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無赦 斯大林掀起的恐怖浪潮「大清洗」(圖)

2021-02-09 15:00 作者: 奧爾洛夫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斯大林(左)大規模清洗內務部,包括叱吒風雲的圖哈切夫斯基(右)及其他將領。
斯大林(左)大規模清洗內務部,包括叱吒風雲的圖哈切夫斯基(右)及其他將領。(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軍隊群龍無首

經過兩次莫斯科審判,槍斃了一大批老布爾什維克,接著又大規模地清洗了內務部,至此,斯大林掀起的這場恐怖浪潮,似乎應該收場了吧。甚至連最悲觀的人也想不到這場浩劫還將繼續下去。然而,老謀深算的斯大林總是讓人感到意外,連最瞭解他的人也難以預料他的囊中之計。

一九三七年六月十一日,蘇聯報刊登出了一篇簡短的政府通告。通告上說,圖哈切夫斯基元帥和其他七名紅軍高級將領,因充當間諜為「外國」效勞而被逮捕,並將送交軍事法庭。指控他們的另一罪名是:在資本主義國家蓄謀發動的反蘇戰爭中,使紅軍遭受失敗。次日上午,報上又出現新的官方通告:審判已經結束,全體被告人都被判處槍決,立即執行。同時,通告還提了一句,即軍事法庭是由一批高級將領組成的。

這樣,六月十二日,蘇聯人民就知道了:叱吒風雲的圖哈切夫斯基元帥和雅基爾、烏波列維奇、科爾克、普特納、埃德羅、費爾德曼、普里馬科夫等著名將領被槍殺了,而昨天他們還被認為是軍隊的精華和優秀的戰略家。

甚至連全部中央委員和絕大多數政治局委員也萬萬沒有料到,斯大林居然會對這批軍事幹部開刀。斯大林只是在開始這場屠殺的幾天之前召開了一次政治局緊急會議,由國防人民委員伏羅希洛夫做了個關於在紅軍中揭露出陰謀集團的報告。在這批被指控為希特勒的間諜的高級將領中,有三個是猶太人!僅憑這一點,就足以證明這一指控是何等的荒誕不稽。況且,政治局委員們都清楚,如果圖哈切夫斯基及其戰友真是希特勒的奸細,就絕不會讓伏羅希洛夫來向政治局作報告,因為他本人至少也會因「疏忽大意罪」而被捕入獄。他這個國防人民委員居然招羅了這麼大一批間諜和叛徒,並把蘇聯最重要的幾大軍區交給他們,豈不是要把國家推向毀滅。

政治局委員們在這次會議上的表現,完全合乎斯大林的「要求」。他們每個人都清楚、稍有一句話不慎,自己散會後就不是回家,而是進監獄。要知道,連他們的私人司機和貼身警衛,都是內務人民委員葉若夫親自安排的。

圖哈切夫斯基及其他將領被清洗之後,軍隊中立即掀起了大逮捕的高潮。他們在職時任命過大批軍官,現在,這些人自然都成了被懷疑的人。如果考慮到圖恰切夫斯基擔任國防部副人民委員多年,那就不難想像出,他曾經任命過多少軍事指揮員,簽發過多少有關文件。如今,這些軍官和有關文件上提到過的人,統統上了黑名單。

在蘇聯各大軍區,每天都有上百名紅軍指揮員失蹤。同他們一塊被投入監獄的,還有他們最親密的副手和似乎被認為是他們的朋友的人。在這場清洗開始後的頭幾個星期甚至頭幾個月,還能找到可以頂替這些被捕者的軍官。但這些頂替者往往到職不久就又被逮捕,他們的位置就很難再找人接替了。

