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遭拘押令89歲老母憂 其妻籲無罪釋放(組圖)

2021-02-07 17:00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維權律師覃永沛目前仍遭到當局拘押,其89歲老母親整日為子擔心,覃妻鄧曉雲則呼籲當局盡快無罪釋放覃永沛。
維權律師覃永沛目前仍遭到當局拘押,其89歲老母親整日為子擔心,覃妻鄧曉雲則呼籲當局盡快無罪釋放覃永沛。(圖片來源:鄧曉雲提供)

【看中國2021年2月7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採訪報導)聯合國特別程序4日公開12月致中國政府的信函,表達對廣西人權律師覃永沛、陝西維權律師常瑋平被捕、起訴及處境的關切。據悉,覃永沛的拘押待遇已稍有改善。覃妻鄧曉雲則強調,89歲的覃母身體是越來越差,整天擔心臨走前見不到唯一兒子,當局應盡快無罪釋放覃永沛;常瑋平則仍下落不明,其父母也遭軟禁。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2020年12月4日,6名聯合國獨立人權專家簽署了發送給中國當局的指控信函,該信詳細列舉中國當局針對兩名維權律師覃永沛及常瑋平進行的打壓,包括逮捕、起訴、強迫失蹤、施加酷刑及騷擾、威脅律師家人的行為,並要求中國當局回應上述逼害情節。

鄧曉雲向看中國記者表示,覃永沛從市一轉移至一處沒有掛牌的建築物(目前的拘押地),跟廣西第三戒毒所(圖片中的建築物)隔著一道圍牆。
鄧曉雲表示,覃永沛從市一轉移至一處沒有掛牌的建築物(目前的拘押地),跟廣西第三戒毒所(圖片中的建築物)隔著一道圍牆。(圖片來源:鄧曉雲提供)

覃永沛的妻子鄧曉雲告訴自由亞洲電台,4日上午代理律師李貴生在廣西自治區第二看守所會見覃永沛,獲悉當局是在1月20日將覃永沛從南寧轉到該看守所,覃永沛的拘押條件得到明顯改善。鄧曉雲認為這可能與聯合國向中國政府提交的指控信函有關。

鄧曉雲告訴看中國記者,覃永沛現在的關押環境得到極大改善跟你們(國際社會)的關注有極大關係,她真的很感激!

此外,鄧曉雲4日透過推特表示,她1月18日曾致電覃永沛原來的看押地南寧市第一看守所瞭解,但所方居然說他不在那裡了,讓她嚇了一跳。

針對此次拘押地轉移,鄧曉雲告訴看中國記者,官方稱因疫情關係,以及要針對這類案件集中管理。
針對此次拘押地轉移,鄧曉雲告訴看中國記者,官方稱因疫情關係,以及要針對這類案件集中管理。(圖片來源:鄧曉雲提供)

針對覃永沛律師此次的拘押地,鄧曉雲表示,裡面是怎樣的情況,外面完全看不到。
針對覃永沛律師此次的拘押地,鄧曉雲表示,裡面是怎樣的情況,外面完全看不到。(圖片來源:鄧曉雲提供)

提及此次轉移,鄧曉雲告訴看中國記者,官方說因疫情關係,以及要針對這類案件集中管理,遂將覃永沛轉移至目前拘押所在地。

1月20,鄧曉雲向看中國記者表示,覃永沛從市一轉移至一處沒有掛牌的建築物(目前的拘押地),跟廣西第三戒毒所隔著一道圍牆。鄧曉雲無法得知建築物內部狀況。她說,「關著門看不到裡面,不讓我進去,裡面的人出來在門口回答」,至於裡面是怎樣的情況,外面完全看不到。

提及覃律師目前的狀況,鄧曉雲7日告訴看中國,律師是於2月4號早上進去會見覃永沛的,且手續比市一看麻煩,需要先赴中院拿一份同意會見的蓋章文書及核酸檢測報告。事後,律師轉述覃永沛所言,說自己目前拘押在單間中,有獨立衛生間及熱水,可以看電視及報紙,有一個陽臺能曬太陽,每頓飯都有肉吃。律師還告訴鄧曉雲,看守所說會保障覃永沛的讀書和通信權利。

提及先前遭遇,鄧曉雲說,「(覃永沛)以前在市一看,一開始讓看書的,後來(所方)突然就不讓看書了。」

報導稱,鄧曉雲認為,覃永沛這次轉去二看、待遇能獲得改善,可能是跟聯合國此次行動有關。鄧曉雲還透露,自從覃永沛被抓後,兩名女兒曾遭問訊,她本人亦曾遭到便衣跟蹤。目前覃永沛案件仍處在延期審理的狀態,鄧曉雲認為,丈夫是因為幫助弱勢群體及舉報廣西公安系統的腐敗官員而招致政治報復,中國當局應該兌現其在國際間做出法治及人權的承諾。她呼籲,立即無罪釋放覃永沛。

