腐僅一側面。官吏臃腫,冗員日龐。十九世紀末,中國人口四億多,1500餘縣,清朝官員總共2.3萬——京官2622名、地方官13007名、武官7464名。如今,大陸五級政府(中央、省、地、縣、鄉),2018年公務員總數716.7萬,加上事業單位,財政供養人員達5000萬。

中組部長的看法

2006年,原中組部長張全景(1931∼)接受採訪:

現在許多問題,最關鍵的還是幹部問題。我有一個看法,現在中國政治上的一大弊端是「官多為患」。

一個省四五十名省官,幾百乃至近千廳官,一縣數十名縣處級。雖然一再壓縮文山會海、克服官僚主義,但這麼多官員,坐滿這麼多官椅,一個個還得「有所作為」、有所「負責」,不開會還能幹啥?不「官僚官僚」,豈非沒事幹了?如何體現「職務價值」?提高行政效率,畢竟看不見摸不著。

各地每次精簡裁員,那一聲聲殺豬般嗷嗷叫!真正得罪人的活兒,聰明一點的,當然一個個遷就即成事實。人浮於事、財政重負、文山會海、官僚主義……預卿何干?1957年夏,安徽精簡超編幹部55306名(佔超編人員94.76%),其中省級精簡34.84%,專區一級平均精簡40%以上,鄉級平均精簡28%。文革前,北京中央政府六萬公務員,1970年周恩來裁併2/3部委,降至1萬。文革後,中央政府再次膨脹,1998年朱鎔基大裁撤,3.3萬人裁去1.7萬。近年,中央政府再度「復腫」。

2011年5月9日《南方日報》:湖南石門縣官席嚴重超員——縣常委16名,正副縣長12名;四川巴中四個國家級貧困縣區,44位正副縣長,通江縣一正九副,南江縣一正十副,巴州區一正九副一助理,平昌縣一正11副,按規定每縣只能5∼7名縣級幹部。高校也是校級幹部一走廊、處級幹部一禮堂、科級幹部一操場。

20個活人守3個死人

山東縣鄉編製約18萬,「臨時工」一度達25萬,許多鄉鎮財政不堪重負,有的連工資都發不出,根本無力扶持農業生產。2006年9月,山東清退臨時人員23萬餘,僅佔應清退分流76%。江西1822個鄉鎮,「吃皇糧」一度達15萬餘,村均負擔5名以上。江西分流6萬餘,佔原有人員40%。除「十羊九牧」,不少地方還有吃空餉。2006年河南挖出「吃空餉」20773人,涉案金額1.53億,僅收繳2227.76萬元。寧夏同心縣烈士陵園(僅三座墓),居然養人20名,「20個活人守著3個死人」。

1957年,長春電影製片廠員工千餘。1990年代,「長影」員工竟達三千,每年拍片3∼5部,瀕臨倒閉。1998年3月中旬,筆者參觀「長影」,主樓門聯:惟願一聲長嘯闖影壇,只盼三千職工俱飽暖;橫批:虎年大吉。全球哪家影業公司,養得起如此一大坨人?此後,「長影」八年改制,重點當然是輕車減負,裁撤人員。

盡棄前人經驗

中共自許「特殊材料製成」,盡棄前朝歷代吏治經驗。都說晚清吏治如何弛敗,捐錢買官,但至少還須考得功名,才有資格進入「第三梯隊」;候補官員捐錢搶缺(「遇缺先」),仍有一條:不得原籍為官。所謂「指省」(候補官員捐錢挑選就職省份),必須迴避原籍。無錢「遇缺先」的候補官員,則由吏部抽籤分發,也必須迴避原籍。

1949年後,中共為讓部屬「榮歸故里」、「光宗耀祖(體現革命價值),特意按籍派任,美其名曰:「熟悉當地情況」。

逆淘汰

1949年前,中共為奪取全國政權,不得不講究一點效率;1949年後沒了顧忌,很快形成逆淘汰。1950年代前期,中共每年選送1000∼2000名學生留蘇,從頭到腳公費,每月生活費500盧布(與美元時率1︰1.1),相當250名中國農民年收入。教育部特邀錢偉長等專家協助選拔,不久專家紛紛求饒告退,實在抵擋不住各路高幹壓力,為塞送親屬留蘇,一個個神通廣大呵!

協和醫院黨委書記之妻程西筠,1948年參軍,嫁高級軍官,隨夫進京,中學生直入人民大學馬列研究生,五年生三孩,選送列寧格勒大學歷史系研究生。1956年初,程西筠回國探親,拜訪北大史學教授楊人楩,楊教授忠告其應從本科一年級補讀,「當然這個意見她是不能接受的」。高幹親屬自己學不好,受蘇方責難,遷怒優秀生,設法使優生政治上倒楣,「逆淘汰」動能之一

1956年中共「八大」1073萬黨員,農民絕對主體:工人14%、農民69.1%、知識份子11.7%、其他5.2%。文革更形成龐大工農官吏隊伍,中共11屆中委一大批勞模,省級以下工農官吏比重更大。

1982年李銳進入中組部,發現官吏隊伍呈「倒金字塔」:文化低的在上面,文化高在下面。1983年全國2200萬幹部,大學文化21%,高中(中專)42%,初中以下37%(包括文盲)。機關及企事業81萬領導人中,大專以上只佔6%,高中(中專)22%,初中以下72%。地委一級,大學程度不超過5%。

文化低的當頭頭,文化高的當部屬,老粗管老細。工農幹部只懂「革命」,一談建設便斥為偏離革命大方向,不屑一顧,他們根本不懂建設,只能「政治高於經濟」、「革命壓倒建設」。無知者管理社會,只能按其低下的理解能力設計社會秩序、制訂價值標準。也因為無知,面對種種現實問題想不出更多辦法,只能搬用教條,只能奉行教條主義。

1985年底,4200餘萬中共黨員——

全國黨員的文化程度,大學、中專和高中合計僅佔黨員總數的五分之一;初中、小學和文盲合計接近黨員總數的五分之四!必須說明,這還是在中共中央的督促下,各單位近年狠抓了發展優秀知識份子入黨的工作之後的統計數字。

結語

如今中南海雖然一個個碩士博士,畢竟仍是逆淘汰態勢下形成的班子,所得學位且多為秘書代讀,否則習近平也不會老出洋相(如「寬衣」)。至於習的「前後兩個三十年互不否定」,基本邏輯都不顧,鄧時代路走回頭,恢復私有制,老毛最痛恨的「復辟資本主義」,毛時代與鄧時代如何對接?如何互不否定?如今國人文化水平多少有點上來了,不太好蒙了,再想回到「激情燃燒」的毛時代,不可能矣!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標題:中共吏治七十年 原文連結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