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本身就是害人的病毒

其毒性從六四到武漢疫情一直沒變

2020-06-03 10:06 作者: 陳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我親身經歷過中共1989年六四屠殺,六四的血跡還沒有擦乾,中共就在馬不停蹄的害人,直到今日隱瞞武漢疫情,禍害包括中國在內的全世界。中共的害人毒性一直沒變過。

一:中共謊言欺騙世人

從1989年5月起,為了反對共產黨官員腐敗和爭取更多的人權,數十萬大學生和數十萬北京各界群眾自發的湧向天安門廣場示威遊行,最多時達到300萬人。

我當時在北京上大學三年級,天天去廣場,那時所有交通警察、治安警察、武警都從崗位上撤掉了,再也不見值勤警察的身影,完全靠大學生自己維持秩序,但一點也沒亂,從沒見到或聽到打架或偷東西的事情。

廣場上首都各界送來慰問學生的各種食品、飲料堆積如山,應有盡有。我和幾個大學生正好站在了一個食品飲料堆旁邊,就自發承擔起分發食品的任務。我們負責分發的人並沒有自己先拿,而是先分給其他人。而領取食品的人,只是按需索取,沒人多拿多要。天安門廣場的學生愛國運動感染著人們,人們都放下自己私念,首先心系國家和民族的前途。

儘管北京城秩序井然,老百姓安居樂業,但中共當權者眼看就要失去自己的權力和利益,所以5月20日實行戒嚴,派幾十萬軍隊進城,準備鎮壓學生。但各路開進的軍隊被自發的幾十萬手無寸鐵的北京市民攔阻在各進城的道路上。從這天起北京基本擺脫了共產黨的控制。北京成立了沒有共產黨領導的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和北京工人自治會。5月21日我來到離家最近的石景山區古城大街,只見長長的軍車隊被老百姓以血肉之軀攔截在馬路上。當時人山人海,軍車被百姓圍了好幾層。當時老百姓除了擋在軍車前,並沒有對軍人採取任何過激行為。那些士兵荷槍實彈,都是一臉茫然。他們被中共欺騙,「北京發生了動亂,前來恢復秩序」。許多老百姓圍住軍人,給他們講事實真相,告訴他們大學生是反腐敗,北京秩序井然,根本不需要軍隊來維護秩序。我覺得那些士兵也是被欺騙的,也挺可憐,另外也想讓軍人理解,我們對他們沒有敵意,希望他們別對無辜的愛國學生和市民開槍,於是和幾個同學一起,在現場群眾中募集了一些錢,為士兵們買了些飲料和食品送給他們。

北京城區和近郊都看不見了警察、武警、軍人,連十字路口的交通警察也不見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學生們在指揮交通。首都市民默契配合,自覺維護社會治安,社會秩序井然,商業活動如常。根據北京市公安局的統計,這一時期,北京市各種刑事犯罪案件明顯下降,交通事故也是歷史最低。這期間,北京老百姓人與人、心與心之間的距離都拉得非常近,人見人親,連素不相識的人彼此都成了兄弟姐妹,根本不會計較個人恩怨得失,大家萬眾一心,希望沒有共產黨的好日子能長久維持下去。當時只要申明去天安門廣場或去攔軍車,任何一輛車都免費給你載過去。當時北京根本沒有「暴亂」發生,連小偷都聲稱罷偷!一次晚上我從天安門騎自行車往家趕,由於路黑碰到另一騎車人,還沒等我開口,那人先開口說:「沒事,理解萬歲!」招招手就走了。要是在過去,大家心中怨氣很深,街上相互碰一下就往往吵架。那時大家還有一個心照不宣的共同心願,最好這次能一鼓作氣,讓共產黨下臺,讓中國走向民主社會。

沒有了共產黨的控制,首都媒體人的膽子也壯了起來,沒有再歌功頌德、粉飾太平,而是破天荒的說了幾天真話。當時北京的社會環境從沒有過的和諧有序,人們臉上都洋溢著喜悅的神情,過了幾天自由舒心的日子

六四屠殺之前,中共當局一直宣揚,解放軍是人民的軍隊,絕對不會對學生、民眾開槍。沒有經過中共直接迫害的當時的大學生們,信以為真。所以對軍隊的迫在眼前的屠城,絲毫沒有防備。

直到六月3日下午,我還在天安門廣場,當時兩輛往大會堂運輸槍支彈藥的汽車沒攔截,感到鎮壓就在眼前。但是,當時廣場上的學生們還是相信中共的謊言,不會用實彈,大家猜測可能僅僅會釋放催淚彈,所以唯一的防護措施是準備了一些口罩。

