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給自己一面鏡子(組圖)

2020-09-06 10:26 作者: 張易書(文/攝影)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張易書 高蹺鴴 山紅頭 黃頭鷺
(文/攝影:張易書)

高蹺鴴,萬丹。

永遠要給自己一面鏡子,照見自己。

萬丹的高蹺鴴族群,歇息覓食的場域,一直以來都是在隘寮溪附近,幾十隻的水中逆行,或翻找溪底螺蟲,或依勢夾食著順流而下的食材,我在此地騎車繞尋,往往在找到牠們的時候,停下車子,神融其中,欣賞著啄木鳥般的反覆啄水動作。

這一天的相遇,則是偶然的幸福,稻田收割後的休養,在未翻耕的時候,巧合的接攏天上來的雨水,一畦一畦的深棕沃土,如今成為一面一面的水鏡,高翹鴴這一天的覓食,倒成了一次又一次的端詳自己。我在旁邊看著他們,低頭、昂首、昂首、低頭,一步一步往前走,一步一步步停留,沒有疾行,唯有漫步不停,好像也在看著自己。

「近來攬鏡笑鏡老,灰髮密濃黑髮少,勉強自己佯青春?年歲自有年歲好。」

接受自己能做的事,一年比一年少;但是能做的事,要一年比一年好。

山紅頭,旱溪。

享受那種互望,沒有貪圖什麼,只想要有這種一瞬間的凝視。最近很常在晾衣服的時候,讓張清方的歌聲來陪伴,歌是老歌,但卻頗能描繪最近她的際遇,在感情的路上,無分對錯,也無好壞,總是愛了就愛了,散了就散了。

在旱溪散步的時候,我也一直都是這樣的心情,我跟山紅頭是沒有「燃燒一瞬間」歌詞中的那種悲情,但是有著「凝望一瞬間」的際遇,卻讓散步的我,步伐都輕盈起來,忘記體重,此時的重力,大約只剩月球的引力那種,能夠在這麼熱鬧的城市邊的旱溪,看見山紅頭與被山紅頭看見,不管是哪種體重加諸的腳步壓力,不都該輕盈如月球漫步嗎?

有人喜歡走在松竹路以南的旱溪,我卻更偏愛以北的那溪段,建築物少了些,水流聲漾過車流聲,遠山還是遠山,沒有太高聳的建築物遮擋大坑山群的腰身,八月底的此時,我突然想望,莫~不是黃頭鷺南飛的季節快到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