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爸爸這一家 今日香港的寫照(組圖)

2020-10-20 19:54 作者: 何佳慧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香港實業家袁弓夷與女兒袁彌明一同在YouTube頻道談論政經話題。(圖片來源:袁弓夷政經頻道截圖)
香港實業家袁弓夷與女兒袁彌明一同在YouTube頻道談論政經話題。(圖片來源:袁弓夷政經頻道截圖)

【看中國2020年10月20日訊】(看中國記者何家慧綜合報導)香港實業家「袁爸爸袁弓夷因敢言為香港人發聲和推動「滅共」而深入民心,女兒袁彌明「黃絲」立場同樣鮮明;兒子袁彌昌則屬「中間派」,並娶了葉劉淑儀黨友、立場「深藍」的容海恩為妻。香港電台節目《鏗鏘集》19日播出最新一集「袁氏這一家」,探討袁氏一家人對政治、7.21、國安法、良知等話題的不同見解。不少網民認為,袁爸爸這個「黃藍之家」,猶如今日香港社會的寫照。

香港政治光譜縮影

「袁氏這一家」一開始介紹了袁家各人的政治立場。身在海外推動「滅共」的袁爸爸,自言是「黃絲」、「黃到金」。袁家小妹袁彌明曾參選港姐、做過政黨人民力量的主席,自言從來是「與中共無法談判及妥協的激進民主派」,丈夫林雨陽曾跟她一起組黨,政治理念一致。大姐袁彌望說自己是「淺黃偏中間黃」;哥哥袁彌昌自評為「中間派」,他的妻子容海恩,則直接以「愛國愛港的建制派」自居。全家人的政治取態,可謂涵蓋了香港的政治光譜。

袁彌明夫婦在節目中表示,他們不是因為「黃」而在一起,而是很多價值觀一致才會「黃」,相信夫妻的價值觀一定要近似,才能一起走下去。不過自哥哥兩年前迎娶了新民黨立法會議員容海恩為妻,家庭便多了一位來自建制派的嫂子。袁彌明當年參選立法會時,曾與葉劉淑儀創黨的新民黨正面對撼,直言「最討厭新民黨」,但她對哥哥擇偶沒有半點發言權和意見。

容海恩兩年來與袁彌昌誕下兩個女兒,她表示,當袁家成員一談到政治議題,她會盡量避免和不參與討論,到一旁倒茶避席,相信家人也理解她,因為「嫁之前都知我是建制派。」

消失的黃色蠟筆

容海恩去年年初在公開場合說過,小朋友不要認識黃色,引起輿論譁然。丈夫袁彌昌在節目中坦言,女兒的黃色蠟筆都不見了,以前曾經有,現在「不知道丟到哪裡了」。他表示,妻子可以說自己的看法,但「不要影響到(女兒),不要說她應否認識這種顏色。」容海恩則辯解自己不是這個意思,「怎會不教黃色?難道也不教藍色和黑色?」只是輿論「幼稚」地不斷重複她的話。

袁彌明笑言,從哥哥擇偶已確認了他的取態十分「藍」,不過她與姊姊袁彌望都能夠包容家中的建制派成員,只是聚首時話題難免有所不同。袁彌望笑言,齊人吃飯時會盡量避免太敏感的話題,爸爸有時會特意問兒子,太太當天來不來?如果不來,「爸爸就說今晚可以談政治。」

7.21成分界線 「良知」定義涇渭分明

不過隨著去年反送中示威越演越烈,社會日益撕裂。袁氏家人在參加遊行前後,有時會到袁彌昌家探望他兩個女兒,黃藍陣營在家碰面,當時大家都有所顧忌。容海恩直言不希望他們在她家談政治。直至7.21發生港警縱容元朗白衣人襲擊市民一幕,黃藍立場壁壘分明,造成香港不少家庭的決裂。7.21也成為了袁家關係的分界線,大家開始減少聚會。

袁彌明表示,事件令她不想再見到任何「藍絲」,也不想有任何潛在的討論,「你站在(政府)那邊,你就是是非不分,而且埋沒良知。」對此,容海恩隔空回應時略顯激動,「我覺得她嘥氣(枉費)的,講甚麼鬼良知?我沒有良知嗎?我覺得你的良知是錯的。各人有自己的良知的。」

