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瀟男無罪認罪 中共色厲內荏無路可走(圖)

2021-02-12 07:13 作者: 張傑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北京清華大學原教授許章潤(右)與文化出版人耿瀟男
北京清華大學原教授許章潤與文化出版人耿瀟男(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臺)

【看中國2021年2月12日訊】北京出版人、文化企業家耿瀟男「非法經營」案2月9日在北京海淀區法院審理。當日下午,法院通過視頻宣判,耿瀟男三年監禁,其丈夫秦真被判有期徒刑兩年6個月、緩期執行。

耿瀟男是近年在北京文化公共領域相當活躍而敢言的企業家。2020年2月,法學家許章潤被當局軟禁,並於七月因「嫖娼」指控被拘留。耿瀟男多次在社交媒體上呼籲救援,並接受媒體採訪,敦促中國當局釋放許章潤。她還曾在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稱,當局給予許章潤「嫖娼」的罪名是誹謗,為了讓他噤聲。2020年2月,北京律師、公民記者陳秋實在武漢報導新冠疫情時失聯,耿瀟男也四處呼籲求援。

去年10月9日因涉嫌「非法經營」,耿瀟男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據尚寶軍律師披露,他曾會見耿瀟男。耿看起來略顯憔悴,與約20人關在同一個牢房。剛被抓時,她連續兩週每天都被提審,總共約被提審了20次。

庭審前,耿瀟男的好友文定中、郭於華等人到法院外要求旁聽但被法警阻撓。許章潤、季風、嚴正學等人則被軟禁在家。

耿瀟男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導演系,任傳奇天輝影視文化公司丶北京無涯新媒體文化傳播董事長,北京瑞雅書業總編輯,也是公和基金和共和講堂執行理事及駐場主持人,並投身多個公益和慈善事業。

原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在推特上表示,耿瀟男善良俠義,多年來悉心照顧幫助政治異見老人,如鮑彤、杜光、姚監復、楊繼繩等;她的俠義勇敢令人敬佩,她曾四處奔波呼籲聲援救助許章潤等志士仁人。習近平高壓統治,大肆抓捕迫害政治異見人士,已經到了「末日瘋狂」的地步。

許章潤去年曾在社交媒體發表題為「就女子羈獄致暴政書」的公開信,促請當局釋放耿瀟男夫婦。他在文章中寫道:「瀟男有罪,吾人同罪,莫欺負女子,坐牢殺頭,請自章潤始」。2月8日,許章潤在發新文《六札(為耿瀟男而作):致責胥吏衙役——再致暴政書》。下面,我就耿瀟男被判刑事件,談談自己的看法。

第一,無罪認罪顯司法荒唐

耿瀟男案件的庭審視頻顯示,她承擔所有檢方的指控,將一切罪責都攬到自己身上。

耿瀟男的發言有三個要點:

1、承認公訴人對她提出的所有控罪,所有證據「全部認可」,並希望借庭審「這個寶貴的機會向社會認錯和道歉」。

2、強調從2001年一直到現在,她是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獨立決策人,其他同事都是執行她的「指令」。

3、懇請法庭念其初犯、考慮她需要照顧八旬老父親等原因,對她從輕處罰。

北京獨立媒體人高逾在案件開庭前曾披露消息說:耿瀟男已經決心承擔所有罪責,為在春節前救出丈夫和其他責任人,並且解脫兩個印刷廠的責任。她的案件涉及到她的丈夫,還有下面公司十幾個人。現在公司的財物無人管,損失慘重。所以她沒辦法,只有認罪。

案件審理之前,耿瀟男按照北京警方要求,解聘她的律師尚寶軍。

法院罕見視頻直播案件審理過程表明,法院和耿曉男已經溝通好刑期,庭審只是一場司法演出。但耿瀟男作為一名女性,為救自己的丈夫和員工以及印刷廠,獨自承擔下所有的責任顯示了她的胸懷、勇氣,堪稱當代中國俠女。

第二,枉法裁判,迫害異議人士

耿瀟男與她丈夫去年9月初失聯,北京海淀警方9月12日透過微博發布聲明,證實兩人已遭刑事拘留。警方指控耿瀟男與先生的公司涉嫌印刷與銷售非法出版物,且在公司的庫房找到大量非法出版物,以「非法經營」將兩人拘留。

對於耿瀟男被判刑3年,北京宋女士說,當局哪怕判耿瀟男一年都不公平,因為這是一次政治審判:「以非法經營的名義審判耿瀟男,其背後的原因絕不是非法經營。在這個國家,涉案達幾千萬元,幾億元,上百億,受害者達幾萬、十幾萬的案子很多,這個政府管了幾個?判刑幾個,究竟又多少人承擔責任,而耿瀟男不過就是一個圖書出版商,她出版社的圖書不過是一些烹飪和兒童讀物,判一年對她來說都是不公平的。」

紐約時報中國問題記者褚百亮撰文稱,中國當局對耿瀟男與丈夫秦真指控的罪名是從事與其出版公司有關的非法商業活動,但他們的朋友和觀察人士都認為,「在政府眼裡,她真正的過錯是不專心做商業,轉向同情中共權力的批評者」。

