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越野賽幸存者揭救援隊不見影 牧羊人連救6人(圖)


甘肅 馬拉松 牧羊人
朱姓牧羊人原本在附近放牧,聽到求救聲後先後救了6名選手。(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看中國2021年5月24日訊】(看中國記者黎小葵綜合報導)「由衷感謝朋友們的關心,5月22日甘肅黃河石林百公里馬拉松遭遇惡劣天氣,起霧、下雨、冰雹、下雪,自救都困難,感謝跑友救了我一條命,感受到了當地村民和組委會熱心和幫助,在此感謝大家,我安全了,謝謝大家關心!」5月23日上午7時,一名參加「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的參賽者,在朋友圈裡發出這條信息。

綜合大陸媒體報導,這名「死裡逃生」的參賽者名叫「小晏香香」,是一名醫務工作者,此前已參加過3次100公里山地越野賽,這次她到甘肅白銀景泰參加比賽前,還在朋友圈裡寫下「征戰黃馬,問鼎石林,安全完賽」的目標。

然而,突如其來的極端天氣打破了她原本的一切計畫。 「小晏香香」回憶說,參賽前,天氣預報是「氣溫18攝氏度左右,小雨」,她還認為這是一個特別適合跑步的天氣。

結果,到了5月22日這一天,天氣突然急轉。

一位來自黑龍江的參賽者「流落南方」也憶述,當天早上風和日麗,陽光甚好,坐擺渡車去起點之前甚至還有一絲暖意,但下擺渡車的那一刻,天色轉陰,隨即起風,風力有4、5級左右,在強風下體感溫度瞬間降低,越野賽鳴槍開始前,他還跑了2公里來熱身,身體卻完全沒有熱起來。 9點整比賽開始,風力有增無減,過了第二打卡點(CP2)開始下雨,風力加大到7、8級,雨勢也越來越大,眼睛在強風密雨下睜不開,只能瞇著眼跑,視線受到嚴重影響。

「小晏香香」也對「流落南方」的描述身有同感。她說,雖然穿著長袖、長褲、衝鋒衣,但較高海拔地區偏低的溫度,以及大風、冰雹的迎面而來,讓她根本無法站立。

這時,同行跑友「可樂」拉住了她,兩人共同抵擋大風。陸續,又有其他3位跑友和他們匯合到一起。但糟糕的是,這時他們手機信號中斷,無法與外界取得聯繫。無奈下,他們只能一起尋路避難。

幸運的是,他們遇見了一位在附近放牧的牧羊人。

這位49歲的朱姓牧羊人原本在附近放牧,但在早上10時左右遇到極端天氣,因此跑到當地一個叫做朱家窯的窯洞避難,在窯洞中已經備有衣服、被褥,以及乾糧供緊急狀況時使用。

當朱男聽到求救聲後立刻跑出洞外查看,結果剛好發現女跑者一行人,其中一人已經抽搐,狀況非常不佳,他也馬上將一行人接到窯洞中,並生火取暖。

朱男安頓好他們後,又跑到有訊號的地方撥打求救電話,在等待過程中,又多次到窯洞外觀望是否有救援人員到來,結果意外發現又一名失溫倒地的跑者倒在地上,他連忙和其他洞內選手合力將這人抬進洞中。最終,窯洞中6人化險為夷。

獲救的跑者事後表示,救援人員是「連走帶爬」才到達他們的所在地,該地連摩托車都上不去。也有跑者說,他們看到許多村民帶著保暖被子來幫忙,讓他們感到好暖心。

22日深夜11時許,這幾位獲救者返回飯店,他們非常感謝朱男以及鄉親的幫忙。

儘管這6名跑者倖免遇難值得慶幸,但是回顧整起事件,民間仍質疑造成這次死亡事件的原因之一是政府缺乏應急計畫。比如,這樣的越野賽道設計是否合理?是否慎重?救援設施與組織力量能否滿足安全保障要求?等等。外界同時呼籲,對事件具體原因和相關責任必須徹查,給遇難者和公眾一個交代。

根據黃河石林旅遊景區官網介紹,其地處黃土高原和騰格里沙漠過渡帶,地形總體上為西南、東北高而中間低。區內最高峰為大峁槐頂,海拔3017.8米,最低點為黃河谷地,海拔1480米。溝谷切割較深,多呈V型。目前黃河石林旅遊景區已經關閉。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