對於「良知」的不同看法,令雙方寧可不談這些話題,減少見面。袁彌昌表示,明白妹妹不想再見「藍絲」的情緒,但不知道會持續多久,「可能現在還是,可能已經消退,我不知道。」

國安法後 黃藍處境兩重天

今年6月30日,《港區國安法》實施,黃藍陣營的處境猶如兩重天。容海恩獲邀為「國慶」升旗禮的嘉賓,表示要加強宣傳國安法和國歌法。另一邊廂,袁彌明的人民力量黨友譚得志(快必)被國家安全處人員以「煽動言論罪」拘捕。譚得志被拒絕保釋當天,袁彌明在法庭外淚灑當場,指快必沒犯過任何事,只是開設街站,喊了些口號,而這些口號是每個上街的市民都說過的。只是政府在打壓最大聲、最敢講的人。她控訴當局借國安法收緊反對聲音,打壓遊行示威,令香港自由民主空間嚴重收窄,「把香港人的底線推到最盡,我們不能再溫水煮蛙,甚麼都接受,所以根本要全面反攻。」

9月17日,人民力量副主席譚得志(快必)到高院申請保釋,前人民力量主席袁彌明到場聲援。(圖片來源:李天正/看中國)
9月17日,人民力量副主席譚得志(快必)到高院申請保釋,前人民力量主席袁彌明到場聲援。(圖片來源:李天正/看中國)

袁爸爸體諒媳婦 惟中共逼人撇清界線

至於袁爸爸袁弓夷,今年中以來在網上頻道評述時政,對中共打壓香港人提出強烈批評,直斥共產黨實施「種族滅絕」,並提出「滅共」運動,令他一夜爆紅;他更親赴美國遊說政界幫助香港的抗爭者,並推動將中共定為有組織犯罪集團,獲得國會議員的積極響應,正式提出相關議案。

國安法實施後,袁爸爸的子女都寧願他不要回香港。袁彌明支持父親的工作,形容是「千鈞一髮的機會」,而且恰逢今年是美國大選,「如果他現在都不做他想做的事,而他的人生目標就只得一個,就是那兩個字,他應該去做的,只是犧牲不可以在香港見我們。」

袁弓夷在訪問中說,他的立場鮮明,就算兒媳婦是「愛國愛港」建制派,仍毫無禁忌。「你知道的,我跟中共對著幹。我有時也會想到她(容海恩)和兩個孫女,我覺得將來若美國制裁他們,可能會影響兩個孫女,甚至影響袁彌昌,我關心的是這件事。」

容海恩則坦言國安法出爐後,袁爸爸不斷「踩地雷」,曾叫丈夫勸老爺,但老爺立場堅定,「不過如果真是對付他,也是捧起了他⋯⋯我先生是他兒子,他們若有些事情令人擔心?我也會勸他小心一點。」容海恩已在網上拍片表明不認同袁爸爸的言論,政治上割席,她又說只要她仍在任議員,今後已很難再跟家翁在外同檯吃飯,會有所避忌。

對此,袁爸爸表示,自己做的事不會改變,她做的事也不會改變,這是自由的體現,也是香港的優點,大家可以做大家的事。「但問題在於中共,中共覺得你(容海恩)不公開跟我撇清界線,就是不對,所以我一點也不怪她,她遲早要跟我撇清關係,也十分正常。」

容不滿家翁「攻擊」父母是黨員 袁爸爸妙答

容海恩父親容仁彪是中資國企華潤集團旗下公司高層,跟中聯辦關係匪淺,她也常被冠以「中聯辦契女」名號。不過,容海恩在節目中談到,不能接受袁弓夷曾指她父母是共產黨,認為是對她家的「攻擊」,自言一定要反擊。袁弓夷回應說,從未說他們是共產黨,只說他們在國營企業做事;又反問,從他們的角度應該是對此感到「光榮」,而非覺得被揭醜事。

袁彌昌認為,袁弓夷和容海恩之間是政見的矛盾,如今家人的相處之道是保持距離。他又說,因為政治決定令家人分散,父親永遠回不來,覺得是悲劇。他又承認,妻子結婚兩年多來,至今仍未完全融入袁家這個大家庭。

袁弓夷則表示,完全不覺得是悲劇,而是大喜劇,因為可以自由發揮,有「藍絲」又有「黃絲」是很難得的,「即是說我們家裡每個人都很包容。」

香港近年政治形勢急速變化,袁氏一家人的變化,也正正是香港社會的縮影,而這一切正是中共造成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