鄧曉雲告訴看中國記者,此案仍沒有任何消息,「法院就這樣一直拖著。」她說,「我希望儘快無罪釋放他。他母親已經89歲了,身體越來越差,整天擔心她臨走之前見不到她唯一的兒子。他被抓之前他母親身體很好,他被抓後他母親一而再再而三的安慰自己,就關一個月,就關三個月,就關半年,長期的焦慮絕望,讓她對生活迅速失去了動力。」

鄧曉雲說,覃永沛的老母親目前居住在鄉下老家,因覃永沛是家中獨子、並無兄弟,因此老母親由4名姊妹輪流24小時照顧,「老母親現在已經不能自己走路和進食了」。至於員警、維穩辦去年就已赴鄉下家中找過覃母了。她強調,老母親的老觀念是要兒子經常陪著她,「覃永沛被抓之前,他母親天天到處串門到處去玩,不用拐杖,背也不駝」,覃永沛案給老母親的打擊太大了!

鄧曉雲說,覃永沛的姐妹都覺得不能接受,她們覺得「自己的弟弟只是生性太過於善良,喜歡幫助弱勢群體,性格直,說話直,容易得罪人,但是他絕對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人。絕對不幹傷天害理的事。」

提及覃永沛的兩名女兒,鄧曉雲說,「在她們心裡,是把父親當作偶像崇拜的。她們都覺得現在國泰民安的,都不能理解為什麼他父親喜歡幫助弱勢群體竟然招此橫禍!」鄧曉雲說,父親的遭遇讓她倆感到不解,「不是都說好人有好報嗎?怎麼現實中卻變成了好人沒好報呢?」

關於覃永沛案,鄧曉雲日前表示:「他(覃永沛)主要是舉報桂林市公安局局長、幫助弱勢群體,就對他報私仇,給他帶政治高帽,這樣打擊迫害他,這樣的話弱勢群體不是更加沒有希望嗎?它們可能是在等上面公安部的指示辦案,我只能接受他無罪釋放,就是無罪釋放!」

覃永沛曾公開懸賞徵集廣西司法廳、公安廳廳長的犯罪證據,還曾公開控告中國前司法部長傅政華。覃永沛於2018年5月被註銷律師執照,其主持的百舉鳴律師事務所則遭到解散;覃永沛於2019年10月遭到國寶抄家及拘捕,隨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代理覃永沛案的律師,包括負責偵查階段的宋玉生、王樂兩名律師,以及李貴生、盧思位、蕭雲陽。目前覃永沛案仍在延期審理中。

鄧曉雲還表示,盧思位律師被吊銷執照後,此案就由蕭雲陽律師負責。

當被問及自覃永沛律師遭拘捕後,生活遭遇何種影響。鄧曉雲7日告訴看中國記者,「明著來看是沒有影響,但是每次去辦覃永沛的事,總會發現有便衣跟蹤盯梢,會有很大的心理壓力。」

鄧曉雲又說,「電話和微信經常被干擾,經常不能正常通話」,感覺被人監聽了。她以今日早上的遭遇為例,她說,「看守所要求送衣服過來之前要先打電話,像今天早上我第一次打電話人不在,但是通話正常,第二次打電話過去預約送衣服,電話一直被大量噪音干擾,完全沒有辦法聽清。」

簡單的送衣一事卻遭到干擾,讓鄧曉雲質疑,「送衣服電話都被干擾,我完全沒法理解他們為什麼要干擾,這樣有什麼意義。」

雖然覃永沛律師的待遇目前已有所改善,但鄧曉雲卻另生擔憂:「我是怕他們知道看守所善待覃永沛了,又去下通知不准看書和通信了。以前市一看開始所長都讓看的,後來突然罵我,不讓我送了。」

提及官方人員的待人方式,鄧曉雲則強調,「基層的還好,都不喜歡參與迫害,就是得罪過的領導壞。」

聯合國文件表示,等待回覆的同時,敦促中國當局採取一切必要的臨時措施,制止侵犯行為且防止再次發生。該文件還警示中方,在兩個月後提交給人權理事會的常規報告中,將呈現相關內容。

任意拘留問題工作組副主席斯坦納特(Elina Steinerte)、人權捍衛者處境問題特別報告員瑪麗·勞勒(Mary Lawlor)、強迫或是非自願失蹤問題工作組主席兼特別報告員白克(Tae-Ung Baik)、言論自由權問題特別報告員伊雷內·坎(Irene Khan)、法官與律師獨立性問題特別報告員加西亞·薩揚(Diego Garcia-Sayan)及酷刑問題特別報告員梅爾澤(Nils Melzer)均簽署了這份文件。

另外,曾透過網路視頻披露自己曾遭到當局酷刑對待的陝西人權律師常瑋平,仍下落不明,其雙親去年12月14日曾夥同常瑋平的岳父及大姊夫前往寶雞公安局高新分局掛牌抗議、維權討公道,常父常拴明隔日還透過微博發文控訴當局,並強調「反酷刑 救我兒」。常瑋平的父母現今已遭軟禁。

目前外界持續關切兩名人權律師的狀況。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捐助
退党
ebook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