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學校離奇墜亡 父母一年後才接通報(圖)


2019年10月23日17點左右,山西省朔州市實驗小學一名學生於四樓墜樓身亡,家長一年後才收到官方的死亡通知(圖片來源:微博)
2019年10月23日17點左右,山西省朔州市實驗小學一名學生於4樓墜樓身亡,家長一年後才收到官方的死亡通知(圖片來源:微博)

【看中國2020年10月31日訊】近日,一則山西朔州市實驗小學學生在學校墜樓身亡,但家長一年後才收到死亡通知的消息在網路熱傳,引起網友的廣泛關注。

綜合陸媒報導,2019年10月23日17點左右,山西省朔州市實驗小學六年級一班的胡宗傑於4樓教室後側窗戶墜落,經搶救無效死亡。朔州市教育局和朔州實驗小學均對外稱胡宗傑「墜亡」。校方則口頭告知胡宗傑父母,胡宗傑系自行墜亡。後教育局和學校都表示「擔心家長知道後承受不了」和出於「保護學校其他未成年人」的需要,不再公布。朔州市公安局則稱,相關情況已經通報給市教育局和校方,並不再告知家長。

2020年10月28日,山西朔州市公安局朔城分局發布通報指,2019年10月23日17點55分接到報警,朔州市實驗小學一名學生從4樓教室墜亡,經調查,死者沒有被侵害跡象,排除他殺,系高空墜落身亡。

對於胡宗傑父母來說,找到兒子的死因是最重要的事。他們在兒子墜亡後這一年的時間內,一直在試圖獲取兒子死亡原因的書面調查結論。

據胡學峰夫妻倆回憶稱,事發後在朱翠梅的多次請求下,朔州市實驗小學校長趙志傑口頭告知,「孩子是因為數學考試成績差,自己墜樓身亡的。」其後,朱翠梅多次去學校詢問事發的詳細情況,但都沒有見到校方負責人。朱翠梅後又多次找到朔州市教育局,但教育局局長劉貴龍表示,孩子墜樓的結果已經出來了,但公布出來對大家都不好,直接談經濟補償吧,會給胡學峰夫妻一個說法的。

朱翠梅表示,家裡兩個孩子,大兒子在高中寄宿,每兩週回家一次。小兒子胡宗傑是走讀生,從家到學校只需步行10分鐘。丈夫和她則分別在政府部門和醫院上班,自家像大多數工薪家庭一樣,「生活簡單,知足」。

她回憶稱,2019年10月23日是禮拜三,兒子中午放學回家後,午飯吃了油餅,並表示自己想吃前一天的燜面。朱翠梅回應說等晚上熱了再吃。她還在班級微信群內向語文老師例行報告了兒子的讀書情況。

朱翠梅表示自己是醫生,那天正好下夜班休息在家。午飯後,兒子就在字帖上練字。寫完字帖後還拿給爸爸看,之後到臥室看書、午睡。下午2點多,胡宗傑向她道了聲「媽媽,拜拜」,就關上門上學去了。

在當天17點06分,朱翠梅接到小兒子班主任賈志明的電話,「胡宗傑從樓上滾下來了」。她急忙電話聯繫丈夫。而此時,丈夫胡學峰正騎著自行車在下班的路上。

接到妻子的電話後,胡學峰猛踩自行車衝向學校。在學校門口,他看到有一輛救護車正在放學的學生中間往裡開,他情急之下自行車往路邊一丟就跟著往裡跑。邊跑邊聽到一位接學生的家長說「有個孩子從4樓掉下來了」,胡學峰聽到後心一驚「會不會是我孩子?」

當他衝進學校後發現救護車往操場方向,心裏更覺不好:如果兒子是從樓梯上滾下,救護車應該往教學樓前面去,而為什麼去樓後呢?來不及多想,他還是跟著救護車的方向跑了過去。當看到一個穿著灰色外套的學生仰面躺在地上,書包被壓在身下。「是我的孩子」,他瞬間覺得腦袋嗡嗡直響。