一九三七年夏天,斯大林在軍隊中恢復了早在國內戰爭結束時就被列寧廢除了的政治委員制度。國內戰爭中之所以為軍事指揮官配備政治委員。主要是因為新生紅色政權還不能完全信任這些軍事指揮官:他們不久前多半都還是沙皇軍隊中的舊軍官。而現在,軍官的成份已徹底改變,他們都是在蘇維埃政權下成長起來並接受軍事教育的,斯大林為他們配備政治委員,明顯地表現出自己對這些軍官的不信任感。更有甚者,斯大林竟用對付敵人的手段來消滅他們。現在已經很難理解,斯大林如此瘋狂地清洗紅軍軍官,是由於從來就不信任他們,還是由於他認為不能再繼續信任他們。總之,大批軍官的被捕,使軍事指揮員在部隊中的威信急劇下降,相應地,軍隊中出現了紀律渙散,士氣低落的狀況,已不能再稱為強大的軍事力量了。如果希特勒利用這個機會進攻蘇聯,無疑會大獲全勝。

在各個部隊黨的會議和軍人大會上,人們經常提出同一個問題:「我們究竟該信任誰呢?」這個問題使那些新上任的政委們無言以對,十分尷尬。他們只好請求中央予以明示,得到的卻是挑釁性的答覆:「去信任自己的軍事指揮官吧!」

一九三七年八月,清洗紅軍軍官的腥風刮到了西班牙。許多在西班牙共和軍總司令部中擔任顧問的蘇聯軍官被伏羅希洛夫召回蘇聯,並未經任何審判就被槍決了。在他們中間,有幫助西班牙政府創建了共和軍的旅長科列夫和瓦魯阿(這是他倆在西班牙的化名),還有蘇聯坦克旅旅長戈列夫,他是馬德里方面軍司令的顧問,承擔著保衛馬德里的全部重任。曾經是伏羅希洛夫的摯友和酒伴的揚・別爾津也被害了,他是西班牙政府的首席軍事顧問,化名為「格里申」。

有趣的是,戈列夫被捕的前兩天,克里姆林宮中還專門舉行過隆重的授勛儀式,加里寧親手給他戴上了一枚列寧勛章,以表彰他在西班牙內戰中的赫赫戰功。這一細節說明,連中央政治局常委會都不清楚誰被列入了黑名單。決定這一名單和其他類似事務的只有兩個人——斯大林和葉若夫(後來則是斯大林和貝利亞)。

如果說,斯大林剪除老布爾什維克還有那麼一點歪理,那麼,他摧毀自己的軍隊,動搖其政權的柱石,消滅他親自挑選和任命的優秀將領,就簡直令人無法理解了。

駐莫斯科的外國使節中間,廣泛流傳著有關「克里姆林宮中的瘋子」的說法。人們認為,只有神經不正常的人,只有患了迫害狂的人,才會幹出如此古怪而殘忍的事情。但是,他們都沒說對,該位為所欲為的獨裁者並不是瘋子。一旦圖哈切夫斯基案件的全部內幕昭然若揭,世界就會明白:斯大林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是一清二楚的。

我曾竭盡全力去瞭解圖恰切夫斯基悲劇的細節,我特別想知道,元帥及其戰友們在法庭上說了些什麼話。我遇到過不少來西班牙執行任務的朋友和熟人,從職務上看,他們完全應該瞭解這次審判的詳情,因為審訊和看守被告人的任務,按常規,都是由他們去完成的。然而,當我問及圖啥切夫斯基案件時,他們卻聳聳肩:在報紙公布這幾位紅軍將領被逮捕和槍斃之前,他們對這一審判連聽都沒聽說過。

直到一九三七年十月,我才從什皮格爾格利亞斯嘴裡打聽到我想知道的情況。原來,對圖哈切夫斯基和他的七名戰友,根本就沒組織過什麼法庭審判,他們都是根據斯大林的命令被秘密槍殺的。

「這才是場真正的陰謀!」什皮格爾格利亞斯氣憤地說。「僅從頭頭們那驚慌失措的舉動就能推斷出來。當時,突然宣布出入克里姆林宮的通行證全部作廢,我們的部隊進入戒備狀態!正如弗里諾夫斯基所說:『整個國家正處於生死存亡的時刻,』不可能像正常時期那樣先審判後槍斃,只能先斃掉他們,然後再由法庭作出判決!」

