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算前夜:日本巨資助日企撤離中國 美歐韓臺跟進(圖)

2020-04-13 09:35 作者: 財經冷眼

手機版 简体 8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外資撤離後中國將面臨著什麼?
外資撤離後中國將面臨著什麼?(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4月13日訊】最近,兩個很有標誌性的新聞事件在全球引起了極大關注,那就是美國、日本、歐洲和韓國等一些國家正在採取實際的行動,加快產業從中國轉移。這基本上就意味著和中國正在進行徹底的切割,甚至未來不排除戰爭的可能性。今天我就來和大家聊聊這件事,同時談一談,這樣做對美國、日本、中國今後的局勢,以及對全世界的政治經濟格局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4月9日,據多家國內外權威媒體報導,在日本政府即將推出的總額高達108萬億日元(大約人民幣是7萬億,佔日本GDP總量20%)這樣一個救災經濟方案中,專門中列出了2435億日元(大約是158億人民幣)資助日本製造商撤離中國大陸。大家知道,日本是中國改革開放之後最早進入中國的外資,而且在中國外商投資的整體產業鏈中,佔有的比例很大,地位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日本政府出面並花錢幫企業從中國撤離,那麼這個事怎麼看都非同尋常,說明中日過去四十年親密的政治經濟關係可能將結束了。

根據日本經濟產業省公布的經濟刺激計畫的細節,在用於改革供應鏈的項目中有2200億日元,就是143億人民幣用於資助日本企業,將它的生產線從中國轉移到日本本土。另外235億日元,就是15億人民幣,用於資助日本公司,將他們的生產線從中國轉移到中國和日本之外的第三國,以實現其生產基地的多樣化,就是分兩塊,一塊是資助轉移回日本的企業,另一塊是資助轉移到日本之外國家的生產線,就是這兩塊。那麼日本國家之外大概主要就是東南亞的一些國家。

一位參與指定該計畫的日本高級官員說,供應鏈的多元化是非常重要的。除了遷回本土,廠商今後很可能要將在中國的生產基地轉移一部分去亞洲、非洲等多個地區。日本還是鼓勵企業回流日本本土的,從這些措施可以看得出來。當然,如果這些日企要搬到其他的國家,日本政府也是支持的,但就是不支持留在中國,這是日本政府非常鮮明的一個態度。日本的一個經濟學家就說,一些著重於出口的在華日本製造商已經在考慮搬遷了,那麼這次政府預算肯定會為這一行動提供動力。他同時還說,那些著重於中國國內市場的製造商,比如說汽車市場就可能不太會搬遷。換句話說,向日本提供配套零部件的在華生產的企業,因為這次疫情導致零部件供應中斷,影響到了日本企業的正常生產,因此這些日本企業未來有意撤出中國。這次日本政府列出的專門預算,算是助了這些日本企業一臂之力,一方面了加快了產業鏈盡快的撤離中國的過程,另一方面彌補了日本企業因為搬遷造成的經濟損失,並盡快在日本或其他國家恢復成長。日本雖然是一個市場經濟國家,政府不能干預企業的正常經營決策,但是日本的大型企業和日本政府的關係又是千絲萬縷,特別是像日本的三菱、三井、住友、富士等一些大的財團,基本上是依托日本政府的影響力在全世界布局。對於日本政府的指導,他們可以說是十分尊重的。因此,這次日本政府撥巨資,資助日本企業撤離中國,這個影響可是非同小可的,可以說是日本政界和商界達成共識的結果。

2015年之前,日本在中國的製造業投資是穩居第一位的,後來隨著中日關係緊張(因為釣魚島),日企就逐漸的收縮了對華投資,最有標誌性意義的事件是什麼呢? 2016年日本商會組團來到中國,要求中國政府簡化日本企業換匯撤離的手續。以前提到過,這個是非常有標誌性的一個事件 ,就是別人要撤離了,但中國的外匯管理局卡住,不讓別人帶走外匯。那麼這個行為可以說是非常的下作。所以,日本撤離了,而韓國乘機大舉進入中國,後來居上,超過了日本。那麼外商直接投資前十位的國家和地區中,香港第一位,新加坡第二位,後面的是維爾京群島,韓國,日本,美國,開曼群島,臺灣,德國等九個國家和地區,他們來華投資在2015到2018年期間,一直是排前十位的。以製造業而言,日本、韓國、美國基本上是前三名。那麼除了日本、韓國這兩個中國的鄰居,在中國涉及企業最多的就是美國、臺灣和歐洲的德國。維爾京群島,開曼群島這些投資,絕大多數實際上都是內地的資本,只是在海外群島裡面注了一個冊來避稅,然後反過來投資中國,這是他們玩的一個套路,其他的都屬於國際投資基金。更早之前,因為韓國部署薩德系統,韓國樂天集團旗下不少企業,其中包括一些製造業就被迫撤離中國,像這兩年韓國的三星,現代,海力士,大宇等一些巨頭了,也是紛紛撤離中國,布局越南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現在韓國企業跑的也不少,那麼這次疫情發生之後,由於和韓國配套的中國企業停產,也導致了韓國汽車生產線和部分消費類的電子產品的生產企業了就停產,韓國內部也曾經檢討過在華供應鏈的安全問題,說白了就是減少對中國的零部件進口的依賴。別看韓國喜歡在歷史問題上與日本教板,但是在制定經濟和產業政策方面,韓國還是向亞洲的老大哥日本學的非常多,因此接下來,在中國投資巨大的韓國企業的動向就尤其值得人關注了。這幾年韓國企業其實已經走了不少,如果這次再撤離,基本上可以說就是撤乾淨了,包括日本企業也是一樣。

