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撤離香港後深圳和中國樓市的終極推演(圖)

2020-06-15 07:00 作者: 財經冷眼

手機版 简体 19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圖為香港樓市一景(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6月15日訊】五月底,《港版國安法》在中共人大會議上通過之後,美國加大了制裁力度。很多人都認為,香港會出現大量資本的撤離潮,香港的股、匯、債、樓市等資產都將被拋售,出現多殺的局面,甚至猜測港幣兌美元匯率的崩盤。但是現在來看,好像這些都還沒有發生,那麼是不是因為美國前期的制裁力度不夠呢?不僅沒有發生,相反,最近香港的各類資產都長得還比較嗨,股、匯、債、樓市等資產看似一片光明,我們先看一下股市,恆生指數創下了三個月以來的新高,一度站上了25000多點,成交量也是溫和放大,加上百度、網易、攜程等巨頭在香港二次上市的消息,給人的印象是香港股市是一片繁榮,《國安法》沒有產生什麼負面的影響,而港幣也是牛氣衝天。本週,港元是多次觸及7.75兌1美元這個強方兌換保證的範圍,那麼這是2015年10月之後,強方保證兌換首次被觸及了。香港金管局也是第16次向市場注入港幣,總共注資了480多億港幣,就是說市場缺港幣,港幣在升值。1983年,香港正式建立港元和美元掛鉤的聯繫匯率機制並維持了1美元兌換7.8港幣的固定匯率。為了更好地保證這樣一個機制能順利運行,2005年香港的聯繫匯率制度就增加了強方兌換保證,就是1美元兌7.75港幣和弱方兌換保證,就是1美元兌換7.85港元,並且承諾只要觸及區間的任何一邊,香港金管局就會入市干預,讓匯率在1美元兌7.75到7.85港元之間浮動,而現在,港幣兌美元在不斷的升值,居然開始要突破強方兌換保證了,這讓很多看空香港的人士就無法理解:為什麼大多都說資本要撤離,港幣應該是會不斷的下跌才對,應該衝擊的是7.85弱兌換保證方才對,應該是美元升值才對呀,為什麼港幣還在升值?真的是不理解。除此之外,香港的債市和樓市也都比較平靜,樓市成交還是比較活躍,沒有看到要跌的架勢,這可以說和全世界認為的資本撤離趨勢是完全背道而馳的。那麼對於這種現象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的,難道香港《國安法》的出臺真的像中國官方所說的穩定了香港的市場信心嗎?能更好地保證香港的長期繁榮嗎?當然不是這樣。深層次原因的我放在後面再來分析,我們先來看看下面幾個事件。

根據新加坡金管局近期公布的數據,僅僅四月份一個月的時間,新加坡的海外居民在新加坡的存款就達到了621.4億新加坡元,同比大增了44%,同時新加坡的外幣存款也比同期飆漲四倍,達到了269.7億新元,可以說創下了自1991年以來的最高記錄。儘管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出來澄清說新加坡也沒有流入這麼多外幣,但是很明顯,資本流入了新加坡是不爭的事實,那麼這麼多錢是從哪裡流過來的?香港和新加坡兩個城市是亞洲公認的雙子星,兩個同時都是亞洲「四小龍」之一,在金融、貿易、航運等很多行業上,兩個經濟實體都是公認的競爭狀態。近一年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資本就處於持續的撤離狀態。今年四月份,港版國安法出臺的消息應該已經是傳出來了,那麼資本的嗅覺是非常靈敏的,應該在四月份的時候就知道國安法的一些情況,那麼這樣一聯繫起來,新加坡外幣存款翻四倍的數據,除了是香港資本大量撤離帶來的之外,找不到更合理的解釋了。所以,單單從這點上來看,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可以說正在快速地消失,但是接班可以說遠遠輪不到上海、深圳這類資本管制型的中國城市,海南更是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前幾天,海南省委書記說要建設什麼「社會主義的自由港」,實行「六不准」,可以說真是笑掉人的大牙。從另外一個方面來看,香港金融中心的死亡,也輪不到臺北、東京來接班,那麼最可能的反而就是新加坡。現在資本大量撤離香港,投奔新加坡就是最好的明證。而我認識的很多朋友,對現在在香港開戶、買保險可以說都已經很不放心了,首先的替代開戶城市就是新加坡,可以說這都是一個資本撤離的信號。而根據很多外資基金的統計數據,香港的資金都是在外流的,基本上都驗證了香港資金流入新加坡這樣一個判斷。那麼香港任何一場大的動盪,可以說都少不了國際資本的興風作浪,特別是對沖基金。最近,有沽空之王稱號的對沖基金經理凱爾•巴斯,說已經組織了一支新的基金,來押注香港聯繫匯率制度將失手。他通過買入港元下跌的期權,他的槓桿高達200倍,假如說18個月後香港聯繫匯率制度安然無恙,那麼投資者將損失所有的資金,但是如果在這期間港元下跌幅度超過40%,那麼就可以獲得64倍的回報,可以說這個大家還是想賭一下的(我發了這個消息之後,有網友就諮詢我怎麼購買這個基金)。凱爾•巴斯的聲名鵲起,是為數不多的在香港樓市崩盤之前正確押注住房市場崩潰的投資者,所以因為這件事,他的名聲一下子就起來了。他現在的新貨幣賭注,也是類似的大規模交易,可以說在香港,當初他是嘗到了甜頭,現在他又吹響了做空香港的集結號,可說是來者不善。這一舉動的意義在於,他揭穿了皇帝的新裝,將香港的軟肋完全暴露在了世人面前,將引進世界的資本狼群圍攻香港這隻大肥牛。當年索羅斯決戰香港,在股匯為主的多條戰線同時發動攻擊,最終是香港的自由金融體系、充足的外匯儲備和強大的決心抵制住了進攻,港幣聯繫匯率制度也沒有垮掉。對於97年的香港保衛戰,中國的說法是索羅斯失敗,其實索羅斯沒有輸錢,他還是小賺一筆錢走的,談不上輸,或者可以說雙方算是打了一個平手。那麼這次,凱爾•巴斯高調要做空香港,起到的更多是示範效應。香港的外匯儲備號稱有4000多億美元,那麼到底有多少還留在香港,有多少被中國挪用耗盡了,現在還不好說,中國的外儲也是虛張聲勢。香港的金融中心正在消失,人心渙散,和97年整個中國正在蒸蒸而上的國內情形已不可同日而語,因為下坡的人更容易摔跤。香港現在正處於國際資本做空的風口,香港接下來的看點除了抗爭、移民,再就是金融。