胡學峰大聲嘶喊孩子的昵稱,但卻沒有任何反應。醫生和護士緊急處理後將孩子抬上救護車,胡學峰緊跟上去大喊孩子的名字「胡宗傑」,孩子沒有回應,只是眼神在他臉上瞬間聚了一下,隨後就回到麻木狀態。

胡宗傑被送往朔州市第三人民醫院搶救。這也是朱翠梅工作20多年的地方。因胡宗傑經常來玩,許多醫生、護士都與他熟識。一位參與搶救的醫生回憶稱「朱大夫家的孩子是特別活潑的一個小孩。」而當時正值交接班,有許多醫生、護士都在單位,也都參與了搶救。

朱翠梅接到班主任的電話後,開車趕往學校後,聽說救護車已把孩子接到醫院,又迅速趕到醫院。看到躺在搶救室的兒子,她瞬間崩潰,嚎啕大哭。後經40多分鐘的搶救,胡宗傑「雙側瞳孔散大固定,心音無恢復,無自主呼吸,心電停止」,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家人想不通,好端端的,孩子突然說沒就沒了,而胡宗傑的死因也成了他們一家人心裏無法解開的心結,「墜樓總得有個原因吧?」家人對「自行墜亡」的說法持懷疑態度。

一位曾參與搶救的醫生指,受傷部位集中在胸腹,身上共有11處受影響,其中最致命的是右側八根肋骨骨折,刺穿肺部,導致「雙肺萎陷」,呼吸困難,心臟疑似破裂。而盆骨,雙腳、雙腿未受傷,頭部也無較大的衝擊傷。

對於校方稱孩子因數學成績考的差,自行墜亡的說法,胡學峰夫妻則表示,從未對兩個孩子的學習施壓,認為孩子只是上小學,開心就好,為什麼要給孩子壓力呢。有朔州教育系統一位不願具名的內部人士表示,由於「自殺」聽起來不好聽,所以這種情況就稱為「自行墜亡」,也就是說認定是自殺。

2020年10月20日,胡學峰到朔州市朔城區公安分局領取兒子的書包等遺物時,看到兒子的數學課本第一頁寫著一句話,「希望我下輩子做一個好學生。」這是他在兒子墜亡一年後才看到的。而這句話,也讓胡學峰懵了,他表示以前從來沒有聽到過兒子有任何這類的表達。他們夫妻倆特別想知道兒子在數學課上到底遇到了什麼。但一位辦案警員在交接物品時說,若家長不認可,可以申請筆跡鑑定。並表示,「不管你們認可不認可,這個已作為證據採納」。

夫妻倆均認為,相關部門應該把調查的細節告知他們,因為一個口頭「自行墜亡」的通知,無法令他們信服。無論是自行墜亡、還是意外跌落或是有人推落,不可能事先沒有任何徵兆。朱翠梅曾找過實驗小學校長趙志傑、數學老師賈志明追問,但其後朱翠梅被以「出現過激行為」、「擾亂單位秩序」行為行政拘留10天。

後來,家屬要求查看當天完整的監控記錄,但辦案警員稱,完整的監控錄像已被朔州市公安局調走,不便查閱,需要家屬前往市局申請。

另外,胡宗傑墜亡後,胡學峰夫妻倆都沒能從任何一個學生或家長嘴裡打聽到這個事情。胡學峰挨個打胡宗傑同學家長的電話、微信,但家長們都婉拒他的詢問。後於2020年3月3日,他們夫妻倆被移出學校學生家長聯繫微信群組。

事隔已一年之久,當地公安才發布了上述通報。對此,網友紛紛留言:「這個事很難調查嗎?一年了,還是有什麼隱情?」「又是一出悲劇。」「可能被逼著跳下去了,有什麼奇怪,壞人都動手。」「為何墜樓?一年了也沒調查原因。」「鬧上來才通報,一年了都沒好好給家長一個答覆。」「一年都不給書面結果,還高度重視?」「怕其他學生承受不了,就不調查了?」「為什麼要隔一年才通報?」「2019年的事,絕了,一年了都。」「為什麼不向家長通報情況?為什麼不讓家長看監控?」「校方沒有監控嗎?無緣無故墜落身亡,值得深思。」「監控用的時候總是壞的,不然就是模糊的影像。」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