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壓力太大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前結束(圖)

2019-12-12 23:25 作者: 文龍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 關稅 貿易戰
經濟下滑的壓力增大,北京需提前做出應對措施。(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19年12月12日訊】(看中國記者文龍綜合報導)12月12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北京結束,照比往年提前十天左右。在經濟不斷下滑、美國新一輪加征關稅將至的時候,凸顯在貿易戰中的北京當局壓力增大。

據《新華社》12月12日報導,中央經濟工作會議12月10日至12日在北京舉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習近平、李克強、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出席會議。

會議認為,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必須清醒認識到……結構性、體制性、週期性問題相互交織,‘三期疊加’影響持續深化,經濟下行壓力加大。」

會議並提出,要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財政政策、貨幣政策要同消費、投資、就業、產業、區域等政策形成合力,引導資金……促進產業和消費‘雙升級’。」

會議也再提房住不炒,「做好城鎮老舊小區改造,大力發展租賃住房。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全面落實因城施策……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會議再次強調「六穩」,「要完善和強化‘六穩’舉措,健全財政、貨幣、就業等政策協同和傳導落實機制,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六穩」指的是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這是2018年7月中共政治局會議提出應對經濟下行的對策。

本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照比往年提前了十天左右,2017年是在12月18日∼20日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2018年是在12月19日∼21日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這或意味著北京當局面對經濟下滑的應對壓力增大,需提前做出應對措施。

回顧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從措辭可以看出北京當局對中國經濟的憂慮有增無減,該次會議中首次承認經濟形勢「變中有憂」,這是繼2018年年中的中共政治局會議首次提及「穩中有變」後,措辭更向負面變化。

同時回顧2019年中國央行的動作,貨幣政策全面轉向寬鬆,「大水漫灌」是2019年貨幣政策的主要特點。

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伴隨著2020年持續而來的還債高峰期,中國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是否能「穩住」經濟受關注,這顯然是擺在習近平面前的一道難題。

中國經濟學家魏傑在「對明年的經濟判斷有四個方面」的演講中提到,2020年仍然是還債的高峰期,2014-2016年的放水導致中國負債太高,所以2018-2020年是還債高峰期。魏傑的這一判斷也得到前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的認同。

中國2019年GDP(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目標為6-6.5%,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速超預期降至6%,創下27年來新低。財政預算赤字率為2.8%,較上年的預算赤字率2.6%略有提高;CPI目標為3%。

隨著中美貿易戰前景愈發撲朔迷離,中國GDP增速「破6」只是時間問題,這已是大多數學者的共識。

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預測,中國明年GDP增長幅度會進入「保四爭五」階段。有關分析一度在網上瘋傳,但迅速在網上絕跡。

高善文表示未來數年,中國的經濟將維持減速,他以「保四爭五」形容對未來10年的展望,主要受美中貿易戰衝擊加上中國以「國進民退」為代表的改革停滯影響,估計2020至2030年平均經濟增速不會超過5%,甚至擔心GDP能否保持在4%以上。

另外,12月15日臨近,如果12月15日美中雙方無法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美國將對1,6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再施加15%的懲罰性關稅。被加征關稅的中國商品包括手機、服裝以及體育用品。如果這一關稅落實,所有中國輸美商品全部被追加了巨額的懲罰性關稅。

《華爾街日報》和《彭博社》都報導說,美中兩國的貿易談判人員正在商討推遲定於12月15日生效的新一輪關稅,以便使雙方能夠有時間繼續就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進行談判。不過,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稍後表示,對這批價值1,65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15%的關稅方案仍在考慮之中。

庫德洛表示,如果川普(特朗普)總統對美中貿易談判的結果不滿意,12月15日生效的關稅仍是考慮的選項。他說:「如果這不是他想要的那種協議,那麼定於12月15日生效的關稅將會照舊。」

庫德洛還表示,儘管過去幾個星期川普總統在他的推文和公開言論中展現出樂觀和和緩的態度,但他也強調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尚未敲定。庫德洛說:「我不想聽上去很悲觀,但那些關稅仍然擺在桌面上。」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