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全球產業鏈重置 中越引資位勢之變(圖)

2020-10-29 09:27 作者: 何清漣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20年10月20日,在廣西中越邊境友誼關,聚集了近千名中國技術人員,他們打算前往越南打工。
2020年10月20日,在廣西中越邊境友誼關,聚集了近千名中國技術人員,他們打算前往越南打工。(網路圖片)

【看中國2020年10月29日訊】投資福地風水輪流轉

越南改革開放的準備期很長:1989年3月越共六屆六中全會頂住東歐劇變的壓力,繼續推動社會主義理論革新,提出六項革新原則,並成功施行了單一價格政策,經濟改革邁出了第一小步。1996年6月召開的越共八大宣布越南社會主義過渡時期步入第二個階段,亦即實施國家工業化、現代化階段,以後逐年都有點調整與改革,但成效不是很大,直到2009年左右,終於等來了全球製造業格局調整帶來的機遇:中國引資優勢漸失,全球資本開始尋找新的投資福地。

世界經濟在2008年遭遇金融危機重創。2009年美國率先走出危機以來,各國經濟發展始終步履蹣跚。原來還想循全球化舊路,但2016年特朗普當選之後,美國經濟發展一枝獨秀,讓世界各國先後都考慮推出加強本國製造的口號,從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到印度、巴西等發展中國家,無不以製造業發展作為經濟轉型升級的核心訴求。今年8月31日,法國政府宣布確定5大產業實施「減少對外依賴,戰略工業回流」計畫,法國政府推出雄心勃勃的1000億歐元(約1610億新元)的經濟振興計畫,為了重振法國的「工業主權」,政府即將出爐的1000億歐元振興計畫,其中劃出400億歐元支持法國工業,這其中包含從2021年1月1日起,企業生產各類稅務減免的100億歐元。法國政府已聯手法國公共投資銀行,向「所有提出戰略工業回流的企業開放補助金申請通道」。

在這種情況下,越南這種後發展中國家很難有製造業成長的空間。然而,天上還真是掉餡餅了,砸到越南的頭頂,而且這掉餡餅竟然延續幾年。

越南與中國比較,相對優勢在哪裡?

第一,中國因土地價格、勞動力成本增加、稅收優惠取消,勞動密集型產業都不得不外遷,這時許多企業發現越南正好承接自家的工廠。越南的人口結構年輕化,教育程度較高,且用工成本低廉。2015年,越南人口年齡中位數30.4歲,中國為37歲;越南人口15歲以上識字率94.5%,中國為96.4%;越南的用工成本不及中國的一半:上海市的最低工資為2420元,胡志明市的最低工資為1150元。

第二,越南政府善於為自身創造條件。2006年,越南成功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加上越南頒布了新的《投資法》,對內、外資實行無差別待遇。在兩大利好的帶動下,流入越南的外資規模有了明顯的提速,資金成倍增長,越南FDI進入了高速發展階段。2006年前後,FDI流入對越南經濟的拉動作用非常明顯,對GDP貢獻比一度超過9%。加入世貿後,近年來又陸續與歐美國家簽訂了多項自貿協定,例如越南-歐盟自貿協定,在投資、貿易方面享有很多互惠待遇。相對於中國來說,越南在國際貿易、市場銷售方面的限制較少。這使得越南出產的貨品不需交納某些關稅,一定程度上鼓勵外商投資越南。2016年底,越南宣佈成立三個經濟特區:雲屯沿海區(廣寧省),文豐(慶和省)和富國島(堅江省)。相信未來越南會借鑒中國經濟特區的成功模式,大力建設越南的經濟特區,發揮地區優勢帶動周邊地區的發展。

第三,越南人還有一個非洲、拉美包括泰國等都沒有的特點:非常勤勞(與中國改革開放初始那代人相似),對提高收入改善自身狀況有著較強的渴望,相對易於管理。從中國東莞及其他沿海地區遷出去的工廠大量遷往越南,在中國的用工方式受到的牴觸遠不如非洲、拉美那麼強烈,這也是台資、港資、韓國等資本視越南為新的投資福地的原因。這個過程持續了十來年,僅以服裝來說,我在美國商場發現的Made in Vietnam,版樣、設計都很接近原來的Made in China,可以判定這些就是原來的中國製衣廠。