蔡霞指出,中共當局明明因為耿瀟男公開支持許章潤的「言論罪」抓捕了他們夫婦和其他人員,但法庭最後卻以「經濟罪」對他們進行處罰。這純粹是政治迫害。

以經濟犯罪的罪名懲罰民主異議人士在中國已經司空見慣。去年9月,任志強因抨擊習近平而被捕,卻以貪腐罪被判處18年有期徒刑。孫大午明明因呼籲經濟和政治自由化引起地方官員的不滿,但後來卻因經濟原因在去年11月受到關押。清華大學教授郭於華說:「現在(中國政府)實際上在這種意識形態統治失敗之後,它就經濟懲罰,用經濟方式來給你判罪名。」

耿瀟男有罪嗎?當然沒有罪。她的言論在中國憲法第35條言論自由的保護範圍之內。海淀區法院無非是秉承中共的旨意,與檢察院合演的一場司法鬧劇而已。中共之所以會對耿瀟男判這麼重,也反應了它對於政權的穩定性信心不足,所以,想要用重判來對異議者予以警告和恫嚇。海淀區法院對耿瀟男的審判就是以法律之名,行政治迫害之實,只可能是枉法裁判。中共的「法治」就是「人治」,「依法治國」就是「依法治民」,將法律作為清除政治異己的工具,不可能有任何公平正義。

第三,習近平時代的虛弱

任志強、張展、孫大午和耿瀟男紛紛走進監獄,自由、真實的言論就是他們的罪行。因為他們手中的筆和話語讓中共政權恐懼不安。署名王朝的網友,在他的文章《他們已經走投無路》中這樣寫道:判斷一個時代是否爛透了的標誌之一,就是看它是否還能容納下最後一批敢於說真話的人。如果一個國家正在致力於剷除最後一個傳播真相的人,那麼我們就不得不暗自慶幸,超越古今中外的至暗鐵幕終於準時准點地要降臨了。

種種跡象,告訴世人,中共已走投無路。他們走投無路的證據很多,別的不說,只要看他們通過「喉舌」歇斯底里,就知道他們已走投無路了。

習近平上臺前,整個國家雖然也有這不好那不好,民眾同樣怨聲載道,但當時大家的「怨聲」多少還允許「載道」,報紙、雜誌、網路也還算熱鬧,人們普遍感覺,只要允許發聲,這個國家就還有希望。

誰知中華民族不幸,上蒼又「派來」這麼個主。隨著他一天天成功集權,開始一天天堵民眾嘴,凡是他不喜歡的,都活不了。弄到後來,連律師也不放過,整個國家彷彿一夜之間又回到「大救星」時代,甚至就某些方面,連「大救星」時代還不如。

習掌權八年,對內專制獨裁,坑害百姓;對外撒幣,揮霍民脂民膏。他贏得的不是衷心讚揚,而是一片詛咒,一片罵聲,而且老中青左中右都在詛咒都在罵,就連他身邊那些人,估計也沒有幾個不在心裏罵他的。否則,普京也不會笑話他是「孤獨的戰士」。之所以中國會產生這樣的「國家領導人」,可能也是因為中國民眾「罪孽深重」。

真不知他到底要幹什麼。胸無點墨卻妄想治理世界乃至領導世界,妄想用腐朽的意識形態「一統天下」。也不問問自己幾斤幾兩,也不看看自己的國家在這個世界上,文明程度落後到什麼樣子。就算這些都不說,連一個香港都治理得一塌糊塗,還整天想著要為治理全球「提供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把自己的國家「治理」得一團糟,怎麼還好意思侮辱「中國」兩字。

近年來,中共統治集團一天比一天預感到自己末日的到來,因此,才更加瘋狂。他們要在自己崩潰前製造恐怖氣氛,對這個時代講真話的記者和異議人士下手。他們對多少人實行了「禁聲」,又抓捕了多少人,這都是他們走投無路的象徵。一個龐大帝國居然害怕一個弱女子,其脆弱令人嘆為觀止。

除了禁聲,除了抓人,除了重判,他們已無計可施。他們知道自己很快就會謝幕,只是還不甘心,還要在謝幕前做最後的掙扎,把最後一點「餘威」發出來。

但無論如何,一個走投無路的政權,注定要走向末路,只是早一天晚一天而已。追求自由民主的所有中國人,就等著歡呼慶賀那一天的到來吧!

最後,讓我們用許章潤先生的文字結束文章的結束語:「尤當在下蒙冤羈獄之際,瀟男女士仗義直聲,以筆呼號,因傳播真相而惹惱有司,這才埋下今日牢獄之災的禍根。浩瀚中華,危難當口,總有俠女捨身取義,令鬚眉汗顏。她們本是弱軀,奈何因信行義,以一己之力抵抗強權。她們不想充當英雄,但願閨中吟詠,卻因一腔血湧,遂成以死明志的真正豪傑。瀟男,不管你們如何污名,她是這個至暗時刻,義無反顧奔赴在崎嶇自由之路上的殉道者,她是至剛至烈反抗極權暴政的受難人,她是浩瀚凜然、追求民主的偉大公民!別作惡,放下屠刀,釋放瀟男,還瀟男自由,還瀟男夫婦自由,還這個世界以公道!」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北京之春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捐助
退党
ebook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