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侵正 孝可感天(圖)


邪不侵正 孝可感天。
邪不侵正 孝可感天。(圖片來源:Adobe stock)

《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預言有這樣一段:「還有十愁在眼前……,十愁難過豬鼠年。若得過了大劫年,才算世間不老仙。」怎樣才能安全度過瘟疫期?中國歷史上,有不少瘟疫中的真實故事,展現人高貴的力量,連瘟疫都要自動退避,值得今人借鑒。

邪不侵正

岷州(在今甘肅省境)這地方在北魏到隋朝初年,當地民風未開,對「病」很畏懼,如果家中一人生了病,就全家走避開去,結果父子、夫妻互不相顧,一家人不孝不義,人倫孝道恩義蕩然無存。因為病人無人看養,所以生病的人往往就是死路一條。這種澆薄陋風因為一個人來到岷州而扭轉了,他就是賢能良吏辛公義。

辛公義生於北朝,出身「刺史」世家。祖父辛徽在北魏任徐州刺史,父親辛季慶任青州刺史。然而辛公義早孤,母親學識豐富,親自教導他學習經典史傳。辛公義勤苦多學,在北周很有聲名,以良家子弟被選入太學,再獲得選薦進入皇太子及貴族子弟專屬的「甘露學」。太學中的平輩很仰慕他的學問,他屢次在御駕前與大儒們講論學問,提出的見解常常讓人刮目相看。

後來,入了隋朝,辛公義被提拔為主客侍郎,得賜安陽縣男爵,食邑兩百戶。開皇元年,他受命往江陵安定和睦邊境。辛公義是個允文允武的賢才好官,後來他平定陳朝立了功勛,出任岷州刺史。

辛公義到了岷州,對當地「畏病」的風習感到憂心,對人倫孝義蕩然無存更是憂患,因而極力想要改善不正的風俗。他遣派了一些屬下官員巡訪檢視州中各地,只要是找到病人,就用床轎送到刺史的辦公廳來。辛公義為病人們安置膳廊,提供他們膳食和住宿。

夏天瘟病大發時,病人多到數百人,辦公廳裡安置病人的膳廊都住滿了。辛公義就在膳廊親自設了一個坐臥兩用榻,他篤定地坐在那兒,日以繼夜對著患者辦理公事,累了就在榻上睡著。他所有的俸祿全部用來為病人買藥、找醫生醫療,他親自悉心地勸導病人飲膳,就這樣被安置在他辦公廳裡的病人全部都痊癒了。

這時,辛公義召來病人的親戚,勸告曉諭他們說:「生死由命!在這之前,因為你們遺棄了生病的家屬,所以他們死了。你們看看,我把病人聚集在一起,我自己不分日夜和他們同在一起,如果說瘟疫在人間會傳染的話,我哪得不死呀?何況這些病人們都好了!你們可不要再相信之前的風俗傳說了。」

諸病家的子孫們都感到慚愧,紛紛叩謝離去。後來如有人得病,紛紛都去找「慈母」辛公義,辛公義會收留那些沒有家屬的,照顧他們。

岷州人自此互相慈愛,畏病走避的風俗也徹底革除了。

孝可感天

還有一個瘟疫怕好人的故事,懸示邪不侵正、孝可感天的明鑒。順治十一年(公元1654年)三月間,晉陵城(即今江蘇常州)的城東遭大疫。當時疫情迅猛,人傳人,輾轉相傳,有的一家數口都死光,有的一條巷子裡只剩下幾個活人。人們都感到恐懼,身心戰慄,遠遠避開晉陵城東,不敢經過,連至親也不敢相互探問病情。

家就在晉陵城東的顧家媳婦錢氏在瘟疫發生前正好歸寧,回娘家後聽說翁姑(公公和婆婆)染瘟疫,接著傳染了兒子們,全家八人病情嚴重倒臥病榻,只能聽天由命。錢氏一知道馬上就要動身回去,然而父母不許。

錢氏對雙親說:「人們娶妻原是為了奉事父母,現在家裡的翁姑病得這麼嚴重我卻不回去,這與禽獸有何差異呢?」父母的勸阻怎麼也攔不住她,她單身一人上了回家的路。

這孝順的媳婦很快回到了家中。媳婦才入了家門,顧翁竟然聽到鬼在對話:「眾神都護衛著孝媳回來了,我們不速速躲避,會遭到不小的譴責。」就這樣,她的翁姑和一家人的瘟疫都痊癒了。

清代研究瘟疫有成的醫學家劉奎說:「邪不侵正,孝可感動天,真是祛除瘟疫的良方呀!」

陰德無量吉神擁護

劉奎的書中還記載了一個「陰德無量,吉神擁護」的例子。說以前在城中發生大瘟疫,這時有個白髮老人教了一富人一帖救命的中藥方,並要富人以此藥方佈施城中人。結果得到這方子的瘟疫病人都痊癒了;而富人一家人在大瘟疫中都沒有人感染得病。

後來,有人看見兩疫鬼經過富人家門時說著:「這人陰德無量,吉神擁護,我輩何膽敢進入他家門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