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夢熊:港人和國際對港版國安法的憂慮(圖)

2020-06-28 06:00 作者: 劉夢熊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百家戰略智庫主席劉夢熊投書《看中國》表達關於港人和國際對港區國安法的憂慮。資料照。
百家戰略智庫主席劉夢熊投書《看中國》表達關於港人和國際對港區國安法的憂慮。資料照。(圖片來源 : 李晴/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6月28日訊】百家戰略智庫主席劉夢熊投書《看中國》表達關於港人和國際對港區國安法的憂慮,以下是其內容。

自由和法治是香港核心價值。法治精神講求目標公義和程序公義的有機統一。從目標公義角度,香港作為中國一個特別行政區,港人對維護國家安全並無異議。

從程序公義角度,港人對由人大常委會為港區國家安全法立法是否合乎基本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存有質疑;如按基本法第23條,是港區「自行立法」;若按基本法第18條,却香港並非處於「戰爭狀態」和「緊急狀態」;甚至也不符合巜立法法》所規定的「立法程序」,完全是所謂「特事特辦」的「急就章」。

港人不是單純從人大常委會為港區國安法立法感到「一左二窄」路線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侵蝕,而是從2014年白皮書於法無據提出「全面管治權」、「8.31決定」搬龍門勾消基本法賦予港人的雙普選權利、2015年中方低級官員單方面提出「中英聯合聲明過時失效」論、其後的鋼鑼灣書店事件、肖建華事件、劉希泳事件直到2019年逃犯條例修訂⋯⋯直至這次不顧程序公義由人大常委會為香港立國家安全法,反映中共始終堅持革命黨角色而沒有向執政黨色角轉變,實際上「左」的一套依然故我,令香港同胞感到一國兩制正在向一國一制蛻變,使港人由希望到失望,由失望到絕望!

正如歷屆中央領導人所言,香港同胞絕大多數都是愛國愛港的。就字義上理解,港人對「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主義活動」、「外國勢力干預」都認為不可接受,應該在法律上制止和懲處;問題是依照內地對國家安全「罪与非罪」標準,劉曉波案、譚作人案、709維權律師案等的「顛覆國家政權罪」,港人認為是「以言獲罪」,以此標準套來香港不可接受;擔心會損害基本法賦予港人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出版自由、結社自由、集會自由、遊行示威自由;港人認為港區國安法從立法程序到立法內容都必須體現從胡錦濤主席到習近平主席所強調的「堅持一國原則,尊重兩制差異,二者不可偏廢」精神。

港人最大的困惑是,基本法第5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䇿」。人大常委會制定而非由香港「自行立法」的港區國安法,明顯屬於「社會主義制度和政䇿」,在香港實行是否與基本法有抵觸?港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由1949年至1997年的48年間香港處於港英殖民統治時期,從來不聽聞對中國國家安全帶來威脅;何以香港回歸23年,巳成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有駐軍,有特區政府,有中聯辦,有眾多建制派政黨、愛國社團、愛國媒體,有大把維穩經費......何以香港會構成對國家安全重大威脅?

港人疑惑的還有:港區國安法由人大常委會制訂放到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施行,如何與基本法規定的香港實行的普通法銜接?港區國安法规定要在香港「設立機構」「履行職責」,是否由內地國安人員直接來港跨境執法?是否由內地國安人員在港拘捕、押解回內地檢察起訴,由內地法院審理?

如此一來,即使是「極少數案件」由中央行使司法管轄權,這一安排置基本法規定的香港擁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於何地?是否會有追溯期?如何體現普通法的無罪推定?如何避免劉希泳式慘劇再發生切實保障疑犯人身權利?是否會設立特別法庭審理國安案件?會否對法官國籍、資格作特別限制?上訴、終審機制如何?有沒有陪審團設置?司法獨立如何保障?等等,都是港人充滿疑慮的事。由於港區國安法沒有事先諮詢港人的公衆意見,港人擔心是否「大石壓死蟹」?是否「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人大常委會為港區國安法立法也引起國際社會極大關注。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五眼聯盟」和歐盟及日本等國政府作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國際金融持份者均表示反對。港人和國際社會認為,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並非純屬中國內政。

因為《中英聯合聲明》是中英兩國政府首腦簽字、得到兩國國會批准,兩國正式交換文本生效,共同將聯合聲明提交聨合國秘書處註冊備案,按照中英兩國都加入的《維也納國際條約公約》規定,絕對屬於莊嚴的國際條約和國際承諾,中英聨合聲明不僅規定英方將香港地區交還中國政府恢復行使主權,裏面也載明了中國政府對香港的十二條基本方針政策,這也是也是國際條約的不可分割部分,也是中國政府的莊嚴國際承諾,並非純屬中國內政任由中共單方面説改變就改變。

因此國際社會都認為中英聯合聲明對香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國際條約、國際承諾應該得到尊重。假若港區國安法損害香港的高度自治,損害香港的自由和法治,是中共如何對待國際條約、國際承諾的國家誠信原則問題,更是中共如何對待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都實行資本主義制度的「一球兩制」,會否將中國模式強加於世界去「治理全球」的終極價值覌問題!可謂「牽一發動全身」!

由於我們不願見到的原因,中美關係惡化到1971年「乒乓外交」以來的最低點,中美「脫鉤」、全面冷戰巳被「成功爭取」;面對新冠疫情後全球化2.0「去中國化」成為大概率之事。中國國家命運正面臨極大的不確定性,面對前所未有的驚濤駭浪。

當此危急存亡之秋,中共領導人應參考越南革新開放經驗,回歸改革開放,回到鄧小平一國兩制初心,讓香港「一國兩制」不動搖、不變形、不走樣,避免美、英、歐、日等國際社會的反制,保持香港的自由港和獨立關稅區地位,保持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令中國保留對外部世界的傳統橋樑和通道,保存中國改革開放的一點血脈!

如果中共「左」的勢力錯判形勢,「小不忍則亂大謀」,不顧國際社會的反對,違反中英聯合聲明,違反基本法,違反程序公義,強行將港區國安法實施,導致美國、英國「五眼聯盟」、歐盟、日本等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甚至認為香港的自由、法治巳消失,將香港視同深圳、湛江一樣的中國內地城市看待,甚至下令美元不準與港幣兌換,只準出,不準進,屆時香港必定失去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是中國改革開放大業不可彌補的損失,是中共顛覆性的歷史錯誤!「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斗膽「妄議中央」,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