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廣遭大難 解析《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文》(圖)

2020-02-23 10:30 作者: 連理枝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劉伯溫是一位身負特殊使命、為後人留下警世預言的修道人。
劉伯溫是一位身負特殊使命、為後人留下警世預言的修道人。(圖片來源:看中國製圖)

明朝劉伯溫不僅僅是朱元璋的輔佐,而且更是一位道人,是一位身負特殊使命、為後人留下警世預言的修道人。劉伯溫影響比較大的預言有《燒餅歌》、《金陵塔碑文》和《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文》。可以看出,這三部預言文筆一致、用語互通、內容互補,三部預言相互呼應,共同、完整的預言了中華民國成立後的中國國運,及已經發生和將要發生的大事。本文嘗試解讀《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文》部份內容,因為此前已經有對《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文》的詳細解讀,而且解讀的非常到位,所以這裡只是有選擇的、談談個人對碑文其中一部份內容的理解。

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文》原文:

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雙眼,
天也翻,地也翻,逍遙自在樂無邊。
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
貧富若不回心轉,看看死期在眼前。
平地無有五穀種,謹防四野絕人煙,
若問瘟疫何時現,但看九冬十月間。
行善之人得一見,作惡之人不得觀,
世上有人行大善,免遭此劫不上算。
還有十愁在眼前:
一愁天下亂紛紛,二愁東西餓死人,
三愁湖廣遭大難,四愁各省起狼煙,
五愁人民不安然,六愁九冬十月間,
七愁有飯無人食,八愁有人無衣穿,
九愁屍體無人撿,十愁難過豬鼠年。
若得過了大劫年,才算世間不老仙,
就是銅打鐵羅漢,難過七月初一十三,
任你金剛鐵羅漢,除非善乃能保全,
謹防人人艱難過,關過天番龍蛇年。
幼兒好似朱洪武,四川更比漢中苦,
大獅吼如雷,勝過悼百虎,
犀牛現出尾,平地遇猛若,
若問大平年,架橋迎新主,
上元甲子到,人人哈哈笑,
問他笑什麼?迎接新地主,
上管三尺日,夜無盜賊難,
雖是謀為主,主坐中央土,
人民喊真主:
銀錢是個寶,看破用不了,
果然是個寶,地下裂不倒,
七人一路走,引誘進了口,
三點加一勾,八王二十口,
人人喜笑,個個平安。

解讀如下:

「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雙眼,
天也翻,地也翻,逍遙自在樂無邊。」

是說:「人在做,天在看;三尺頭上有神靈」;人世間即將發生真正的天翻地覆的巨大變化——人類將走入新的紀元。這個巨大變化其中的表現就是:

「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
貧富若不回心轉,看看死期在眼前。」

此時人世有大難,而且可能淘汰的人數非常巨大;但是,只要能「回心轉」的人就能度過大劫。這個大劫的具體表現是:

「平地無有五穀種,謹防四野絕人煙,
若問瘟疫何時現,但看九冬十月間。
行善之人得一見,作惡之人不得觀,
世上有人行大善,免遭此劫不上算。」

是從一場大瘟疫開始的,而且是從「九冬十月間」開始爆發的一場瘟疫開始的。對於這場災難後「四野絕人煙」的慘景,及「天也翻,地也翻」的新紀元,「作惡之人不得觀」,即作惡之人已經被淘汰,只有被「行大善」挽救的人才能得見。

上述兩段是該預言的整體概述,詳細的是後面「十愁在眼前」等:

「一愁天下亂紛紛,二愁東西餓死人,
三愁湖廣遭大難,四愁各省起狼煙,
五愁人民不安然,六愁九冬十月間,
七愁有飯無人食,八愁有人無衣穿,
九愁屍體無人撿,十愁難過豬鼠年。」

