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民主黨的城市治理:紐約與芝加哥的出逃潮(圖)

2020-08-18 08:45 作者: 《上報》何清漣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20年4月16日,芝加哥市市長洛瑞.萊特富特(Lori Lightfoot)在查看應對疫情物資。
2020年4月16日,芝加哥市市長洛瑞.萊特富特(Lori Lightfoot)在查看應對疫情物資。(圖片來源:Jonathan Daniel/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8月18日訊】民主黨用「進步主義」觀念統治的城市,多處於三高狀態,失業率高、犯罪率高、政府債務高。但民主黨決不承認這點,進步主義的研究機構也不承認這點。事實無情,在Black Lives Matter中大大秀了一把政治正確並及時回應Defund Police的紐約芝加哥陷入了新的煩惱:革命雖然很酷很風光,讓不少革命者提前進入共產主義,闖進名牌店「零元購買」,想要的東西任意拿。但革命高潮過去之後,稅源枯竭,手中無錢,民主黨州市政府頓時沒法灑錢安撫本城的BLM,也沒法給自家票倉的福利族多送溫暖。一向堅決反對川普(特朗普)所提「法律與秩序」的這些民主黨州官員們苦於沒有蛋糕了,終於從革命的雲端落到地面上,想起還得尋找造蛋糕的人。

庫莫:歸來吧富人們,我請你喝一杯酒

先說曾在媒體上當了個把月「戰時總統」的紐約州長庫莫的煩惱,這煩惱值得寫入紐約城市發展史,並成為與十多年前共和黨州長朱利安尼治績的鮮明對比案例。

自從發生BLM革命運動之後,紐約州與紐約市順應革命者Defund Police的要求,減少了NYPD(紐約市警局)的10億美元預算。結果是紐約市犯罪率上升,僅在上東區,與2019年7月相比,搶劫案就達到了令人震驚的286%,槍擊事件有所增加,逮捕人數減少了一半。這些,白思豪市長並不在意,相對這些,他更樂意率領BLM成員花公款買油漆去川普大廈門前書寫巨大的Black Lives Matter。沒錢了,他就發個視頻,責備川普不給他足夠的聯邦救助——以往拿到聯邦救助時,他就公開發言說,紐約州有充分的自治權,聯邦政府不得干預。

但州長庫莫當了多年紐約州長,深諳州情。他很清楚,紐約市財政枯竭,連清潔門面所需要衛生預算也削減了1.06億美元,結果導致整個城市堆滿了垃圾。他更清楚,民主黨的票倉中有大量福利族,這是政府供養的物件,供養費用得從稅收中來。而紐約人口的百分之一繳納該州稅款的一半,這些人是全球流動性最高的人(準確地說是流動能力最強),就在武肺疫情大流行之時,許多居住在曼哈頓、布魯克林區的富人逃往漢普頓,紐約州北部或康涅狄格州,截至今年5月,紐約市最富有的居民中至少有42萬逃離了紐約市。6月BLM革命如火如荼,騷亂和搶劫在城市中肆虐時,富人們的外流更多。還有不少大富中富在等待搬家,據搬家公司Roadway Moving總裁羅斯.薩皮爾(Ross Sapir)告訴Fox,「實在是太忙了,這是公司有史以來最繁忙的夏天」,「在過去三個月中,我們無法滿足需求「,另一家搬家公司Oz Moving則說,搬遷數量繼續以「相當大的速度」增長。比之前27年中的任何一年都多。

窮人是票倉,富人是政府提取稅收錢袋,「錢袋」長腳跑了,稅收怎麼辦?紐約不愧是民主黨經營多年之地,市議會一干議員不斷呼籲提高該市最高收入者的稅收,以抵消紐約在未來兩年內面臨的預計300億美元的赤字。做行政首腦多年的庫莫先生腦袋比清談的議員要靈光,知道加徵稅收,剩下的這點富人也會離開紐約。於是他靈機一動,向逃出紐約的富人們發出深情的呼喊:歸來吧,我請你們喝一杯。當然,他不僅僅是呼喊,而是深入富人當中,「每天」與他們交談,懇求他們回來,並且承諾親自下廚為他們做飯,與他們一道喝一杯。

目前,庫莫先生的努力仍在進行中。我衷心希望該市的BLM成員的革命熱情消退,刑事犯罪率隨著下降,或許,紐約這最富有的1%人口在庫莫的深情召喚下歸來,繼續為紐約稅收做巨大貢獻。但那是將來,現階段的煩惱是布魯克林、上西區甚至曼哈頓遍佈大街的垃圾與無家可歸者,以及不斷上升的犯罪率。

芝加哥女市長的煩惱陷入無解

與芝加哥女市長的處境相比,庫莫先生的煩惱不算什麼。庫莫先生治下,BLM雖然也挺喜歡「零元購買」,也喜歡搶劫、殺人,但革命理論素養差得多,因此也容易對付得多。將示威與愛迪達、GUCCI等名牌作為革命戰果掛上鉤,芝加哥BLM開風氣之先。但革命並未使當地的槍擊案減少,反而增加,6月9日,芝加哥迎來60年來"最致命的一天」,24小時內18起命案;7月4日,在芝加哥的獨立日週末期間,至少有79人遭遇槍擊,其中16人喪生。與去年同期相比,6月最後一週和7月第一週凶殺案件增長了39%。生活在芝加哥的人習慣了這些,不會因此更加難受。當地的官員們也將這些當作日常狀態,不會因此改變做法。

