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選戰的「票房毒藥」(圖)

2020-01-18 09:43 作者: 文淵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蔡英文和賴清德登記成為選舉候選人(圖片來源:陳可仁/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1月18日訊】四年一度的臺灣總統大選拉下了帷幕,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以兩百多萬票的差距慘敗告終,敗得心服口服,只得認輸,國民黨的敗選乃是其咎由自取,也是歷史的必然。在臺灣這樣的民主社會,任何享有選舉、被選舉權的政黨、公民,都有權參加競選,自由競爭,支持率高、得民心者勝選當政,這就是民主社會的政治法則,也是其體制魅力的所在。這也與中共一黨專政獨裁,政權世襲罔替的大陸形成了鮮明對比。

一年前,國民黨及其候選人韓國瑜牛氣衝天,「韓流」席捲全島,挾中期選戰大勝和一舉拿下民進黨大本營高雄之餘威,借蔡英文執政乏善可陳,經濟下滑,民生凋敝,社會撕裂帶來的機遇,碾壓民進黨和在任的蔡英文。按當時的勢態,沒有人會懷疑登上大寳的將是韓國瑜。不料「忽喇喇似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轉眼間就物是人非,乾坤反轉,稱其命也,運也似無不妥,其實更是天道難違。

勝敗乃兵家常事,政黨輪流,你方唱罷我登場,時而我上你下,時而你上我下的大選,在民主國家原是家常便飯,民眾早也習以為常。勝者,勤政為民,兌現競選時的承諾,以政績取悅選民,報效國家,以圖連任;敗者,臥薪嘗膽,重新梳妝打扮,廣集民心,以圖東山再起。在這次大選中,國民黨何以會慘敗如此,一手好牌何以會被打得稀巴爛,輸得一塌糊塗,實值得其認真檢討、反省,也值得關注臺灣前途的人士深刻剖析和思考。

在民主國家,輸了大選,其原因不外乎:所舉候選人不當,施政綱要脫離多數選民的意願,競選策略欠佳,競選團隊不力,宣傳不到位等,國民黨的敗選自然也跑不出這些共性和特點。但臺灣社會與歐美西方國家不同,甚至與緊鄰東亞、罩在美國核保護傘下的日本、韓國也不同。這些國家的大選基本或主要取決於國內因素,甚少或幾乎沒有外力的威脅和干擾。

而眾所周知,一個體量巨無霸的中共極權就橫在海峽對岸,虎視眈眈、時刻要想用武力威脅來併吞臺灣,將民主自由的臺灣置於極權獨裁的魔爪下。他們殺氣騰騰地威脅「24小時、72小時攻陷臺灣」,實施「斬首行動」、「留島不留人」,讓島上瀰漫著窒息的恐怖氣氛,從而造成了臺灣特殊的政治環境。因而臺灣的大選不僅取決於島內的因素,也與兩岸對峙的政治大氣候密切關聯。從臺灣開始走向政治民主化道路,1996的第一次總統大選起,每一次都受到中共無休止的騷擾、干涉、顛覆、武力恐嚇,他們妄圖以此來改變臺灣民主選舉的走向,把自己的意志強加於臺灣民眾。最著名的要數1996年選舉間發生的臺灣海峽飛彈危機和武力攻臺的軍事演習,中共進行了赤裸裸的武力威脅,企圖阻止李登輝的連任。

近年來,因著西方國家的綏靖政策,經濟和軍事力量不斷增強的中共,更是有恃無恐、變本加厲。他們一手拿著胡蘿蔔「頒布惠臺措施」利誘,為臺灣社會許下了如鏡中花的錦繡前景,一手揮舞著大棒威脅,並收買無良政客,派遣間諜,大肆滲透臺灣政治、經濟、軍事、文教領域,雇佣幫凶造謠生事,直接破壞、干涉大選。他們的卑劣行徑激起了臺灣民眾的強烈反彈和抵制,他們的極限施壓適得其反,公然把自己放到與臺灣民眾為敵的位置,使得臺灣民眾,特別是青年一代與大陸漸行漸遠,上世紀八十年代好不容易在兩岸間建立起的一點民族認同感逐漸耗盡,乃至幾乎蕩然無存。

