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紅冰熱點】獨家爆料: 孫力軍指-武漢病毒來自中共軍方基因工程一部分(視頻)

新冠病毒意外泄漏。習近平做出了一個批示……導致後來武漢大瘟疫荼毒中國,肆虐人類。

2021-09-14 22:46 作者: 李靜汝
手機版 简体 317個留言 列印 特大

//img3.secretchina.com/pic/2021/9-14/p3005941a753351417-ss.jpg
袁紅冰熱點(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21年9月14日訊】 (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據報導,美國情報機關在8月底,向白宮提交的新冠病毒起源報告解密部分顯示,認為從目前看,新冠病毒源自自然界和實驗室泄漏的兩種可能性都不能排除。據悉,在網上前後也傳出很多間接證據和對病毒的分析,包括一些醫學專業人士,認為不排除新冠病毒最早可能來自中國武漢病毒所的實驗室。對於病毒溯源,中共當局一直阻撓國際社會調查、拒絕共享相關信息。旅居澳洲的著名法學家袁紅冰教授,在接受看中國記者採訪中,第一次公開披露了他通過中共內部人士所瞭解到的病毒來源真相和造成全球大爆發的原因。

新冠病毒是中共武漢研究所官員泄漏

袁紅冰在採訪中首先指出,在中共極權暴政的鐵幕封鎖之下,真實的信息很難能通過正常的渠道被國際社會所知曉。「根據中共體制內的一些良知人士,還有已經和習近平形成私人的血仇關係的權貴家族,從這兩個渠道傳出來的信息,我可以做出一些總結。

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的產生是中共的實驗所製造出來的。由中共軍方的一個叫陳薇的少將所主持的基因工程的一部分。最終的目的,除了科學研究的價值之外,它主要具體現實的目的就是為生化戰做準備。但是這個病毒散播出來是一個意外事故。當然這個所謂的意外事故,實際上是和當前中共的國家權力的整體腐敗的氛圍是聯繫在一起的。具體的就是由武漢的那家研究所後勤的管理官員和底下的工作人員,他們把實驗用的蝙蝠偷帶到武漢的海鮮市場出售,以牟取暴利。就是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這個新冠病毒就傳播出來。

新冠病毒傳播出來之後,實事求是的講,2019年11月,當時武漢的市政府和湖北省當局,都很及時、迅速地就把這個疫情發生的情況上報到了中央,而且武漢市政府的那個報告明確的提出來,要接受以前的那個薩斯的防治的經驗和教訓,要迅速的有限封城,而且要發出一個全國的預警。」

武漢瘟疫大爆發與習近平批示有關

據大陸官媒報導,中共黨魁習近平曾在2019年12月31日發表新年賀詞,宣稱2020年中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袁紅冰對此談到,習近平為了粉飾太平,對武漢市政府的疫情報告做了一個特別批示。「當然習近平是在徵求了他所謂的幕僚和智囊的意見之後,他做出了一個批示。這個批示的大致內容就是,不要採取過激措施,要確保全國人民能夠過一個祥和的元旦和春節。

他這樣做出這個批示的原因,據黨內的良知人士判斷,習近平愚蠢至極,他對這個瘟疫本身恐怖的傳播效應,沒有一個正確的理解。同時他又好大喜功,他想要通過一個所謂祥和的元旦春節,來顯示他的太平盛世。就是由於這個批示,中共暴政在武漢大瘟疫爆發的最初,向中國民眾和國際社會隱瞞了真實的疫情,從而導致後來武漢大瘟疫荼毒中國,肆虐人類,這就是整個這個武漢瘟疫我所得到的真相。」

落馬官員孫力軍證實病毒來自武漢病毒所

袁紅冰指出,之前的信息的來源,一個是來自於中共體制內的良知人士,另外一個來自與習近平結下私仇的中共權貴。不過,這兩種信息來源的說法得到了孫力軍的證實。「前面這兩個信息來源,具體的人事我當然不能披露,大家顯然都能理解。那麼今天可以有一個具體的消息來源可以披露出來。孫力軍,就是中共公安部的原來的副部長。」

曾與孫力軍私人密使在臺灣接觸

袁紅冰進一步披露:「在2019年,我在臺灣期間,我當時在臺灣有一些文化活動,也去看望朋友,在臺灣待了有半年多吧。在2019年,在臺灣也組織了一個六四三十週年的紀念活動。在那個期間,我同一個自稱是孫力軍的私人密使的人物有過多次接觸。