但是,沒有錢,淚汪汪。做芝加哥市長,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沒有錢。早在2018年,因為面臨280億美元的養老金財政缺口,芝加哥市長伊曼紐爾12日向市議會提議,希望能通過開設賭場,大麻合法化的方式增加財政收入,以解決財政危機。洛瑞.萊特富特(Lori Lightfoot)女士任市長之後,芝加哥財政也很不寬裕,再加上今年5月底以來BLM革命運動,共有數千家商場關了門。Target及全力支持BLM的Walmat現在都停業了,安德森經濟集團估計,在5月29日至6月3日期間,包括芝加哥在內的大都市地區的搶劫損失總計超過4億美元。在遭到嚴重洗劫後的查塔姆(Chatham),連CVS這種便民的醫藥連鎖店都關門大吉。市長洛萊特富特說,在遭到暴徒(實際上就是BLM)洗劫後的查塔姆地區「只看到沃爾格林一家,CVS,雜貨店,一切都在眨眼之間消失了」。

女市長曾全力支持BLM、以保護市民姿態反對川普派國民警衛隊清場的打算,現在終於知道沒錢不好辦,聲稱要採取艱苦的努力使企業重返市場。不幸的是,就在天天打電話、發電郵與那些關門的企業聯繫、並許諾拿出1000萬美元維護商場的治安,苦勸他們返回時,8月9日,芝加哥多個地區發生大規模搶劫案。50多輛車載著數百人衝上街頭洗劫了包括珠寳店在內的眾多高檔商場。著名高檔商場Nordstrom一直努力表態支持BLM,但也難逃被洗劫之厄運。據芝加哥警方稱,搶劫期間有9名警察受傷,一名保安人員和一名平民遭到槍擊,都處於危急狀態。女市長面對記者時不肯承認是過去的縱容導致了8月9日的大規模搶劫,但在視頻講話中譴責了搶劫者在破壞芝加哥這個被引以為傲的城市。第二天,BLM發表強硬聲明,斥責說市長女士「自五月以來沒學到任何東西,直到廢除警察並給黑人社區充分投資,人民將繼續崛起」。他們還聲稱,「在芝加哥市中心積聚的巨大財富是我們所有人的財富」,抗議者攻擊富人所有並為富人服務的高端零售商店,因為那不是「我們的」城市。

女市長頓時沒轍。她領導的這個城市,是BLM的本部與訓練基地所在地,也是黑豹黨的基地。地下氣象員的幾位骨灰級革命先輩都在那裡,其中一位是歐巴馬的政治導師,另一位是校園革命的合作者。這些情況,我都在《美國文革/BLM背後的馬克思主義幽靈》一文中詳細介紹過。

民主黨執政,全美城市盡成紐約、芝加哥、三藩市

民主黨治理城市陷入失敗,這幾乎是近幾十年來美國人反覆提到的事實,也有FBI的調查為證。今年BLM運動以來,民主黨為了製造混亂,讓疫情與騷亂夾擊,影響川普選情,採取了犧牲打的方式,縱容、支援BLM與Antifa在自己管轄的城市裡打砸搶燒殺,紐約與芝加哥只是其中兩個例子而已。如今,這兩個城市的犯罪率激增,導致州市稅源枯竭、財政緊張,這兩城市的民主黨官員不肯反思自己的治理有何失敗之處,在無法提供安全保證的時候,一個呼喚富人回來拯救紐約市,一個呼喚被搶劫而關門的企業回來,對此,我只能說是熱情可嘉,但白費功夫。只要芝加哥BLM為自己的搶劫合理化找到的理由是「那是我們的財富」,」這商店為富人服務「,沒有人的財產在那地是安全的,哪怕他們聲嘶力竭地表示支持BLM,向民主黨捐金。芝加哥的BLM發新聞稿斥責市長時,聲稱黑人失去工作、無所事事,沒有人關心他們。但他們是否意識到,正是他們嚇跑所有的投資者,讓自己失去工作的。以上情況並非只發生於紐約、芝加哥。Eat The Rich發生在民主黨執政的各州。8月12日,在西雅圖發生了一幕:群聚在高級豪宅前的示威者高喊:「打開你們的錢包,把你們的社區給我們,把你們的股票給我們」。

來自於紐約14選區的女議員Alexandria Ocasio-Cortez,即著名的AOC女士8月8日發表了一條推文:億萬富翁需要工人階級,而工人階級不需要億萬富翁(Billionaires need the working class.The working class does not need billionaires.https://twitter.com/AOC/status/1292155096923504640)這等於直接否定了紐約州長庫莫與芝加哥市長萊特福特懇求富翁與企業回來的努力。

離大選只有三個月不到,美國民主黨執政的城市,BLM仍然在繼續打砸搶燒殺。由於政治正確的壓力,以及左派媒體經常故意透露反對打砸搶燒殺者的人的家庭住址(FOX主播就遭遇這一待遇),很多人不敢公開表態。但是,拉斯穆森就警察是否應該出手制止各地的暴力活動做了個民意調查,結果顯示,一半選民支援鎮壓暴力抗議;在這個問題上黨派之間存在強烈分歧。雖然75%的共和黨人和47%的無黨派選民認為警察應該鎮壓抗議活動。有56%的民主黨人說,應允許抗議活動繼續進行,直到抗議者希望結束抗議活動為止——希望BLM用暴力抗議為民主黨助選,是民主黨大部分人的願望。

大選就剩下幾十天了,美國人要過什麼樣的生活,全看超過51%的選民如何選擇了。我始終堅信,超過一半的美國人不會喜歡缺乏公共安全、法治遭到嚴重破壞、身份政治主宰一切的狀態。身份政治被美國左派名之為進步,實為退步。英國法律史學家梅因曾說過一段著名的話:「可以說,迄今為止,所有進步社會的運動,都是一個‘從身份到契約’的運動」。美國「進步自由主義」炮製並支持的BLM,完全是反歷史潮流而動的從契約到身份,而且是更粗陋的身份(膚色)的運動。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