在兩岸關係中,中美之間近三年來已陷入了非常緊張的關係,那麼臺灣幾大電子巨頭像富士康,基本上已經有不少企業在悄悄撤離中國,大部分是撤回了臺灣本土,去年曾經出現了因為撤回的企業太多,高雄工業園無地可用的情況,臺灣轉移出去的企業小部分轉移到了越南、印度等亞洲國家,去年臺灣撤離中國的進程是明顯的加快,光撤回臺灣的資金就高達6000多億新台幣,在蔡英文勝選之後,兩岸關係必然帶來新的挑戰,加上今年疫情對國際政治、經濟各方面帶來的巨大衝擊,那麼中國的不安全性、不可靠性就越來越高,預料台資撤離中國的進程今年還會進一步加快。

美國在川普(特朗普)上臺之後公開呼籲美國製造業返回美國,其實大家都知道這個事實,其中在華美國企業由於返銷美國的稅收成本太高(因為加大的關稅),所以美國企業在中國製造再出口到美國,它的成本是越來越高,那麼他們就面臨著撤離裡在中國企業非常大的壓力,在疫情發生之後,川普是多次公開呼籲美國製造業回流本土,因為這涉及到美國的經濟安全,甚至是國家的安全,他就公開表示,美國人的命運的不應該掌握在其他國家的手中。其他國家的數據,其實他說的其他國家就是中國,雖然美國政府對企業的影響力遠不如日本,韓國和臺灣這些國家,但是美國政府還是可以通過制定經濟和產業政策,甚至是國會的立法來引導,甚至迫使美國部​​分產業回流美國這位置,這一次美國醫療物資基本上給中國卡死了。訛詐加上要挾,可以說是讓美國吃盡了苦頭非常難堪。可以說美國是吃盡了產業空心化的苦果,因為這些年美國的製造業全部都轉移到了亞洲(主要是中國)。那麼美國這次應該是大徹大悟了,他必然會加快醫療產業鏈的回流,然後將所有的製造業撤離中國,那麼就這將是美國接下來的一個大的行動,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就說了,應該將中國和其他美國以外醫療設備供應鏈轉移回美國。那麼川普在4月9日的每日抗災特別工作組簡報會上,他也強調不應該過分依賴外國來獲取自己的生存手段,那麼他說的就是醫療物資,這是人命關天的事,這些東西卡在別人的手上,那麼你這個國家在戰略上就很被動。目前,美國正在準備通過行政的手段以及國會立法的形式來落實這些企業產業鏈的轉移。

歐洲國家之中,在華投資最多的就是德國企業。一度因為在外資企業中設立黨支部組織的問題引發了德國在華投資企業協會和德國政府的強烈抗議,就是說中國政府要求德國在華企業設立黨支部。後來,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多次對這個問題作出公開回應,認為在華外資企業必須遵守中國的法律,不過後來,雙方各退一步,矛盾呢暫時是緩和下來了,但是這個意識形態的問題啊,還是存在的,這是一個大問題。那麼在疫情衝擊之下,受疫情影響極為嚴重的美國和歐洲各個國家的他們就強烈意識到,產業配套對於一個國家的經濟安全、甚至是國家安全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說你能生產整車,但是你的零部件卡在別的國家;你能生產一個成品,但是原材料依靠中國,那麼這樣你的產業鏈就不完整了,別人不賣給你原材料、不賣給你零部件你就完了,你沒有阻擋的能力,因此這樣就大大增強了將海外企業撤回本國的動力,所以這次疫情之後呢,美國也看到了全球化的一個弊端,就是全球化是分工式的,他們中間的一個國家出了問題,其他國家全部歇菜,這就是全球化的一個弊端,美國已經發現了,所以美國現在開始考慮做自己的全產業鏈,就是美國將一些主要的、關係到民生關心健康的一些東西全部回流,從原材料到半成品到組裝開發,全部都放在美國內,這就是全產業鏈,我覺得在此之後美國會朝這個方向走,所以疫情將大大增加美國將海外企業撤回本土的動力,預料受到日本政府資助其企業撤離中國的啟發,美國也不排除出臺類似的政策、措施來刺激美國的企業回流美國。

扣除來自維爾京、開曼群島的假外資之外的,那麼日本、韓國、美國、臺灣、德國大致佔了全部外資製造業投資的70%以上。如果這些外資全都跑了,那麼他們轉移出去的產能,絕大多數不會被國內的企業所替代,因為這些外資的產品本來就是供應海外市場的,現在只是把基地搬回到自己的國家而已,這樣會更方便,而且有著長期穩定的配套關係。所以,這些外資製造業的撤離,意味著中國的外匯收入、稅收和就業崗位會大幅度減少。

外貿引發的失業潮可以說只是剛剛開始。這些外資製造業大規模轉移出中國帶來的失業潮可以說才是最致命的,當然對於許多仇美仇日的人來說,這何嘗又不是他們求仁得仁呢?