越南現處於外商投資增長期

據越南統計局數據,從2019年初到9月20日,共有109個國家和地區在越南展開投資項目,吸引外國投資項目達到2759個,項目數量增長26.4%。在《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2020年66個新興經濟體的抗風險能力排行榜中,越南排名第12位,其以穩定的財務指標屬於後疫情階段安全組,成為越南全國各省市引進外商直接投資創造巨大機會。

越南已經成為國際資本生產線轉移的首選目的地,世界上多家大型技術集團正計畫將生產線轉移到越南,如LG集團已將整條生產線從韓國遷移至越南的海防市,日本(越南)松下電器公司也正為迎接從泰國轉移至越南的大容量冰箱和洗衣機生產線做出準備。胡志明市美國商會首席執行官瑪麗.塔諾維卡(Mary Tarnowka)透露,越南是美國企業生產鏈轉移的首選目的地,從2018年的17%增至2019年的36%。

越南政府以埋頭肯干低調吸籌的務實姿態吸引了中國投資者的注意。為充分融入這一波全球製造業調整,越南積極加入各種國際組織,參與各項自貿協定,好為接納中國製造業創造條件:1995年加入東協;2002年加入東協-中國;2008年加入東協-日本與東協-韓國;2011年,又加入東協-澳洲、紐西蘭;2015年,越南又與韓國、歐盟簽訂自由貿易協定,此後又不停地與愛爾蘭、加拿大等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當在中國的本土與外資企業家們被中美貿易戰折磨得疲累之極時,突然發現,越南竟然能為企業提供了全套解決方案,不管企業出口到什麼地方,總有一款自貿協定適合:零關稅配合低成本,越南投資價值盡顯。

越南也毫不避諱這一點,其統計總局稱,越南將繼續利用CPTPP、EVFTA等自貿協定的機遇,尋找和擴大出口市場,特別是農產品和水產品方面,加強中美貿易摩擦中兩國加征關稅名單上商品的生產和出口。

從中國學去的越南版改革開放,加上成本低廉及國際投資環境的變化,成功推動了越南的經濟起飛。2019年度東盟各國GDP數據陸續公布後,越南GDP以越南2019年GDP增7.02%的同比增幅領跑東盟。

可以說,越南基本已經走上了一條出口導向的快速發展道路:外資帶動出口,出口行業帶動其他製造業,製造業推動經濟快速成長,有如中國在江朱後期與胡溫十年黃金的發展時期。

中國則是一片繁華褪盡之景,在未找到新的經濟增長點之前,如何止損是中國政府要做的一篇大文章。

越南作為投資熱土還能持續多久?

最後的問題是:在全球產業鏈重置的過程中,越南這塊投資熱土的熱度會持續多久?這裡先留個梗:

1、由於越南經濟體量太小,承接能力有限。中國轉移出來的勞動密集型產業,越南有較大的承接空間,但技術密集型的,則多半得另找其他國家;

2、第五次全球製造業轉移將是分散型的,不會集中在一個國家。除了擁擠在中國的資本需要另覓投資福地之外,這次產業轉移還會受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因素的限制,即機器人對人力的替代。人力成本的快速上漲進一步推動了機器人產業的發展,如今,世界各國都在進行機器換人,希望把人力勞動從低端工作崗位釋放出來,製造業自動化水平越來越高,工廠利用工業機器人獲得了更低的成本、更高的效率和更快的生產速度。國際機器人聯合會(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Robotics,簡稱IFR)在其年度報告中稱,得益於智能製造和自動化,世界各地工廠內正在運行的工業機器人數量超過270萬臺,創下新記錄。2014年至2019年五年時間裏,全球機器人安裝量增加近85%。根據報告,全球範圍內,2019年工業機器人年度安裝量排名前五的市場分別是中國、日本、美國、韓國和德國。

全球製造業第五次轉移過程,將是各國力量重新配置過程,大多數在第四次轉移過程中沒能富裕的國家,在這一進程中獲得的機遇只會更少,越南是少數幸運者之一。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