孫力軍為什麼會派出他所謂的私人密使和我接觸呢?據這個密使講,原因就是孫力軍和習近平的嫡系王小洪,也就是當時的中共公安部的常務副部長之間的權力爭奪已經白熱化。大家都知道,中共黨內的權力爭奪,那就是生死之絕呀。孫力軍他本質上是看不起這個王小洪的,因為王小洪本來只是基層的一個警察,孫力軍一直是在公安部的中樞,所以他瞧不起他。

而王小洪這個人又仗著習近平的寵信,專橫跋扈,所以這兩人之間形成了極其尖銳的對立。在這種情況下,孫力軍感到了危險。他跟我接觸,我認為理由,一個是想給自己留條後路。因為他想知道,像他這樣的官員,用他這個秘使的話講,給中共「做過很多事情」,用我們的話講,就是他對中國人民犯下了很多的罪惡。那麼這樣的一個人,如果他權鬥失敗,他跑到西方,西方會不會收留他?孫力軍這個私人密使特別提到,讓孫力軍最擔心的一件事,就是重慶的原來的公安局長王立軍跑到美國的領事館要求保護,結果被美國拒絕,這件事是孫力軍很擔心。

那麼,我跟他這個私人密使接觸的原因也很簡單。我就是要鼓勵他,策動他投奔自由,徹底曝光他所知道的中共公安系統對中國人所犯下的罪惡。而且我給他解釋,當年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沒有得到美國的保護,是因為他進入的是美國駐成都的領事館,也就是事實上還在中共的控制之下。如果那時候美國給他提供保護,可能引發很嚴重的外交危機。

但是孫力軍,我向他建議,只要孫力軍能夠逃到國外一定會受到保護的,當然提就是他要徹底交代出他所知道的中共公安部系統內部的黑幕和罪惡。」

2020年1月再次與孫力軍私人密使見面 談到兩件事

袁紅冰接著談到,在2020年初,在一月份,我返回澳洲之前,孫力軍這個私人密使要求和我見了一次面。「在這次見面中,他談到了兩件事,第一個繼續談他(孫力軍)的那個擔憂了,但是同時他又說孫力軍講,孟宏偉被中共暴政逮捕之後,孟宏偉自己交代,他也曾經試圖想要逃到國外。他也曾經試圖和我,也就是和袁紅冰進行聯繫。因為我和孟宏偉是北大法律系七九級的同學,希望我能為他的逃跑提供幫助。但是他後來還是沒有做這件事,還是從法國返回了中國,原因就在於,他也是擔心落到王立軍的下場。

這個孟宏偉做的壞事,犯下的罪惡其實是更多的。比如說他幫助訓練在河西走廊,中共設立了一個秘密的軍事基地,多年以來專門用於訓練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恐怖主義游擊隊戰士。孟宏偉曾經講過,中共培養這樣的一個恐怖主義戰士,最多隻是需要花一萬美元,但是他們返回伊拉克和阿富汗之後,他們的作戰行為會極大的削弱美國的國家能量。

另外,孟宏偉還曾經主持過恐怖主義的頭目本拉登,到中國來換腎的整個的警衛事宜。所以由於他幹過這樣的一些事,他覺得美國基於對恐怖主義的仇恨未必會收留他,會保護他,所以他就沒有走。這是在2020年的一月份,孫力軍的特使給我說的第一件事。

他跟我講的第二件事,孫力軍要他轉告,說現在在中國武漢,已經爆發了一個比當年的薩斯傳染性更強的,危害性更強的肺病。而且他把整個的過程都講清楚了,就是他證實了這個病毒最初是由武漢的那個研究所泄露出來的。而泄露的原因,就是研究所的一名管理後勤的官員和兩名後勤的工作人員共同合謀,把實驗用過的蝙蝠偷帶到武漢海鮮市場去出售以牟利。在王小洪的主持之下,已經秘密的處決了這個後勤部的官員和兩名工作人員。」

孫力軍當時稱武漢瘟疫可能很快就會大爆發

據海外媒體報導,在武漢疫情爆發的初期,原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在2020年4月落馬之前,曾在2020年的2月,在武漢疫情爆發被封鎖後,曾作為中共中央防疫大員前往武漢。袁紅冰進一步披露到:「孫力軍也明確的講,這次武漢瘟疫之所以沒有提前發出預警,根本原因就是習近平的批示。孫力軍也明確的講,當時武漢市政府和湖北當局,在2019年的11月就已經把防止疫情的報告打到中央,習近平做出批示,要讓中國人過一個祥和的元旦和春節,不要採取過激的方式來進行所謂防疫。這個武漢的瘟疫很可能很快就會大爆發。這是他當時在2020年的一月份,就是整個世界當時還不太清楚武漢大瘟疫的情況下,孫力軍發出的消息。