正如什皮格爾格利亞斯所斷定的那樣,圖哈切夫斯基等人被處死之後,葉若夫才將布瓊尼元帥、勃柳赫爾元帥等幾名高級將領召到內務部開會。他向他們通報了圖哈切夫斯基的「陰謀」,並要求他們在預先備好的「法庭判決書」上簽字。

這些身不由己的「法官」不得不簽字,他們很清楚,不簽字就會馬上被逮捕,並成為圖哈切夫斯基的「同夥」。

不久之後,在西班牙的蘇聯軍事人員中開始流傳關於伏羅希洛夫也已被逮捕的消息。乍聽起來,這一傳聞完全合符邏輯:伏羅希洛夫是國防人民委員,對自己手下的幹部負有特殊的責任。這一傳聞,把當時正在西班牙擔任政府高級軍事顧問的H某嚇得不輕。有一次,開軍事會議時、H某把我叫到一邊。問我曾否聽說伏羅希洛夫被捕的消息。如不知道這一消息出自何人之口,H某的惶恐是有理由的,要知道;他多年來一直是伏羅希洛夫的親信。當然害怕遭受與伏羅希洛夫同樣的命運,儘管這只是傳聞、甚至在查明這一消息純屬捏造之後,H某也不可以高枕無憂。這傳聞今天不是真的,明天卻可能成為事實。不管怎麼說,伏羅希洛夫是國防人民委員,正是在他主管的國防部內,現在揪出了所謂反斯大林的陰謀集團。

H某決定,以向伏羅希洛夫匯報西班牙戰況為名,回莫斯科去探探虛實。他在莫斯科待了大約兩個星期。伏羅希洛夫曾答應帶他去見斯大林,當面匯報西班牙的戰況,可是不知為什麼,斯大林沒有接見他。H某又請求見葉若夫,可這個僅次於斯大林的實權人物也拒絕見他。當時,葉若夫不僅是內務人民委員,而且還兼管紅軍偵察總局,這是出現「圖哈切夫斯基案件」後,斯大林授予他的又一大權。

H某回西班牙後,就不再像過去那樣魂不守舍了,卻也並非無憂無慮。他一回來就向我宣布,政治局將對西班牙採取「新的路線」。過去,蘇聯對西班牙的政策是盡可能用武器、飛機和坦克援助共和阿政府,使之迅速戰勝佛朗哥。而現在,政治局認為,讓西班牙存在兩種「均等勢力」對蘇聯最為有利,這樣,內戰將繼續打下去,從而可以長期「牽制希特勒」。H某這次從伏羅希洛夫那裡接受的指令,全是建立在政治局這一看法的基礎之上的。對這種馬基阿維利主義(霸權主義)的決定,我的驚訝程度一點也不亞於H某。為了贏得時間防禦希特勒,斯大林的政治局居然要讓西班牙人民無休無止地流血犧牲。

談了些在莫斯科聽說的其他新聞後,H某突然將話題轉到圖哈切夫斯基案件上面:「克利姆・葉弗烈莫維奇至今還糊裡糊塗的。幸虧有斯大林的果斷和葉吉夫的隨機應變才控制住了局勢。葉若夫的人未經任何請示就把他們給斃了……克利姆說,連拖延一小時都不行……」

在我們後來的談話中,H某又一次回到這個話題,說:「使克利姆最吃驚的是加馬爾尼克的叛變。真的,這簡直不可能!要知道,在我們大家的眼裡,加馬爾尼克就像怪人一樣……」

加馬爾尼克是「克利姆」手下分管全軍政治工作的副人民委員。據蘇聯報紙報導,他是在圖哈切夫斯基等人被清洗的十一天之前自殺身亡的。

人們會問:既然那些在假判決書上簽過字的將領知道圖哈切夫斯基等人是未經審判就槍斃的,那麼,斯大林還能容忍這些知情人繼續活在世上嗎?