說到美日歐的製造業轉移,再來說一下另外一件具有標誌性的事件,就是開頭所說的關於美國的一個事件。4月9日,美國政府允許谷歌啟用連接加州和臺灣的海底光纜,但是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止啟用加州連接香港的部分。其實原計畫是同時連接臺灣和香港,那麼現在的只連臺灣不連香港,大家想想這其中是什麼意思。美國司法部表示,允許美國和香港間的直接電纜連接將嚴重危及美國國家安全,帶來重大的風險,這項決定獲得了美國國土安全部和國防部的支持。香港的網路自由度其實很高,一向享有國際企業進軍中國的跳板地位。香港過去受到英國政府統治的時候,美國政府是不可能作出這樣的決定的,因為那時候香港是一個自由的經濟體制,是在英國政府的治下。我們知道,海底光纜傳送的是大量的信息,在廿一世紀這些信息都是非常珍貴的資產,因為這會涉及到國家機密和商業機密。但中共這些年來對香港管制越來越嚴,且其司法獨立和新聞自由也受到了非常大的破壞和威脅,激起了香港人強烈的反抗,就是去年的「反送中」運動,這也引起美國對信息安全的警覺,促使美國在涉及國家的資訊傳輸的計畫上選擇了更安全的臺灣而放棄了香港,防止華為事件重演。這說明美國是將臺灣看作自己可靠的盟友而對待,所以他才會允許加州跟臺灣的海底光纜啟動、建設。同時,這對香港發出的是一個非常不信任的信號,可以說這個信息現在在網路上大家討論的非常熱烈,那麼香港越來越被視為中國的一部分了。在疫情之後的世界政治經濟格局的框架中,可以說中國不僅將會受到追責,而且中國和香港都將會被排除在世界政治經濟的框架之外,中國將回到改革開放前的孤立狀態,這個趨勢已經越來越明顯,習近平近期在政治局常委會上的講話基本上就是這個意思。相反,臺灣有自由民主的體制,在這次疫情中,給了美國以及國家社會巨大的援助,而且是抗災表現最好的國家——沒有之一,可以說已經贏得了全世界的信任和尊重。比起香港地位的驟降,臺灣的地位正在快速的爆升,那麼這種趨勢,我覺得還會繼續。這種趨勢的背後是全世界正在和中國進行切割,中國的地位在下降,臺灣的地位在上升,是這樣一個關係。那麼不管是產業上的切割還是信息技術上的切割,可以說整體來講就是全世界在政治、經濟上和中國全面脫鉤。

疫情爆發,歐美各國深受醫護用品生產基地外置,製造業產業基地外置帶來的痛苦,很多國家因此遭到更嚴重的人員傷亡。今天,無論是那些將產業基地外置的國際大企業,還是一些議員、甚至是官員,他們都在面對民眾的怒火和憤怒,那麼他們怎麼辦?等待被怒火燒死嗎?當然不是,他們為了給死去的公民一個交待,為了給本國帶來這麼巨大的損失作一個交代,也為了平息民眾的憤怒,那麼國際大企業可以說都將在本國的政治司法壓力之下全部狼狽地撤回來,將自己的海外產業全部搬回本國,美國的回美國,歐洲的回歐洲,日本的回日本,因為他們面對的可以說是全體本國民眾的怒火,同時他們在海外的很多投資也都失去了本國政治和軍事的保護,這些個投資都變成了名副其實的風險資產,搬回家對他們來說是最安全的選擇。如果中美一旦進行政治、甚至是軍事的對抗,那麼這些在華的美資企業怎麼做生意?他們可以說會成為名副其實的人質,他們現在不走還要等到什麼時候呢?這也是前面講的日本政府出錢安排日本企業撤離中國,美國政府用行政命令、甚至是立法的方式開始強制美國的企業搬離中國的原因。

疫情情之後,我覺得全世界對中共的索賠和追責將會啟動,而中共必然是不會甘心就範的。按照目前的局勢來看,國際地緣政治和軍事局勢會驟變。歐美等西方文明力量和以中共為代表的國際流氓軍團,可以說將開始正式的政治和軍事對抗,這是一種概率很高的事件,那麼這種對抗的可能就是邱吉爾演講中的「鐵幕」,可能就是建立柏林牆這樣的國際大的政治軍事事件。當然,不管過程如何,那麼最終的結果,我覺得必然是以中共國的全面潰敗告終,這個過程可能會比二戰之後的蘇聯潰敗短很多,結果也會慘很多。那些現在在路邊攤上吃著10塊錢一碗素麵、嘲笑著美國歐洲日本將衰落的中國人,可以說再也沒有機會吃上這樣的麵條了。

沒有了歐美市場,沒有了外匯來源,中國人集體失業後吃草的黑鐵時代將徹底到來——大家且行且珍惜!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