那麼他當時發出的這個信息為什麼在今天才披露呢?是因為最近我在國內得到消息,就是孫力軍他的命運和前途已經注定了。他只有兩種前途,一個就是像博熙來的那個馬仔徐明那樣,死在共產黨的監獄裡,因為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不會讓他活著出來。另外一個,如果他活著出來的話,也肯定是被注射了傷害神經的精神系統的藥物,出來也是一個行屍走肉。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孫力軍的親友傳出了消息,可以把孫力軍的相關情況向國際社會披露。這是我們今天披露這個事情的原因。這就是我對武漢大瘟疫傳播情況的瞭解,說出來供大家參考。」

武漢大瘟疫荼毒人類 中共犯下反人類罪

袁紅冰認為,根據目前所披露的信息和證據,武漢瘟疫全球爆發不是天災,而是人禍。「首先,它是中共暴政軍方所主持的一個基因工程的一部分,創造出了這個新冠病毒,它的源頭就是人為的創造,而創造的目的是為了將來發動生化戰爭做準備。說它是人禍的第一個原因。第二個原因,在整個中共暴政的權力大腐敗的背景之下,實驗所的管後勤的官員和兩個工作人員完全沒有道德底線,居然用實驗用過的蝙蝠,帶到海鮮市場去牟取暴利。從本質上講,這也是中共暴政的一個罪惡。

第三點更重要的是,在瘟疫發生之初,武漢市政府已經做出了有限度封城和向全國預警瘟疫的這個報告,已經提交了這樣一份報告。而習近平出於他的獨裁者的愚蠢和虛榮,以要讓人們過一個什麼祥和的元旦和春節這樣的理由,阻止向中國社會和國際社會發出瘟疫的預警,從而才導致了武漢大瘟疫迅速的席捲中國,流毒世界這樣一個可怕的趨勢。到今天,這個武漢大瘟疫,我們說它荼毒人類,肆虐全球,已經給人類的生命健康造成了重大的傷害,它打亂了人們正常的生活方式,也使經濟的發展和整個社會的發展受到重創,這是一個極其嚴重的反人類罪行。而這個罪行就像我們剛才講的,它本質上是發生於人禍,而不是天災。」

對武漢大瘟疫追責 認清中共是當代人類公敵

袁紅冰表示,中共是這次武漢病毒大瘟疫禍首,國際社會必須追責。「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暴政又做了些什麼呢?在武漢大瘟疫最初席捲全球的時候,它居然想要利用防範瘟疫的壟斷預防瘟疫的這種器材,來交換它的極權主義全球擴張的政治利益,向許多國家發出要脅。

另外,我們都看到自由臺灣,在武漢大瘟疫開始的一個階段,成為整個國際社會防範瘟疫的典範,後來雖然有一些起伏,但基本上很快得又控制住了疫情。

更重要的是,不是說臺灣防疫住了疫情,而是它運用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運用尊重法治、人權的這種方式,有效的防止了疫情。它和中共暴政那種用極權專制的方法,用踐踏人權的方法,用毒害民眾的方法,強行蠻橫無理的進行封城等等這些極權專制的手段來防範瘟疫,那是完全不同的一種境界。

但是就是自由臺灣這樣的一個防治瘟疫的典範,卻被國際衛生組織拒之於門外。而之所以發生這個情況,就是因為中共暴政,想利用這次它們造成的大瘟疫封殺自由臺灣的國際生存空間。

那麼更重要的是,中共暴政本身就是這次武漢大瘟疫荼毒人類的禍首,可是它們現在竟然要炫耀自己所謂防疫的成果,嘲笑美國和歐洲的防疫不利,他們還要通過疫苗外交等等,要扮演防疫的救世主角色。一個大瘟疫的禍首要扮演防疫的救世主的角色,這是怎樣的一種諷刺?

因此,對武漢大瘟疫荼毒全球這個罪責的追責過程,就可以使中共暴政這個當代人類公敵的本質,再一次的暴露在國際社會的視野之下,這對於人類進一步對認清中共暴政的對整個人類的危害,那是極端必要的。它不是一個簡單的金錢賠償的問題,它是一個關乎到人類未來前途的問題,所以必須追責。」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