「十愁」中除了描寫大災難的社會慘狀,其中的重點是「湖廣遭大難」和時間「九冬十月間」、「豬鼠年」。對於時間「九冬十月間」、「豬鼠年」,已經明確的是發生在2019豬年和2020鼠年的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湖廣遭大難」無疑是指湖北、湖南、廣東一帶有大難。如果「湖」是指湖北中共肺炎瘟疫;那麼「廣」就是指廣東尚未出現的災難。對於廣東出現的這個災難,劉伯溫在《金陵塔碑文》中描寫到:「一氣殺人千千萬,大羊殘暴過豺狼」,「繁華市,變汪洋,高樓閣,變泥崗」。無疑這是指由於一場震動而引起的水災,並且「繁華市」應該是指廣州。因為廣州是羊城,當然也就是「大羊」。那麼「湖廣遭大難」隨之出現的「各省起狼煙」,就應當是指各省為自保而紛紛出現各自為政、中共失去對各省控制的社會狀態。

「若得過了大劫年,才算世間不老仙,
就是銅打鐵羅漢,難過七月初一十三,
任你金剛鐵羅漢,除非善乃能保全,
謹防人人艱難過,關過天番龍蛇年。」

這段的重點在於「七月初一十三」和「天番龍蛇年」。「七月初」指中共的建黨日「七·一」;「一十三」是指中共一大的十三個代表。那麼「難過七月初一十三」就是指:不管是什麼樣的人,只要是加入中共而不聲明退出的就過不了中共這一難,就會在大災難中成為中共的陪葬而被淘汰。

「天番龍蛇年」之「天番」呼應下文的「上元甲子到」,是指改天換地、歷史的新紀元到來,因為「番」是番號,「天番」無疑是指紀元。「龍蛇年」在中國古文化中是指凶年、災年,所以這裡的「龍蛇年」應該是指「豬鼠年」;當然也有一種理解是指2024龍年、2025蛇年。如果我們把「大劫年」理解為「豬鼠年」,那麼中共百年紅朝解體滅亡的時間點就應當是在2020年的「七月初」,此時正是中共自1921年7 月成立的「百年」時間點。那麼中共解體滅亡後,中國社會的情勢會怎樣?

「幼兒好似朱洪武,四川更比漢中苦,
大獅吼如雷,勝過悼百虎,
犀牛現出尾,平地遇猛若,」

本文對「幼兒」的理解是指中華民國。之所以用「幼兒」喻指中華民國,是因為中華民國成立後,就像「幼兒」一樣還沒來的及坐大、坐穩,就被中共壓制到了台灣島;而從台灣島和大陸的實力對比來看,那麼避居台灣的中華民國也就像「幼兒」。《朱洪武》是台灣拍攝的一部影片。「朱」是朱元璋;「洪武」是朱元璋建立明朝的年號。那麼「幼兒好似朱洪武」隱含的是中共滅亡、「中華民國」復興之意,就是說「幼兒」般的中華民國,就像朱洪武代替元王朝一樣取代中共。

那麼「幼兒好似朱洪武」緊接的下句「四川更比漢中苦」,則是指導致中共倒台的原因——陸人民陷於極大的苦難之中。因為連天府之國的四川成都,和富饒之地的漢中都陷於苦難之中,所以整個中國的慘狀也就不言而喻。慘到什麼程度?「平地遇猛若」——平地就能遇到應該在山上才有的兇猛野獸,原因是「平地無有五穀種,謹防四野絕人煙」,已經到了「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的地步。當然這種大災難場景的出現,是基於「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的情況下所發生的。實際上由於「世上有人行大善」,有很多人已經得救,會度過大劫,慘烈程度已經發生極大的變化。就是說劉伯溫雖然把「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最壞的結局講給了世人,但同時也告訴世人:結局有變數,並且已經在變化之中,這就是「世上有人行大善,免遭此劫不上算」。

劉伯溫碑文後半部份著重預言的是世上「行大善」救人的「真、善、忍」佛法,因為已經有人對此做了詳細的解讀,這裡就不再贅述。

劉伯溫為什麼要留下預言?顯然是在警示、告誡世人:找「行大善」之人得救。劉伯溫在碑文最後說出的其中一個字謎是「三點加一勾」,也就是漢字「心」。就是說「天有眼,地有眼」,大劫得救之法的根本在於「心」,只有真心、只有誠心、只有「回心轉」改變人心才能大劫得救。這個「回心轉」就是:「過七月初一十三」這一關——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責任編輯:張雲峰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