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遇「神農架野人」的奇異經歷(圖)


湖北神農架的神農頂。(圖片來源:Brookqi/公有領域)
湖北神農架的神農頂。(圖片來源:Brookqi/公有領域)

湖北「神農架野人」之謎,多年來一直吸引著人們的關注。不少目擊者向媒體講述了他們與「野人」相遇的奇異經歷。

神農架位於湖北省西北方與重庆市的交界,鄰近十堰市,林區面積為3232.77平方公里。神農架以神農氏嘗百草、救民疾、教民稼穡而得名,現下轄6個鎮、2個鄉,共8個鄉級行政區。神農架因其「野人」之謎,而聞名於世。

2017年6月14日,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會副秘書長陳連生,向媒體披露了他早年在神農架遇到「野人」的奇異經歷。

1976年5月14日,當時陳連生和時任神農架林區革委會副主任的任昕友、蘇家國,神農架林區財貿政治部主任佘權勤、農業局長周忠義以及司機蔡新志一道,從十堰開會後,乘坐一輛吉普車返回神農架。

大約在凌晨4點,吉普車行駛到房縣與神農架交界的椿樹埡時,司機蔡新志大喊:「快看,前面有個野羊子!」被吵醒後的陳連生定睛一看,有一個全身長毛的家夥正朝他們走來。

陳連生說:「根本不是野羊子,而是一個身高達到一米九、全身紅毛、直立行走的大家夥。」

那一幕他至今還記得清清楚楚,他說:「我們對峙的過程有20多秒。這個家夥的耳朵豎著,超過了頭頂,臉像驢的臉,眼睛像人眼睛,雙手比較短小,手臂上的毛比較長,但下身很長,很粗壯,像我們老家黃牛的後腿,屁股上沒毛。」

蔡新志立即停車,打開車大燈射向這個大家夥。佘權勤和周忠義則跳下車,向這個家夥靠近。陳連生也下車,順手撿了個石頭準備迂迴包抄,想將這個大家夥抓住。

那大家夥見狀,先是伸手抓路邊坡上的荊棘,準備爬上去,但連爬兩次都失敗後,便迅速轉身跨過路邊小溝,向灌木叢逃走了。

第二天,陳連生擬了千餘字的報告,由任昕友簽字,向中科院發去電報,告知神農架發現野人。中科院立即派出專家組趕赴神農架考察。

對於外界質疑此事件的真實性,陳連生如此說道:「神農架能否找到野人,對我們個人來說,沒有任何利益糾葛。再說,我們5個人當時都是幹部……我們幹嘛要撒謊?」他遺憾的說,可惜當時手裡沒有相機,沒法拍照留證。

就當時有關部門收集到的資料顯示,在神農架目擊「野人」的次數已達121次,先後有370多人看到過145個「野人」。

1974年5月,神農架地區的村民報告碰到了一個滿身白麻色長毛,兩腳走路的動物。這是第一次有人在神農架目擊到「野人」。

同樣是1974年,房縣一位名為殷洪發的生產隊副隊長自稱上山砍籐條時,被「野人」抓了肩膀。出於自衛,他下意識地砍了「野人」一刀。

殷洪發將此事報告了神農架林區政府領導。這次神農架發現「野人」的消息迅速傳到了武漢和北京,從此拉開了全國專家考察野人的序幕。

1976年,神農架林區六名幹部路遇紅毛的直立動物。

1980年5月至1981年,中科院展開最後一次考察。

1993年,10名遊客在神農架目擊到3個野人。

2003年,神農架林區宣傳部羅永斌聲稱目擊到人形動物,全身灰白黑髮齊肩,身高在1.65米左右。

許多專家及志願者,常駐神農架對「野人」進行考察,但他們至今僅得到一些疑似野人的毛髮、腳印、睡窩等,並沒有發現任何活體、屍體或化石。

因此,有不少專家認為,神農架「野人」僅僅是個傳說,但另一部分人卻堅信野人的存在至少有80%的可能性。

其實,在中國古籍中,早就有關於「野人」的記載。《山海經》和屈原筆下的《山鬼》中曾提到「毛人」;李時珍的《本草綱目》和清朝的《房縣縣誌》,也有「毛人」的記載。西漢的《淮南子》也有著對於「毛人」的描述。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