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造假有多慘?看得人腿發軟(視頻)



日本人講究誠信,很多文化都來自中國唐朝。(圖片來源:中央社)

【看中國2020年6月25日訊】日本是一個追求極致完美的國家,產品質量如是,生活質量如是,空氣質量、衛生環境都如是,講究誠信更是到極致。日本人一般不會賣假貨,因為造假的後果非常嚴重。

在日本的海洋公園門票是800日元(折合人民幣48元左右),但公園有數個供殘疾人進出的特殊通道,拉了一個比成年人膝蓋還低的鏈子說是殘疾人通道,一般人不得進出。公園不認為需要派人看守,老百姓也不認為自己能跨過去而省了門票。

甚至去市政府「上戶口」(日本不存在類似中國的戶籍制度,但各種稅收福利還是要登記在一個地方的),簡單得讓人難以置信,工作人員拿出一幅放大到了每一棟房子的地圖,指了一下住在哪裡就算確認完畢,有人很驚訝的問工作人員要是有人造假怎麼辦,工作人員用難以置信的語氣說,為什麼造假?那我們寄出的醫療保險證明等資料,他豈不是收不到嗎?

人和人之間的相處可以如此的簡單。所以長期生活在海外的人是會變「笨」的:遵守社會規則過馬路看信號燈有隊排盡量排隊,沒隊排創造條件也要排;防範意識「奇差」,人們不認為吃飯的時候把錢包放在餐桌去衛生間有什麼不妥,無論錢包是路易威登還是登喜路。

日本商業中也偶有造假現象,比如將國外的產品冒充日本本國產品(日本相信自己國家的才是最好的,所以造假方向和中國大陸相反),比如前年好幾次出現將中國產的鰻魚冒充日本鰻魚事件,這樣導致的結果是:

第一,老闆公開謝罪;

第二,銀行停止貸款上下游企業和合作夥伴停止商業關係,企業只能倒閉;

第三,部分年齡較大的企業主會因為無力重新創業走上絕路。

再比如說公眾人物撒謊,不作任何辯解的道歉。比如上次森口上史在IPS臨床實驗問題上造假,公開道歉時他表示自己已經辭職,但同時辯解並非沒做實驗而是做了1例說成6例,引發眾怒導致媒體追剿,媒體採訪每一個他論文上有簽名的作者一一要求表態,這事實上斷絕了他所有的合作關係。

所以在日本,一旦被發現撒謊,不成文的社會契約其實是造假者應該不作任何狡辯的誠懇謝罪,謝罪後眾人也不再深挖細節,但造假人以後基本不太可能從事原來的行業。

在日本,造假是一件比坐牢還嚴重的事情。造假被發現基本上意味著個人發展到此為止了。因為造假公司倒閉企業主自殺甚至沒人同情,大家只是認為你用自殺洗清了錯誤而已。

相反坐牢了刑罰完畢反而是正常人,別人不得歧視,在日本誠信二字就有這麼重要,所以在森口上史事件之後,現在日本所有的科研人員有了有趣的發現但還不確定是不是實驗誤差造成的時候,都會和同事開玩笑:「我不會變成森口上史吧?」這儼然已經成為了日本科學界的最新流行口語。

觀察日本的小型超市的貨品,發現所有的商品都有完整的包裝,包扣肉類、大米這樣的大眾貨。包裝上有它的產地,產地不是某某省某某縣。而是某某町某某社,只要你認為有問題,馬上就可以找到當事人。當然對問題產品不需要消費者親自勞駕,你只要給這家超市的人說道一句,一般就會立馬得到明確的回應。當然你還可以給主管這件事情的政府「相關部門」打電話。

你的任何的投訴方面的電話都會立即得到查處,而且查處的結果將會使制假者倒閉,你還會由此得到不小的補償。絕沒有一個政府部門或者某一個官員對此推諉或者搪塞你,否則他就可能丟掉飯碗。

你如果不想「打擾」政府,那就給媒體打電話吧。日本的媒體才不管你的企業有什麼背景,有什麼靠山,更不會理會你是個什麼混混。媒體的報導即快速又詳實,會立即引來社會的關注,因為日本人沒有人相信媒體是專門給某一個利益集團說話的,而且媒體也沒有義務向任何人請示某一件事情該不該報導。

日本個人關係之間也非常的誠實,這一點很多人都深有體會:在大阪附近的一個小村的汽車站附近,放著一袋一袋的新鮮蔬菜,旁邊一塊破木條上註明100日元一袋,無人值守,全憑顧客自覺把錢放到一個類似儲蓄罐的盒子裡。

日本有許多自助加油站,自己加多少油自己放錢進去,從來沒有人不付錢加油。日本商場,超市,還是自動販賣機都從來不裝所謂錢幣識別系統,因為沒有人使用假錢。在日本,丟了東西從來不用著急,因為這種情況下拾到的人都會送到最近的警察局。

最後放一個小視頻看看日本首相車隊在公路上如何超車:不封路,沒大量交警搞排場,不擾民,禮貌過讓。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