最近,香港市民們大量拋棄港幣,事實上已經造成了外幣存款的大量減少,如果最終放棄美元與港幣的聯繫匯率制度,加上國際做空炒家再次集結香港,香港可以說將面臨著比當年亞洲金融危機要更危險的局面。當然,要沽空香港,作為香港泡沫最大的金融資產,香港的樓市是必不可少的。在1997年金融危機之後,香港樓市最高的跌幅達到了70%,很多人是處於負資產跳樓自殺的狀態,現在香港資本市場可以說也是暗流湧動,樓市的資金已經在悄悄撤離了。有兩個標誌性的事件,一個是5月31日,美國政府以上百億港幣的價格開始拋售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的宿舍房,條件是出售之後維持現狀,由美國租回來,就是把這個房子賣掉然後自己來租這樣一個行為。這所房產的土地面積是9.47萬平方英尺,1948年的時候以32萬元的價格買入,72年之後升值了1.9萬倍,在網上被大家說這是全球投資回報率最高的投資。而且,百億港元的價格還是折價24%拋售的結果,即比市場價格低24%,那麼這個信號可以說非常明確,基本上可以說是美國政府取消香港特殊貿易地位,看空做空香港的一個信號,因為《國安法》通過之後,美國就說會補貼在香港的美國企業撤離。美國財長姆欽說將會限制進出香港的資金流動,現在美國開始制裁中共的高官,可以說這些措施都是非常強硬,也非常給力的,基本上是做空項目。

除了美國做空香港的樓市,中資也在做空香港。近日,華誼兄弟的董事長王中軍就以2.2億港元的價格出售了自己位於中半山富匯豪庭的兩戶相連的豪宅。對此,有媒體向華誼兄弟求證。華誼兄弟表示,這是他個人的財產,公司不進行回應。這個價格,雖然相比2018年2.88億港元是折價了23.6%,但仍然比2010年買入時的1.32億港幣多出了8800萬,升值了66%,投資回報也是非常不錯的。大家注意,這樣的價格,還是在2018年巔峰價格的基礎上折價了23%,而美國方面賣房也是折價了24%,說明香港樓市的峰值可能就在2018年。拋售、撤離、套現,大家都在這麼幹。王中軍所謂的賣資產還債,應該只是一個藉口。我們知道,一般人賣掉的多是不會增值的資產,會增值的資產都會留著,就像農村人殺雞一樣,他會殺掉不會下蛋的雞,而會下蛋的雞肯定留著,這個道理是一樣的,說明這些資本富豪已經極度看空香港樓市。2006年以來,香港房地產相關行業佔GDP的比重是保持在20%以上,同時房地產是香港金融的基石,如果樓市的根基動搖了,那麼整個香港的金融根基都會動搖,岌岌可危。

