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魂空有術 無常是人生(圖)

2020-04-16 14:10 作者: 今昭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人生無常,是任何人都無法改變的。
人生無常,是任何人都無法改變的。(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唐朝年間,京兆(西安)有一戶姓韋人家的兒子考中了進士,家族也非常興盛。

有一次,韋生在潞州娶了一位女子,這女子容貌秀麗、蕙質蘭心;擅長音律、超群絕倫。韋生曾讓她抄寫杜工部的詩,原書本來有很多錯誤和空缺,結果女子在抄寫時隨手更正,文理明白暢達,韋生因此對她的來歷感到疑惑。女子十六歲同韋生一起回到京兆,二十一歲就去世了。韋生悲痛異常、茶飯不思,經常放下正事倒床便睡,希望能在夢中再見到女子。

有一天,家僮告訴韋生嵩山有一位姓任的處士,通曉返魂之術。韋生時時思念女子,因此忙催促家僮將任生請來相見。於是精心挑選了良辰吉日,佈置好堂室,又在牆上掛上帷幔、在爐裡點起香料,但仍需要一件女子曾經穿過的衣服,用來引導她的魂魄。韋生自喜自嘆,翻遍了衣櫃箱子。從前女子穿過的衣物,都已送去佛寺裡了,只剩下一條金縷裙。任生說:「可以了。這一天要把其他事情都推掉,不要有人打擾」,並告誡韋生不要親近女子或者悲聲哭泣。接著任生在香爐前放了一盞燈炬,說:「注意燈燭燃盡的時候,她就又要走了。」韋生更衣屏氣,一一按照任生的叮嚀。

這天夜裡,萬籟俱寂,河漢澄明。任生忽然長嘯,將香裙握在手中,向著帷幔招手。就這樣重複了三次,忽然聽到嘆息的聲音。過了一會兒,女子從帷幔後走出,穿著剛才任生握著的裙子,斜著眼看著韋生。那幽芳怨慕的姿態,直叫人不能自持。韋生驚起哭拜,任生說:「你不必如此,恐怕會迫使她的魂魄突然回去。」韋生忍著淚作揖坐下。女子的姿容與生前沒有兩樣。與她談話,她用點頭或搖頭來回應。過了大概一刻鐘,時間快到了,欻的一聲,燭焰滅了。韋生捧著帷幔大哭,哭暈了過去。等他醒過來時,彷彿女子衣服上的香氣還泛於座位邊。只聽到任生說:「我並不是貪圖財物的人。可憐您深情如此,所以來幫忙。這一切如同水面上易破的泡沫,和鮮豔而易凋謝的木槿花一般,不必太過於掛懷。」

韋生想酬謝他,任生頭也不回地走了。韋生後來寫詩道:「惆悵金泥簇蝶裙,春來猶見伴行雲。不教佈施剛留得,渾似初逢李少君」。他寫了很多悼念女子的詩文,這裡不再一一講了。韋生從此鬱郁不得志,過了一年多就去世了。

雖然任生有返魂之術,但人生的無常卻是誰也改變不了的。

事據:《唐闕史•韋進士見亡妓》

責任編輯:李雲飛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