「人權大於主權,普世價值並無國界。……有誰願意從民主社會再倒退回到極權獨裁社會?有誰願意從民選社會倒退到封建世襲社會?有誰願意從一個清明廉潔的社會倒退到無官不貪,貪腐滲透到社會每個細胞的社會。臺灣民眾當然會擔心被統一後反右、大躍進、文革、六四那樣的災難隨時降臨到自己頭上。沒有一隻自由飛翔的鳥願意再飛進籠子裡,即便是裡邊有吃有喝,何況裡邊的吃喝並不咋的。」(《武統臺灣》,文淵,《華夏文摘》,2018年2月24日)。

因而臺灣的大選勝敗,不僅依賴候選人的執政能力和施政綱領,更看重、甚至取決於其對中共極權獨裁者的態度。臺灣的大選史已以無可辯駁的事實證明,中共就是臺灣選戰最大的「票房毒藥」和喪門星,誰沾著誰倒霉,中共又是豬頭隊長率隊的「豬隊友」,給誰助選誰必敗。中共鼓吹的所謂「一國兩制」就是欺騙、吞併臺灣的陷阱,也是檢驗臺灣各種政治力量的試金石。凡對「一國兩制」曖昧、不敢旗幟鮮明地表態反對者,凡賣身投靠、與中共眉來眼去、勾勾搭搭、鼓吹統一者,凡暗中做「第五縱隊」者,甚至只要沾上邊者,無一不以失敗告終。他們理所當然地被民眾視為「賣臺」,是對岸的幫凶,是臺灣的汪精衛,而被日益孤立,必然走向衰亡。誰個劣,誰個不劣,臺灣民眾自有評判,這次大選的結果向世界表明,臺灣民意已明確向中共的「一國兩制」說不!

下了大本錢在這場大選中的中共,始終密切關注著這場博弈,對於民進黨蔡英文的大勝,中共難於自掩暴怒和苦澀。先是不知所措地靜默,隨即便歇斯底里地大加中傷詆毀。從來都不知道什麼是選舉的御用流氓文人胡錫進首先發難,誣稱「蔡英文贏了‘骯髒’選舉」。緊接著,中共喉舌《人民日報》也酸溜溜地不惜發六千言的長文《臺灣大勢不會因一場選舉而改變國民黨短視之殤》,將蔡氏的全勝歸咎於是因「憑藉執政資源,窮盡一切手段追求勝選。政策性買票,利用黨、政、軍、特、憲等機器打擊對手,收養網軍抹黑栽贓等等」。當然,不會忘了他們的拿手好戲,怪罪於外來勢力,「美國和西方的一些反華勢力,公然介入選舉。特別是美國,為了‘直接幫助臺灣來強化應對能力’,推出一系列涉臺法案,縱容民進黨對抗大陸。」,他們總能找到替他們背鍋的替罪羊。臺灣大選雖是韓蔡爭雄,但實際上也是民主的臺灣和極權的中共的白刃角力,所以國際媒體一致認為這次大選是「蔡英文贏了,中共輸了」,真是一語中的。

不可否認,在民主國家的選舉中,對手互相抹黑、攻軒幾乎是常態,這是由人性決定的,其實無關乎民主本身。對此馬克吐溫在他1870年發表的《競選州長》中早就做了淋漓盡致、入木三分的刻畫,這也是民主制度的短板和詬病。所以民主不是最好的制度,但卻是最不壞的制度。

作為在位者,蔡英文「利用黨、政、軍、特、憲等機器打擊對手,收養網軍抹黑栽贓等等」也完全可能,但這絕不是蔡氏的獨家秘笈,更不是其大勝的根本原因。韓國瑜和國民黨在這方面應與其不分伯仲,彼此彼此而已。一年前,國民黨和韓國瑜氣勢如牛時,蔡英文也是在位,也有這些能力,為何不能壓制住「韓流」?從去年開始一直延續至今的香港民眾「反送中」運動,才絕對是一個巨大、不可忽視的關鍵性政治轉折因素。

