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習近平甩不掉的鍋越來越多?(圖)


外界質疑,大權獨攬的習近平正背上越來越多甩不掉的鍋。圖為2018年3月13日,習近平與李克強在全國人大會議期間。
外界質疑,大權獨攬的習近平正背上越來越多甩不掉的鍋。圖為2018年3月13日,習近平與李克強在全國人大會議期間。(圖片來源: 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2月20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中共肺炎疫情持續失控,習近平與下邊的官員相互甩鍋。不過官媒頻頻把習包裝成指揮全局的角色。外界質疑,這讓大權獨攬的習近平背上越來越多甩不掉的鍋。也有評論指出,疫情失控的問題在於,政治安全高於老百姓的安全,中共一貫如此。

逾兩月疫情的官方隱瞞時序

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早在2019年12月初即出現跡象。當時中國網路陸續出現醫護人員、而非一般網友傳出的訊息,諸如「SARS在武漢重現」、「病患陸續入院」等貼文,已經引起中國民眾及海外媒體注意。但眾所周知,這些貼文事後不但被刪除,還被當局判定為「謠言」,8名貼文的醫護人員因此被傳喚到案,其中包括事後感染病毒而病故的武漢市中心醫院醫師李文亮。

諷刺的是,官方「闢謠」並指責這8人的消息,當時在網路上獲得了成千上萬名中國網友按讚,當然,這些很可能是中共的「五毛」大軍。

從1月上旬到中旬,20多天小道消息滿天飛,這期間中共疫情資訊不明,直到1月20日,習近平最高指示發布,中共官方專家鐘南山也確認病毒會人傳人,疫情才揭開一角。中國各地和相關部門這才全面啟動防疫措施。

有意思的是,處於疫情核心的湖北省政府,直到1月21日仍在舉辦新年團拜會文藝演出,時任中共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省長王曉東都是座上賓。當時不少參演的團員們不但戴著口罩登臺,有女團員帶著感冒鼻塞上臺。這場團拜,讓人對台上台下這群人的安危,感到擔憂。

僅兩天之後,武漢市在1月23日執行封城令,中國各地的確診及死亡病例激增。習近平罕見地選在1月25日大年初一召開政治局常委會,坦承疫情處於「加快蔓延的嚴重形勢」,並宣佈成立「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顯見疫情嚴重。

1月26日,中共官媒公布李克強擔任「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的組長。其時,中國大陸疫情已失控,並擴散全球。

習近平與下邊官員互相甩鍋

習近平1月20日首度公開對疫情作出「重要指示」,但中共黨刊《求是》雜誌2月15日披露,習近平自己在高層內部會議中說,早在1月7日就對防疫工作提出要求。與之呼應的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更在2月3日表示,中方1月3日起即向美方通報疫情。

中央社本月19日刊文表示,這些時序,讓包括中國民眾在內的許多人產生了疑問:中國政府1月3日向美國通報疫情時,習近平應該已經知情,但4天後才在內部對防疫工作提出要求,且又過了13天才公開作出指示,啟動防疫。這至少17天內,習近平領導的黨政機器,做了什麼?

習近平在1月25日宣佈成立「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由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擔任。習近平身兼中共多個中央級領導小組,大權在握,但是如此重要的抗疫領導職力,他卻交給李克強,因而揣測頓時四起。

中央社文章說,這讓外界因此疑惑,習近平和李克強究竟是誰在指揮、部署防疫?如果是習近平負責指揮,那為何自己不兼任小組長,而要讓李克強擔任?

而圍繞這次疫情的「甩鍋」,也正是這個時間開始。相關質疑在1月27日武漢市長周先旺受訪時,達到高潮。

周先旺當天向央視表示,疫情「披露的不及時,這一點大家要理解,因為它是傳染病,傳染病有傳染病防治法,它必須依法披露。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這個信息以後,授權以後,我才能披露,所以這一點在當時有很多不理解」。周先旺的表態,被中國內外廣泛認為是在「甩鍋」,且是「把鍋甩給中央」。

中央社表示,更重要的,周的言論讓中共中央感到尷尬。

1月28日,根據央視報導,習近平在北京接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時,親口表示在中共肺炎疫情的防控中,「我一直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形同宣示了自己在防疫作戰中的領導者角色。但習近平的「親自指揮」說,卻在新華社隨後發布的通稿中,被改成了「成立了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統一領導,統一指揮」。

中央社認為,這樣的更動,外界卻又產生了「欲蓋彌彰」的印象。

半個多月後的2月15日,黨刊《求是》刊發習近平講話稱,習在1月7日的政治局常委會上就曾提出防疫要求。此舉被指暗示下屬「不聽從指揮」。但隨後就有港媒《明報》引述「北京消息」說,中國疾控中心1月6日就已將疫情報告中南海,但習近平7日開會時要求「不要影響過年氣氛」導致貽誤戰機。