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看,《港版國安法》出臺之後,資本其實是在外流的,暗流湧動,但是香港的股市、匯市都在上漲,這背後到底是什麼資金在推動呢?我認為,這是中國政府在有組織的組織資金進入香港,購買股票,購買港幣甚至購買一些樓市資產,來支撐相關的金融市場,進行金融維穩,就像97年香港樓市崩盤的時候,中共就動用國有資本進入香港去買房子來支撐香港樓市是一樣的。這些年來,中共的國有資本一直在悄悄收購香港的資產,今年以來是加速了,很多媒體都有報導,那麼這樣做的目的有三個,首先呢,中共是想穩定香港的資產價格,維護香港所謂的國際形象,意思很明顯,就是要做給全世界看,就算你歐美都撤資了,香港也可以保持繁榮穩定,並不是說香港離開了你就不行了。《國安法》推行對香港是好事,中共就想證明這一點。其次,從經濟上,中共是想控制香港,讓國有資本在香港大量收購資產,比如金融、電信、電力、媒體、商業、地產等等,來控制香港的主要經濟動脈,為中共從經濟上徹底管制香港人做最終的準備,這是第二點。最後一點,這樣大量的資金投資香港購買香港資產,可能中間也會有一些灰色資金,藉助這樣的機會逃離中國,經過香港最終轉移到海外,這是非常有可能的。從目前美國制裁香港的力度來看已經是在動真格的,如果這次制裁的這些中共高官和香港高官的措施能得到執行,可以說香港已經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了,基本上就是沉淪了,不僅美國的1000多家企業會撤離香港,而且美國可能會利用SWIFT美元結算系統,限制流入香港的資金,再加上凍結中港高官財產這個殺手鐧,可以說香港資本必然會奪路逃亡,加速撤離。不要說中共外匯儲備有限,就算他真有3萬多億的外匯儲備,也抵擋不住香港資本恐慌性的撤離。這其中當然也包括很多香港本地人拋售香港的房產、股票等這樣一些行為,如果再加上還有很多是借道香港出逃海外的中共的內鬼,中共可以說是很容易被釜底抽薪,所以現在中共組織進行的香港資產維穩,其結果必然是最終破功、失敗。那麼在美國制裁和資本撤離的雙重打擊之下,香港樓市高達14萬港幣一平的價格要靠什麼支撐下去?香港人月薪幾萬港幣的工作靠什麼產業支持下去?而這才是香港真正的危機。

我們知道,中國大陸吸引的外商投資有70%是經過香港進來的,香港資本的撤離必然也會帶動深圳、廣州、乃至整個內地的資本撤離,而且整個體量是相當之大。不說其他的地方,就說深圳,現在深港兩地可以說已經很難分家,算是連成一體,很多香港人在深圳買房,在深圳工作,還有很多深圳人在香港買房子,讓孩子在香港上學。這些年深圳的房價是飆漲,很多住宅商業房產的持有人,可以說就是香港人或者是香港資本,一旦香港的樓市、股市、匯市等資本市場垮塌,那麼這些資本和家庭,除了拋售香港的資本外,必然也會連帶拋售深圳的房產和一些資產。深圳的商品房本身才100多萬套,那麼就算拋售一到兩萬套都能形成很大的衝擊波。我有一位認識多年的香港經紀人,她是大陸嫁到香港去的,她先生在深圳的一家公司工作,在香港和深圳他們各有一套房子。前些年保險生意是風生水起,去年開始就走下坡路了。前幾天聯繫她的時候她就說現在大陸已經徹底沒有人到香港購買保險了,兩地進出都要隔離14天,可以說她已經處於待業狀態。比起新加坡佔比不小的製造業而言,香港基本上就沒有製造業,全部轉到中國去了,製造業是空心化的。沒有製造業,金融保險是香港的第一大行業,外貿、旅遊、商業零售這幾個也是比較大的行業,這次疫情對他們的影響之大可想而知,至少金融業暫時差不多是要癱瘓了。而她先生上班的深圳公司也要垮掉,說倆口子準備賣深圳的房子來維持生活,這還只是賣房套現,還有多少人是買深圳的房子投資的。一旦這些投資的人要移民或者撤離香港,那麼深圳的房子會拋得更猛,而深圳是一個典型的外地人炒房的城市,高槓桿高泡沫絲毫不比香港遜色,現在深圳的樓市已經出現了棄房斷供潮。過去的一年裡,深圳的法拍屋數量激增了60%,未來棄房斷供的現象可能會更多。五月份,中國二手房掛牌房源量環比上漲了18%,北京新增掛牌房源量環比增長了208%,翻了兩倍,武漢新增掛牌房源量環比上漲了270%。一旦深圳的房子因為香港資本的大量拋售而大跌的話,北上廣等一些一線城市一定是保不住的,房價一定會跟風下跌的,最終可能會引發全國樓市的崩盤,這還只是樓市資金。如果港資和海外資本通過香港持有的中國股市、基金、債券等其他資產生都一起拋售,極有可能引發整個中國的資產坍塌,那麼在兩億人失業的大背景下,這樣的連鎖反應可以說就是多米諾骨牌效應,後果是相當嚴重的,所以現在中國政府保香港資產,製造香港資產穩定的假象,說白了就是金融維穩,他們目的不僅是在保香港保自己的面子,也是在保整個中國的資產價格,防止資產價格滑坡帶來的金融危機,因為這是中共無法承受的。

很多時候,逆天而行的人是不會受到眷顧的。只要中共不撤回國安法,香港的金融中心就保不住,香港大規模的資本外逃就不會停止。很明顯,中共是不可能同全世界的資本來對抗的。就算有限的外儲全部砸進去,可能也是杯水車薪,保不住香港,人財兩空。不管是中共的外儲還是財政,都承擔不起香港金融中心的沉淪。而香港這個中國的「金融山海關」一旦淪陷,整個中國都會成為陪葬,這可能就是中國人的宿命。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