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梅香 飲梅露的綠繡眼(組圖)

2020-01-26 18:16 作者: 張易書(文/攝影)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文/圖:張易書

綠繡眼貪梅香、飲梅露

原不知梅園會吸引什麼飛羽,倘若有多時可以耽擱,應該可以紀錄到喜聞梅香的族群有哪些,可惜我只有遇到綠繡眼。

但也應該說幸運,因為停留的時間不長,竟然那麼巧的遇到綠繡眼,看著綠繡眼在濃密的白梅中穿梭,間或嘗試捕食(或驅趕)蜜蜂模樣,還是讓我嘗試用鏡頭追焦了一會兒。

上層梅花近陽光,可能露水都已然蒸發,不若中下層的梅瓣花香迷人,於是整園綠繡眼的鳥鳴,好像兒時的玩鬼抓人宣示:我在這裡!你看不到我!我在這裡!你看不到我!

相機的對焦系統在前景、中景與後景的白片片縫隙中,找尋那靈動的綠色小身影,嘗試了一會,只有抓到一張勉強的。

不要小看綠繡眼這普鳥,當他不想讓你拍到的時候,你的鏡頭,只會有綠色的漂移身影。

黃尾鴝落羽松

將黃未黃,目前處於綠色過渡到橘黃的時期,如果是黃澄澄的黃尾鴝雄鳥,你會如何選擇歇息的地方?

如果心向著同色調的落羽松葉,那這種保護色也許會有滿滿的安全感,但是不是也會失去了自我呢?如果選擇落羽松的翠羽,那種撞色調的對比美,讓黃尾鴝個性感十足,但這種個性,好像需要夠強的心性來面對。

我想我沒有黃羽鴝的有個性,也沒有暖冬裡落羽松的複雜心性,我只是單純的在樹下仰著頭、在欄杆處倚著身、在散步時聽著鳥鳴,沒有想要生活裡充滿什麼,但又想在這樣的隨性中遇到什麼。

等久了,黃尾鴝就會來,如果今天沒來,那麼在另一天,也會在另一枝頭,遇見他。

●黃尾鴝沐浴在新光

很難不洗下去,這樣的天、這樣的場域、這樣的一池水。

就在輔導室的後走廊外,那是一種低低碎碎的喃喃鳴叫聲,不是呼喚我,甚是我想他也沒有意識到自己歌起來了;類乎家裡小兒洗澡時,隔著浴室門,聽到跟著音樂播放器唱吟著的歌聲,我拉開右邊的抽屜,從相機包中拿出相機,慢條斯理的走出去逛逛,果然是黃尾鴝。

沒有匆忙奔跑的原因,是知道洗澡沐浴,這麼重要的一日之所需,黃尾鴝是不會像黑枕藍鶲衝水幾次應付的,黃尾鴝的沐浴,有著差不多的儀式,依循著基因中千百年來的習慣:旁邊等待、振羽搖尾晃身、覓一淺水,上下浸泡身羽,浸泡的同時,還有拍翅、波浪舞般從頭開始波浪,過程持續十數秒到廿多秒,如果我不要太貪心靠近,可能會來回跳上跳下幾次。

末了,找一處安逸的橫枝,最好有陽光伴風輕拂,沒有也可以抖著蓬蓬的羽毛,晾乾一天的疲累。

這週,遇到這樣的場景,應該算對得起我的D850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