同時,還有體制內學者在網上發文《如果群毆高福是搞錯了對象》,其中提及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通過多種渠道將疫情上報中央」,並稱高福是體制內最高一級的「吹哨人」等。

中央社刊文稱,現在最普遍的質疑,在於習近平領導的中共黨中央,最遲在1月7日甚至1月3日就知道了疫情的嚴重性,卻等到1月19日緊急派遣專家前往調研後,才在1月20日作出指示並啟動防疫措施。在時機上,至少被耽誤了2週。而這致命的2週,釀成蔓延全球的重大疫情。

文章還指出,若習近平強調對防疫「一直親自指揮、親自部署」,那麼先前因疏忽釀成疫情的最大責任,是不是也要由「親自指揮」者承擔?習近平攬的權越大,邀的功越多,甩不掉的鍋也越多。而且越在乎,就越如此,這是權力的定律。中共黨史上,從毛澤東以來,無不如此,特別是遇上重大災難時,更是如此。

習近平「最高級別甩鍋」難奏效 外媒指已現最大危機

針對武漢市長周先旺此前將疫情通報延誤責任歸咎於上級政府,對照《求是》曝光習近平的談話全文,中央社認為,習近平藉此展現「早已親自指示」,規避延誤疫情通報的責任,「是最高級別甩鍋」。

自2012年執掌中共最高層以來,習近平已迅速鞏固了自己的權力。2016年,習近平被稱為中共領導層的「核心」。2017年,習近平思想正式納入中共憲法。2018年,習近平制定了憲法修正案,使他能夠在2023年連任第三屆。這些事態發展使許多人相信習近平在中國的統治地位可能會與毛澤東相提並論,這打破了鄧小平所支持的集體領導模式。

據《國家利益》報導,對於習近平而言,武漢疫情的爆發是一個嚴峻的挑戰。習近平的大權獨攬使其很難把武漢地方當局當成替罪羊。

被稱為疫情吹哨人的李文亮醫生因感染病毒喪生後,很多中國民眾在社交媒體上表達了對當局的不滿與憤怒,儘管這些帖文很快在網上消失得無影無蹤。而中國著名敢言學者、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發表了「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的文章,痛陳當權者「無恥之尤,民心喪盡」。許章潤後被證實被軟禁。流亡的中國知識份子許志永則發表勸退書,要求習近平讓位,不過他也很快在廣州被捕。

甚至生活在美國的中國人也發出了這樣的呼聲。2月4日,就在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在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發表講話之前,一名中國男子站起來喊道,「習近平,下臺!」這個人隨即被保安帶出會場。

在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中國研究中心擔任客座教授的林和立,在美國智庫詹姆斯敦基金會網站上撰文說,北京憂慮疫情對中國經濟帶來衝擊,但中共領導人更擔心的是國家權力的可持續性和北京維護社會穩定的能力。他們能否做到這一點很大程度上要看習近平的表現,但是北京未能遏制病毒的驚人傳播表明習面臨著自2012年底上臺以來最嚴重的危機。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會長哈斯(Richard Haass)在《華盛頓郵報》上撰文說,冠狀病毒已經成為習近平的最大挑戰,因為習定於一尊,手上集中的權力是中共領導人毛澤東以來所未見的,因此在出了問題後,他很難讓他人承擔責任。

觀察家:政治和維穩高於人民生命是中共一貫的政治邏輯

外界留意到,在1月20日的指示中,習近平首度公開提到「武漢等地近期陸續發生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必須「全力做好防控工作」。但同時不忘強調要「加強輿論引導」,以及「堅決維護社會大局穩定」。

而在1月29日,中共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接受官媒採訪時曾說,政府官員考慮問題並不單純是科學的視角,他們還要「考慮政治視角」、「維穩」、「經濟」等問題。

現在居住在加拿大的中國人權律師祝聖武說,中共的這種做法或許在很多外國人看來非常奇怪,不合邏輯,但中共的這種做法恰恰是中共始終一貫的政治邏輯。

在祝聖武看來,從中共1949年建政以來,把政治安全即中共的權力壟斷地位放在首位是中共處理一切公共事件的一貫做法。只是在習近平的前任胡錦濤、溫家寳時代,有時候在對外宣傳的時候,中共不再那麼赤裸裸地強調政治安全,但實際上還是把政治安全在首位。從習近平的另一個前任江澤民處理法輪功,到2003年胡錦濤、溫家寳對薩斯疫情的處理,中共都是這麼做的。

中國憲政學者陳永苗表示,時至今日,中共當局從自己的政治考慮出發,從自己的政權安全出發隱瞞疫情信息,導致疫情發展到今天這種難以收拾的地步,這種局面固然是一種慘劇。但是,這種慘劇還有另一層許多人看不到的後果。中國當局的這種做法導致當局在公眾當中失去了公信力,導致公眾不再相信政府當局,政府也不相信公眾。

(編者按)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