斯大林後來的所作所為回答了這個問題。在利用這些高級將領的大名來從形式上掩蓋了殺害圖哈切夫斯基等人的罪行之後。斯大林就迫不及待把槍口對準了這些「法官」的腦袋。顯然,他們的唯一「罪名」就是瞭解斯大林的骯髒罪行。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審判」過圖哈切夫斯基元帥的「法官」們就接二連三地被逮捕和被槍斃了,他們是:空軍司令阿爾克斯尼斯元帥、遠東軍區司令員勃柳赫爾元帥、列寧格勒軍區司令員德賓科、白俄羅斯軍區司令員別洛夫、遠高加索軍區司令員卡什林。對於他們,既沒提出任何指控,也沒任何形式的審判。他們直接就被鎮壓了。這裡的「鎮壓」一詞,取的是其最直接、最凶險的那層涵義。

在「審判」過圖哈切夫斯基的「法官」中間,只有兩個人活了下來,即布瓊尼元帥和後來升為元帥的沙波什尼科夫。布瓊尼過去是沙俄哥薩克軍隊的一名士官,後來參加了革命。早在國內戰爭期間,他就成了斯大林的知已和酒伴。此人臉皮特別厚,不擅長「高談闊論」,卻精於縱酒狂飲和獵取女人(特別是手下的女秘書)。對這樣一個布瓊尼,斯大林當然是無須顧慮和提防的。

另一個活下來的「法官」沙波什尼科夫,革命前是沙俄的一名上校軍官,頑固的保皇黨人。在革命的最初年代,他親眼看見過自己的軍官朋友們一個個人頭落地。投向革命隊伍之後,他一直在提心吊膽地過日子,生怕丟了自己的生命。終於有一天,他時來運轉——斯大林發現了他,並將他收到了自己的保護傘之下。

在五個蘇聯元帥之中,還有一個,名叫亞歷山大・葉戈羅夫。十月革命爆發時,他還是沙俄軍隊中的一個中校。在國內戰爭中,他跟隨圖哈切夫斯基,在波蘭戰線上指揮一個軍。當時,斯大林作為政治委員(那時叫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在葉戈羅夫的司令那裡工作過一段時間。對葉戈羅夫的軍事才幹,斯大林不得不佩服。他倆成了好朋友。很多年之後,斯大林在為了貶低托洛茨基和突出自己而篡改國內戰爭史的時候,曾多次求助於葉戈羅夫,讓後者為他充當「不偏不倚」的證人。斯大林有四個經常聚首的酒友。葉戈羅夫就是其中之一。他們的聚會通常是由布瓊尼代替斯大林出面,在布瓊尼的別墅中進行。斯大林成為至高無上的獨裁者後,幾乎拒絕了所有老朋友的這類阿諛奉承之舉,但同葉戈羅夫的友誼卻始終保持不變。而且,斯大林與葉戈羅夫之間還是以「你」相稱,就像是推心置腹的知己一般。所以,當斯大林開始有步驟地屠殺紅軍高級將領之時,任何一個「消息靈通」人士都沒有想到,這把屠刀會砍向葉戈羅夫。

一九三七年夏天,我的一位好友在國內休假後回到了西班牙。他同葉戈羅夫的女兒很要好,所以很瞭解有關葉戈羅夫的情況。他給我講了這樣一件奇怪的事情。

除掉圖哈切夫斯基之後,斯大林建議葉戈羅夫去佔用死者的豪華別墅。但葉戈羅夫搖了搖頭,謝絕道:「不用了,謝謝!我這個人,有點迷信……」

但是,斯大林既不會放過謹小慎微的人,也不會饒恕講迷信的人。一九三八年底,葉戈羅夫突然被免去國防部副人民委員的要職,接著就永遠地失蹤了。

經過多番「清洗」,紅軍高級將領己所剩無幾,但斯大林還不罷休,他命令內務部繼續一批接一批地逮捕軍隊的中高級幹部。這是他所採取的特殊的預防借施。斯大林認為,躲過了鎮壓的高級軍官們是不會忘記自己戰友的慘死的,而且會時刻擔心自己遭到同樣的不測。用斯大林的話說,這種思想狀況是「不健康情緒」。而要消除這種「不健康情緒」,斯大林認為只有一種手段——斬草除根,趕盡殺絕。

責任編輯:辰君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捐助
退党
ebook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