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智峯毛孟靜離開立法會 沒有留戀(組圖)



雖然經歷了動盪的四年,但許智峯表示,沒有後悔過,這是代議士最需要拿出道德和勇氣的時代,是和市民最近的時代。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李明/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12月2日訊】早前港府DQ四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引發其餘15名民主派議員總辭抗議。其中許智峯毛孟靜的已在上周五(27日)離職並完成交接手續,正式撤出立法會。二人接受《立場新聞》採訪時表示,對立法會沒有留戀。

許智峯:這是代議士拿出道德和勇氣的時代

許智峯自認,自己站在抗爭前線的街頭時,最像一名代議士,立法會僅是一個扭曲民意的機構,議事廳留給他的回憶就只是開會、抗爭、被監視、被保安抬走。

38歲的許智峯原是中西區區議員,2016年參加立法會港島區直選勝出。晉身立法會後,他成為議會內地「衝衝子」,亮麗的立法會大樓在他眼中就是戰場或沙場。令他感受最深的是,每天在立法會為他開門,畢恭畢敬地道一聲「許生,早晨」的保安們,同時也是在議事廳內奉旨把他抬走的人。

他坦言,保安態度越來越蠻橫,一半以上的保安對抗爭的民主派議員充滿仇視,因為他們已經脫離了專業,選擇為政權服務。

經歷傘運後的社運低潮,雖然灰心,但許智峯一直堅持在議會抗爭,2019年,波瀾壯闊的反送中運動爆發。去年6月12日是運動中關鍵的一天,他沒有去參加議會,而是留在立法會外與示威者一起。只有留在街頭,他覺得自己才最像一名代議士。此後在一年的抗爭者,防護面具成為他出現在街頭的配備。6月12日那天,看著眼前黑壓壓的人群,許智峯感到了那久違的,屬於人民的勝利,「立法會是個扭曲民意的機構,終於有一次,由市民決定立法會的事,那是其中一個覺得市民贏了的時刻。」

離開立法會,許智峯準備回到社區,好好陪伴家人。雖然經歷了動盪的四年,但他表示,沒有後悔過,這是代議士最需要拿出道德和勇氣的時代,是和市民最近的時代。身為代議士的他,認為自己應該在街頭,而不是在議會為一個扭曲的政權抹粉塗脂。

毛孟靜:希望和七一立法會外年青人相認

人稱「毛姨姨」的毛孟靜說,2014年的雨傘運動是六四事件後,人生的第二個分水嶺,「從來不知道香港人可以群情那麼洶湧、那麼澎拜,那是香港人的集體意志,一直去到反送中。」


毛孟靜表示希望和七一立法會外年青人相認。資料圖片。(圖片來源:周秀文/看中國)

毛孟靜年輕時做過記者,又說得一口流利的英文和法文。對立法會,她坦言沒有歸屬感,沒感情也沒不捨。要帶走的,除了牆上的香港舊照片,還有雨傘運動的紀念品。手上戴著的透明雨傘珠子戒指,是她珍而重之的物件。戒指是2014年雨傘革命時,她在立法會大樓下開班教英文,旁邊製作紀念品的女士送給她的,一戴就戴了六年。

至於有甚麼「壯志未酬」,63歲的她忙擺手唏噓道,自己一把年紀,而且做了兩屆,「好多嘢見慣見熟。」在過去八年的議會生涯中,她說有兩大遺憾,第一是2012年提出「香港本土」理念,提倡在保育本地文化,提升香港身分認的同時,因為要求當時的梁振英政府降低每日150個單程證的配額,被批其言論歧視,她說,「我當時覺得好傷感情,是八年下來唯一,到而家都未能釋懷的事。」

第二個遺憾就是游蕙禎、劉小麗等人勝出立法會,最後卻因為宣誓風波被港府剝奪議員資格,「遺憾是留不住他們。」去年的反送中運動是外界公認民主派各版塊最團結的時期,她坦言,「百分百聯手,兄弟爬山、齊上齊落嘅感覺,係非常好。」如果游蕙禎、劉小麗可以一路撐到最後,就會更加完美。

至於未來的打算,毛孟靜說,將來的事就隨遇而安,她會去做自己喜歡的事,如讀書、做義工、為新聞網站做翻譯等。

但她也有一個未了的心願,去年7月1日下午,大批示威者正在攻入立法會,其時毛孟靜試圖阻止他們,她眼睛通紅地和其中一名年青示威者說:「暴動罪判十年,想清楚值不值得。」這一幕她銘記於心,「我希望將來有機會可以和這位年輕人有相認的一天。」

責任編輯:李松兒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