可是6月3日晚至6月4日,中共違背不開槍的承諾,軍隊用坦克和衝鋒槍一路殺進城來,一直殺到天安門廣場。

6月4日凌晨我因搶救被軍隊開槍擊中的學生、市民,隨救護車來到北京軍事博物館附近的北京鐵路總醫院,親眼看見許多被子彈打死、打傷的市民和學生。血!到處是血!被子彈擊中的人太多,不僅治療室裡,連走廊上到處都是傷員。那裡就像一個剛經過激戰的戰地醫院,此景以前只在電影裡見過。被子彈擊中四肢的在這裡都屬於輕傷,包紮一下子彈都來不及取出來,傷勢太重的就放棄搶救了。有一個場景至今歷歷在目,一個被擊中頭部的年輕小夥子躺在地上,血不斷從頭上的繃帶中流出來,喘一口氣,吐一口血,身下已經是血流成河。因傷員太多,搶救不過來,只好眼睜睜地看著他在痛苦中慢慢死去。那時醫生們也沒料到軍隊真的會開槍!所以根本沒有儲存足夠的血漿,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許多傷員死去。悲憤!如果早點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老百姓也不至於死傷如此嚴重呀!

我當時也被中共不會開槍殺人的謊言欺騙,沒帶相機,沒把中共屠城的罪證拍下來,一直很遺憾。

「六.四」屠殺有千百萬的見證人,還有全世界人民都通過國際媒體看到了真相,可中共居然還是臉不變色、心不跳的撒謊,否認其殺人罪行,還造謠、誣陷廣大愛國學生和市民,其厚顏無恥真乃古今中外無出其右者。

今日武漢肺炎爆發後,中共因其撒謊的本性。中共只關心其政權穩定,不顧人民死活,隱瞞疫情導致病毒擴散;2019年中共宣稱去年欺騙「武漢病毒可防可控、沒有人轉人".還把吹哨人、傳播真相的人都抓起來!疫情蔓延全中國和世界後,中共推卸責任並栽贓它國。中共隱瞞疫情,致使多少生靈塗炭!

為了挽救其政權,強迫復工,營造黨的抗疫「功績」。為此繼續隱瞞隱瞞疫情和死亡人數,罔顧疫情二次降臨滅族!

二.中共暴力鎮壓人民

當謊言不好使時,中共暴力鎮壓就登場了。89年六四屠城如此,如今武漢疫情還是如此。

89年六四凌晨,當第一批戒嚴部隊衝過去之後,我來到軍事博物館前的大街上,看見地鐵站的窗戶和水泥牆上佈滿彈洞。我在解放軍301總醫院門前的十字路口看到被坦克碾壓的一具屍體。說是屍體,不如說是一具肉餅,薄薄的一層貼在地上,一片血肉模糊,中間陷著一些人骨,根本分不出來哪邊是頭,哪邊是腳,後來我發現有幾顆牙齒陷在肉泥裡,料想那邊曾經是人的頭部……後來聽說,環衛工人用鐵鍬把那堆肉泥鏟走了。

6月4日上午,我搭車回家,和幾個從天安門廣場逃出來的北方工業大學的學生坐同一輛車。他們都顯得特別悲憤。有一個小女孩一直在哭,後來我問她天安門廣場的情況,她就哽咽地告訴我軍隊在天安門廣場驅趕他們,在一字排開的坦克和裝甲車從長安街金水橋向廣場隆隆開過來時,有些學生還在帳篷裡,在坦克和裝甲車一路撞倒、碾碎廣場上的帳篷時,從帳篷裡傳出一片駭人的慘叫聲……

我的大學同學,6月3日晚至6月4日凌晨身在天安門廣場。據他指證,當時解放軍不時地從人民大會堂向廣場射擊,槍支射擊時發出的火光在夜空中顯得格外耀眼,廣場上不斷地有人中彈,被抬走。

是共產黨指揮的軍隊給人民帶來了屠殺、死亡與恐懼!

如今武漢疫情中共同樣採取暴力手段維穩。中共只關心其政權穩定,不顧人民死活,把吹哨人、傳播疫情真相的人都抓起來!

當武漢疫情由於中共隱瞞傳遍全國時,醫院人滿為患時,中共見無法繼續隱瞞,就採用暴力手段封城、封口。甚至把樓門焊死,讓裡面的人自生自滅。

三對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的姑息,使人人都成了受害者。

六四屠殺是個分水嶺,中國人出於恐懼、失望、無奈,再加上中共有意引導,全民向錢看,開始放縱自己的慾望,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世風日下。

許多中國人對中共迫害國人視而不見,只要沒迫害到自己頭上,就非常冷漠。於是中共在六四屠殺後,又不斷的迫害為其人士、法輪功等群體。直到今日隱瞞武漢疫情,造成重大傷亡。強力封城,把所有國人封在家裡,如同做監獄一般。如今人人都成了受害者!只有人人都唾棄中共病毒,才能免受其害!

中共本身就是害人的病毒!其毒性從六四到武漢疫情一直沒變!中共不僅在肉體上消滅了成千上萬勇敢的中國人,同時在精神上還摧毀了中華民族的傳統道德和做人的行為準則,使人心魔變,給中國帶來深重的苦難。中共的萬古大罪,使其注定會被歷史淘汰,跟隨它的人也會成為其殉葬品。一切有良知的人們一定要認清中共的面目,不要再與邪惡為伍,如此方可無愧天地,無愧良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