正是香港民眾的「反送中」運動這又一個試金石,使游離於韓蔡之間猶豫不定的臺灣民眾幡然醒悟,並讀懂了國民黨和韓國瑜。香港民眾聲勢浩大、持久不斷的「反送中」運動遭到了中共及其傀儡的殘酷野蠻鎮壓,怵目驚心。血淋林的事實,讓臺灣民眾再一次看清了中共的凶殘、醜惡嘴臉,也見識了「一國兩制」的真面目,若上了中共「一國兩制」的賊船,香港的今天就是臺灣的明天,臺灣民眾將會流更多的血,臺灣社會所擁有的的民主、自由、法制、人權將會蕩然無存。

面對香港民眾的「反送中」抗爭運動,全世界堅持民主自由的民眾都予以密切的關注和熱情的聲援支持。而作為同宗、同種的國民黨和韓國瑜,卻漠視、冷血地置身事外。在香港數百萬民眾湧向街頭抗爭,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香港時,韓國瑜竟聲稱對香港的事件「不清楚、不知道」。國民黨上層在回答外媒「國民黨是否會清楚表態支持香港示威民眾」的問題時,更是避開「Yes或No」,支支吾吾,模棱兩可地說什麼「密切關注,尊重香港民眾對民主自由的追求」。

他們斷然與香港民主運動生生切割,唯恐被連累而得罪了中共獨裁者,充分暴露了他們畏懼中共獨裁者,卑躬屈膝的醜惡嘴臉。這也讓處於中間帶搖擺不定,甚至原來支持他們的選民大所失望,毅然決然的和他們「再見」,有了新的選擇。這與及時地抓住了這一不可多得的機遇,大張旗鼓、旗幟鮮明地支持香港民眾正義鬥爭的民進黨和蔡英文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民意不可辱,於是兩者的力量不可避免地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此消彼長,最終為蔡英文的勝選奠定了基礎。形象地說民進黨和蔡英文從香港「反送中」中「撿到槍」也未嘗不可。

無可奈何花落去,國民黨和韓國瑜輸掉了臺灣的大選,中共的如意算盤落空了,氣急敗壞的中共竟遷怒於祝賀蔡氏當選的外國政要。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霸道地稱「臺灣地區選舉是中國的一個地方事務,向蔡英文祝賀的國家違反一個中國原則,中方對此表示強烈的不滿和堅決的反對」,露出了一副流氓嘴臉。

中共並不甘心他們的失敗,在攻擊、污蔑這次大選的同時,還精心為國民黨的敗選號脈、診斷,呵護有加。大談什麼國民黨「從執政黨到議會民主黨的轉型之痛」和其中的經驗教訓。以中共一黨獨裁的角度和立場出發,羅列了「競爭與黨內利益衝突」、「基層組織的瓦解」、「黨產的萎縮與金錢政治的影響增大」、失去所有宣傳機器後的「文宣功能的轉變」、「幹部培訓選拔機制嚴重弱化」、「政黨利益和國家利益的衝突和調和」等六個方面的問題。其拳拳「舐犢」之心不言而喻,渴望國民黨能鹹魚翻身,東山再起的奢望也躍然於紙面。遺憾的是他們忘了這些在極權獨裁社會暢通無阻的經驗和教訓,在臺灣這個民主社會裏「此路不通」,更重要的是竟然忘了他們正是國民黨和韓國瑜慘敗的源頭。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歷史留給國民黨的時間和機會都不多了,為避免不齒於臺灣民眾,被歷史無情地拋棄,作為百年老店的國民黨,作為臺灣最大的政黨,應該從日前的慘敗中悟出一些教訓。只有洗心革面,幡然悔悟,挺直腰桿,毅然丟棄奴顏婢膝、恐共、親共、媚共的策略,壯士斷腕,徹底與中共切割,理直氣壯地對中共說不,對「一國兩制」說不,才有可能重整旗鼓,被臺灣民眾重新接納、認可,將來有所作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