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新疆棉禁令對時尚產業的罕見影響(圖)

2021-02-23 20:27 作者: 成容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麵料
復古棉質麵料。(圖片來源:公有領域/PxHere)

【看中國2021年2月23日訊】(看中國記者成容編譯)現在發生在時尚行業的事情在全球商業歷史上是罕見的:一條價值數十億美元的供應鏈幾乎在一天之內因人權問題而分崩離析。美國對中國新疆棉的禁令使時尚產業供應鏈出現裂痕,企業紛紛尋求淘汰新疆棉。時尚產業開始看到美國史無前例的新疆棉禁令的影響。

據《華盛頓郵報》2月22日報導,在美國因北京侵犯新疆地區穆斯林維吾爾族人的人權為由,將中國87%的棉花作物--世界供應量的五分之一列入黑名單後,全球數千家公司受到影響。

就在過去的12個月裡,企業「都說不可能」停止購買新疆棉的紡織品,總部設在華盛頓的倡導組織--工人權利協會(Worker Rights Consortium)的政府主任諾瓦(Scott Nova)提到:「你不能離開(新疆棉)。或者說,如果你能離開它,甚至需要三到五年時間才能執行這樣的退出。」

紡織業高管說,從孟加拉國到越南,在新疆採摘的棉花將在整個亞洲逐漸減少並縫製在衣服上。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BP)提到,美國的禁令適用於「全部或部分」用新疆棉「製造」的商品,「無論下游產品在哪裡生產」。

美國的制裁是由中國當局對維吾爾族的嚴厲再教育運動引起的。一些最近被關押在新疆拘留營的維吾爾人提到,他們曾遭受酷刑,並被迫在紡織廠工作。

這場迫害運動的規模令西方國家的許多人感到震驚--尤其是在北京日益增長的世界管理野心與美國產生摩擦的情況下--並導致了經濟上的報復。

北京否認虐待維吾爾人,稱制裁是出於政治動機的營銷活動。中國外交部在給《華盛頓郵報》的一份聲明中,將新疆壓迫勞工的研究稱為「從頭到尾的謊言」。

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在給《華盛頓郵報》的一份聲明中說:「公司不能再以無知為藉口,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給貿易界的信息很明確:瞭解你的供應鏈。」

製造業的轉移

臺灣紡織業拓展會理事長黃偉基提到,臺灣紡織業者在去年9月收到西方廠商的通知,要求他們證明棉花的來源,他說,現在廠商不希望有中國的棉花,因為很難證明棉花來自中國的哪個地區。

他說:「美國製造商非常敏感,所以在禁令宣布之前,美國貿易商已經開始轉移生產線。」

主營戶外服裝的公司、巴塔哥尼亞(Patagonia),在去年7月宣布「積極退出新疆地區」,並告知供應商禁止使用新疆纖維和生產。涵蓋包括Old Navy和Banana Republic製造商的Gap表示,它已禁止供應商從新疆採購商品、元素或用品,包括直接或不直接的採購。

宜家(Ikea)表示,在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禁令後,它「停止了所有含有新疆棉的貨物」運往美國。宜家和H&M分別提到,由於「更好棉花倡議」(Better Cotton Initiative)在最後12個月決定停止向新疆棉花發放許可證,他們的供應商已經停止從新疆採購新的棉花。

耐克(Nike)說,它已經確認其供應商沒有利用來自新疆的紡織品或紡紗,它正在向他們講述全新的需求。

供應鏈上的透明度很小,很少有供應商公開解釋是否和如何適應制裁。

其中一項不常見的研究是關於因制裁而導致的製造設施瞬間轉移的研究,這項研究是《越南投資評論》(Vietnam Investment Review)於去年10月份發表的,該刊物是越南計畫與投資部之下的定期刊物。它說,總部設在香港的紗線大戶天虹紡織集團(Texhong),有一個新疆子公司,由於美國的制裁,正在將一些製造設施轉移到越南。

天虹紡織在其個人的財務更新中更加模糊,沒有指出制裁,只是說「中美緊張局勢升級帶來的不確定性」。它提到,中國境外的新紗廠將為國外客戶提供服務。天虹紡織拒絕評論美國制裁結果或越南投資評論報告,稱「某些內容似乎是基於猜測」。該公司提到,多年來一直在中國境外擴大生產,以滿足眾多領域的買家要求。

北京控制的媒體,發表了關於棉花收成的樂觀研究報告,偶爾隱晦地提到行業麻煩。本月早些時候,中共官方的中國棉花協會提到,新疆棉花在最近12個月獲得了豐收,但沒有合理化地指出,一些工廠「別無選擇」,只能使用海外棉花。

執法挑戰

勞工活動人士警告說,因執行力有限,時尚產業從新疆轉移出去是局部的。諾瓦說:「多年來,供應商肯定表現出願意欺騙顧客,有時候,顧客很樂意被欺騙。」

美國巨人公司(American Giant)的創始人溫斯洛普(Bayard Winthrop)說,當西方製造商在中國訂購服裝時,他們通常只關心最終的縫製製造廠,而不會從本質上考察該製造廠的材料或紗線採購地。溫斯洛普的公司使用美國棉花和美國境內的生產商。

溫斯洛普說,在中國,「那家工廠可能是從中國生產商那裡購買麵料,而中國生產商則從中國購買紗線,如果他們從中國購買紗線,那幾乎肯定是用新疆的棉花做的」。

美國服裝鞋類協會(American Apparel&Footwear Association)高級副主席赫爾曼(Nate Herman)說,美國製造商一直在努力將新疆棉從他們的供應鏈中剝離,然而這一舉措被疫情拖延了。他說:「我們越來越接近(不用新疆棉),但還沒有達到目的。」

赫爾曼提到,他聽說有幾十批貨物,因為最後一個月的禁令而被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攔下。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拒絕證實這個數量,但是提到它正在積極實施這項措施,被扣留的貨物「預計會增長」。

在化學追蹤應用科學中,人們對尋找棉花產地的好奇心在不斷上升,雖然它們似乎並沒有在廣泛使用。追蹤公司Oritain的首席執行官科克倫(Grant Cochrane)說,他的公司正在與「大量的品牌」合作,檢測他們來自新疆棉花的供應鏈威脅。

中國的官方商務信息顯示了制裁的綜合結果。中國的棉花進口量在最後12個月增長了16.7%,美國、巴西和印度是最高的供應商。衣服的出口同比下降6.4%,但所有紡織品的出口增長了9.6%。

中共官媒《中國紡織報》去年9月的一篇報導稱,中國提升了棉花進口量,以「降低對美國紡織品出口的風險」。

納什維爾(Nashville)的Avondale Futures公司的棉花交易商巴瑞爾(Hibbie Barrier)說,禁令可能促成了當前幾個月對美國棉需求的上升,以及世界棉花價格的凸起,從1月中旬的81美分/磅,上升到最近一週的90美分/磅以上。但他說,在一些棉花種植區,強勁的氣候使供應量減少,成本增加。

臺灣紡織業拓展會的黃偉基說,中國可能會將其進口棉花用於美國訂單,並將新疆棉花推向不同市場。他說:「全球市場只有這麼大。去年,中國的紡織品出口,其實並沒有下降。只有對美國的銷售受到影響。」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捐助
退党
ebook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