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紅1個月後 這位老外變成中國網路的「公敵」(圖)


美國人 網紅 推特 言論自由
Kevin推特封面截圖

【看中國2020年9月16日訊】今年6月前,還在中國生活的美國男子Kevin,早在2月疫情期間,他用中文在推特上寫一些有關疫情期間的見聞和玩笑,沒想到收穫了很多粉絲。漸漸地,他的推特內容不僅限於疫情,也對中國政治進行諷刺,之後,他開始受到中國網民的攻擊。考慮到自己的人身安全,Kevin決定離開中國回到美國。日前,他製作視頻,講述了自己遭遇到的網路騷擾。《美國之音》講述了他的故事:

美國男子用中文寫推特 粉絲越來越多

早在2月疫情期間,Kevin開始用中文寫推特。2月18日,他在推特上用中文晒了自己儲存的48罐午餐肉,不料得到了中國網友的大量轉發評論和點讚,這給了他極大鼓舞,自此,他時不時在推特上寫點有關疫情期間的見聞和玩笑,粉絲也越來越多。

漸漸地,他的推特內容不僅限於疫情,也對中國政治進行諷刺,胡錫進、小粉紅等都成為他嘲諷對象。同時,也讓Kevin收穫越來越多的中國粉絲,一條推特常常有數百條回覆,幾千點讚,更是有人將他的推文截屏發到國內微博上去。中國網民對Kevin的網路騷擾也正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還在中國的時候,他就受到中國網民的攻擊。

他說:「有一些網友認為我在中國的時候誇獎中國的視頻掙錢,說實在的,那些視頻基調是中立或者偏積極的,是代表我的當時的感覺,在中國生活的一些方面確實非常喜歡,不然我也不會花三年半時間在那裡生活,但也有很多方面值得批評,我在中國生活的最後那段時間,我感覺值得批評的點開始越來越大於值得肯定的方面,後來有些網友開始截屏我的推文內容放到微博上說,這個人在中國發布視頻,然後突然開始批評中國政府,批評中國,所以他是兩面派,我記得有一個百萬粉絲的博主分享過這個微博,然後一發不可收,我都不記得了過去三天裡我收到多少信息問候我媽媽,還有信息說要暴打我,或者如果再看到我要把我打殘之類的。」

成為中國網民的眾矢之的

為此,他在5月7日發了一個推文調侃:「我人最近一直在中國,父母在美國。當時第一次發中文推不太懂事,我說了點批評阿中哥的事。好幾個人的留言讓我很擔心父母的情況,我趕緊給我爸打電話問問,竟然,我媽沒死。」

Kevin說:「我後來就不再發布這類視頻了。因為我就是感覺在中國的網路媒體上沒辦法表達我想表達的看法,如果我想在B站這個平台上做一個成功的Vlogger,最終實現商業化,我將無時無刻不在擔心自己的說的每一句話。」

因為Kevin看到過太多這樣的例子:如某個KOL(Key Opinion Leader,能對某群體購買行為產生影響的人,喜歡在網路上直播代言品牌進行直銷)無意中在外網給臺灣總統的推文點讚,或是無意中轉了支持香港抗議的內容,結果便丟了工作。而且,Kevin還聽說,一些KOL若是簽約品牌的話,合同中有強制條款,如果他們因為自己的言論造成品牌損害,要承擔損失,甚至他們都不能在外網的社交平台上發布或是點讚敏感內容。這對Kevin來說,這是不可能做到的。

在他的「視頻事件」一個星期後,中國政府宣布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一些境外媒體的記者限期離境,也就是差不多在這個時候,Kevin決定離開中國。他說:「我不想某天成為下一個Michael Spavor下一個Michael Kovrig,當時他們已經囚禁一年多了,他們的罪名幾乎可以是說強加的。」

考慮到人身安全 他決定離開中國

想到未來的人身安全,Kevin決定離開中國。三月底的時候他先後買了兩張回洛杉磯的機票,但航班都被取消,一直到六月中旬,他才找到航班,最終6月21日回到美國。

回到美國之後,Kevin開始繼續寫在中國不敢發表的文章,也開始在推特上暢所欲言。

7月18日,他在美國自由撰稿人網站Medium上發表了一篇關於中國疫情的英文文章「中國:一個集體失憶的國度」(8月22日發表中文版)。這篇文章的大部分是他在中國的時候寫的。在這篇文章中,他整理出「Covid-19疫情期間記憶喪失的時間軸」,把中國政府是如何漸漸改變疫情歷史的時間線勾勒出來。

他在文章最後說:「在意料之中的是,這場輿論宣傳閃電戰中,中國政府使用了一直以來非常有效的話術:中國屬於受害者,病毒是由美國或義大利帶到中國的。通過差不多六個星期的密集輿論宣傳,4月初,我與上海的友鄰聊天時就發現,大多數人都已經相信該病毒起源於美國。在關於病毒起源的爭論過程中,我還失去了一個曾經的好朋友。

在社交媒體上,那些呼籲言論自由的內容,在2月上旬就驟然停止了。李文亮醫生的相關文章被審查刪除。就好像人們已經完全忘記了疫情爆發初期的那些恐懼和憤怒。」

「說自己想說的話」 是他離開中國的唯一原因

回到美國後,Kevin的推文越發大膽犀利,不斷諷刺中國時政,也讓他受到越來越多的攻擊。

一次,他在推特中寫道:「回到美國後才感覺到,半夜在上海街頭散步是多麼得安全;洛杉磯小偷多,流浪漢也多,居民區裡攝像頭少,據說犯輕罪被抓如無例外可以第二天出獄,導致我半夜散步時不敢插耳機,無法完全放鬆;當然,想到沒有無處不在的攝像頭拍下你一舉一動,是會讓人舒服一些。凡事有其代價。」

這條推文讓他獲得了上千的點讚,數百條回覆,但令Kevin覺得有意思的是,因為這條推文,他還被一些推特上反中共的人認為是中共的大外宣,甚至被人打上「漢奸」的標記。

他說:「但是,總體說,我應該是最不可能成為大外宣的人啊,畢竟我決定從中國回到美國,原因是我想生活在自由環境裡,不想一天24小時生活在監控攝像頭中,因為生活在中國的城市裡,基本到處都是攝像頭。」

不過,Kevin的文章和推文也讓他收穫了大量的中國粉絲,如今,他的推特賬號已經從起初100位粉絲髮展到上萬粉絲,許多中國人給他留言,鼓勵他繼續寫下去,並認為他是最懂中國的「老外」。

回到美國的Kevin,立即開始了自己的新的工作,不過,在業餘時間,他依然在推特上就中國時政發言,並寫著自己的文章,說自己想說的話。他喜歡這種自由的感覺。他說,這就是他離開中國回到美國的唯一原因。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