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鬼故事(圖)



香港海洋公園往年在萬聖節期間都舉行「哈囉喂」活動,由演員扮成鬼的樣子和小朋友玩。但現實中也有鬼,「⋯⋯保一國兩制,還香港穩定⋯⋯」,原來我們就在鬼屋,鬼魂真實存在。圖為香港海洋公園正門。(圖片來源:Anniewongw/Wikipedia/CC BY-SA 3.0)

【看中國2020年10月31日訊】小時候,好像是五六歲時?那年萬聖節,碰巧家中領了些海洋公園門券。那套門券與一般的門券有點不同:進入不同的屋,可以排特快隊,不用等候即可進入鬼屋參觀。鬼屋裏頭具體的模樣,倒已經沒有印象,但裏頭的演出使當時尚為小孩子的我感到非常驚恐倒是真的。

會驚恐,無非是因為像真,像真就是真實世界有存在過的。對當時的我來說,演員們算是演得頗全神,演出了「鬼」的應有儀態,但「鬼」好像從不存在在真實世界的。

年紀稍長,懂得些少理性思維了,開始知道「鬼」的來頭。「鬼」壓根兒沒有科學證據證明其存在,但倒為不少宗教典籍所提及。教會往往以「鬼」作為其傳教工具,不論是正統的教會,仰或是教義極端、行為怪誕的邪教,「鬼」這個角色倒是歷久不衰,舊有的宗教和新興的宗教的經典中皆有出現。

往後十多年,我再沒有去過海洋公園,但書卻讀得愈來愈多,得知「教」不一定自稱為「教」,又得知「正教」、「邪教」等純粹帽子,是具公信力者所定義的。同學們每逢萬聖節,都會興高采烈地前往海洋公園參觀鬼屋,我一想起那人山人海的排隊隊伍就感到反胃。

我看着L. Ron Hubbard如何通過一本本虛構的小說建成一個邪教,看着Marshall Applewhite那緊瞪着鏡頭錄下,呼籲人自殺以逃避即將遭到「回收」的地球,這些真實存在的「鬼」,比起海洋公園那些時薪幾百元飾演「鬼」的演員,可怕得多。我已對那些「假」的鬼魂,「假」的殭屍,「假」的巫婆再沒有興趣。

今年,海洋公園宣佈取消今年的萬聖節,傳媒均紛紛報導,說海洋公園「哈囉喂」取消了。「哈囉喂」這個譯名,倒是譯得非常傳神,演員就是娛樂家,他們的職責就對人說「哈囉」和「喂」,本來就是要對人友善,扮「鬼」騙得了小孩子,又怎會騙得了稍有社會經驗的成年人呢?

但「鬼」真的不存在?「鬼屋」真的只是搭建出來的臨時場地?如果「鬼」真的不存在,那為甚麽不論是東方文化仰或是西方文化,都有「鬼」的記載?

我一直很疑惑,但到現在完完全全明白了。

起了床,開電視,電視傳出聲音:

「⋯⋯保一國兩制,還香港穩定⋯⋯」

出了門,截了架小巴,小巴上印着:

「⋯⋯保一國兩制,還香港穩定⋯⋯」

小巴從花園道飛馳下山,璧球中心外掛着:

「⋯⋯保一國兩制,還香港穩定⋯⋯」

原來我們就在鬼屋。

原來鬼魂不是演員。

原來鬼魂真實存在。

原來我們從沒有離開過鬼屋。

(文章轉載自楊文俊臉書,作者授權轉載)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