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諾軒調停警民衝突 被控「聲浪襲警」罪成(圖)


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被控以揚聲器襲警,4月6日被裁定兩項罪名成立。(圖片來源:區諾軒Facebook)
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被控以揚聲器襲警,4月6日被裁定兩項罪名成立。(圖片來源:區諾軒Facebook)

【看中國2020年4月7日訊】去年7月反送中運動「九龍區大遊行」後,港警晚上在旺角暴力清場,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在場調停,要求與警方指揮官對話不果,及後反而被控其「大聲公」(揚聲器)的聲音令警司高振邦耳朵痛楚,並敲打了警員的盾牌三次,4月6日被判兩項襲警罪成立,押後至4月24日判刑。

綜合傳媒報導,區諾軒在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社民連梁國雄、岑子杰、黃浩銘等人陪同下,在九龍城裁判法院聽取判決。區諾軒獲准保釋,等候本月24日判刑,他離開法庭時對傳媒表示:「清白比一切都重要」,暫時未決定是否就判罪上訴。

聲浪導致警察耳朵不適 被判襲警罪成

今年32歲的區諾軒,被控於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的7月8日凌晨,在旺角彌敦道、登打士街及咸美頓街交界,用俗稱「大聲公」的揚聲器向警察傳媒關係科警司高振邦喊話,並推撞警員關志豪的長盾,涉兩項襲擊執行職責的警務人員。

就區諾軒以揚聲器聲浪襲擊高振邦、導致他耳朵痛楚的控罪,裁判官梁嘉琪裁決時稱,區諾軒在高的右邊叫囂,高已用手撥開揚聲器,顯示他不同意區諾軒近距離向他叫喊。而當高要求區「先不要吵」時,區反問「為甚麼?我有權吵你」,裁判官由此判斷區帶有惡意,並認為大聲公的音量足以造成「刺耳」效果,持續一段時間可造成不適。

對於區諾軒一方辯護時指他的揚聲器一直與高振邦保持距離,並且大部份時間被舉高向上,未有證據證明區的行為導致高耳朵受損。但裁判官稱,已經排除高振邦是因其他工作事宜導致耳朵不適,二人的距離之近已超越可接受範圍,因此裁定區諾軒襲擊高振邦罪成。

敲盾牌三次 被指導致警員受驚

至於第二條控罪指區諾軒用大聲公敲打警員關志豪的盾牌,區辯護時表示,當時是希望警方不要推進。但裁判官不接受他的解釋,指區諾軒當時曾指罵關是「毅進仔」,並用大聲公敲打其長盾3次,而關志豪作供時自稱當時被「嚇呆」並握緊盾牌,顯示他對被告的行為感到憂慮,擔心會遭受非法武力對待。因此裁定區諾軒襲警罪成。

區諾軒的代表律師求情時指,區一直致力教學及服務社會,當晚擔心發生警民衝突,因此趕赴現場,盼盡議員職責擔當警民溝通橋樑。無奈當時情況混亂,警方不斷推進導致有人跌倒。區也承認自己情緒激動、言語不當,已經在反思。律師又指參考同類案件,區的罪行輕微,希望法庭考慮判罰款或社會服務令。

區諾軒4月6日晚在社交網站寫道,他真誠認為自己沒有任何襲擊警察的意圖,又引述早前另一宗襲警案的裁判官所言,襲警罪缺乏判刑指引,「作為長期參與社會運動的立法者,明白襲警罪相當維護警方權力,它可以是罰款、可以是社會服務令、也可以是監禁。」

他擔心判刑會影響他作為大專講師的畢生志業,「對我來說,唯一憂慮是,就算未來去讀書,餘生還有否機會繼續於大專學界擔任教育工作。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已因參與雨傘運動罪成被浸會大學停職,大專界仍有否空間容納異見者,抱有很大懷疑。」

反送中七千被捕者蒙受苦難 多政治名人被捕

區諾軒又說,他只是反送中運動中被捕的七千多人其中之一,質疑政府不明白檢控對青年人的人生有多大影響,「過去大半年,有青年被指藏有投射器及金屬彈珠的包裹,無辜還押72日撤控;大埔有中六生被警員打至腦出血、右手寫字困難,創傷令他不能報考公開試,沒有人問責。上庭時骨折,不問傷勢,只問為甚麼要知。」作為被捕者七千份之一,區諾軒表示與抗爭者們共同承擔苦難,「也希望各位撐住,加油。」

除了區諾軒之外,還有不少政治人物和社運名人在反送中運動期間被捕,包括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成員周庭;民族黨前召集人陳浩天;立法會議員鄭松泰、譚文豪;香港大學學生會前會長孫曉嵐;還有最近被捕的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工黨副主席李卓人及民主黨前主席楊森等人。

責任編輯:李家宏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