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越獄30年突自首:疫情生活太慘不如坐牢(圖)


囚犯與監獄
一名越獄近30年的逃犯近日突然主動自首,希望回到監獄,原因竟然他覺得疫情生活太慘,不如監獄。(示意圖/非本文圖片/圖片來源:JUSTIN HAMEL/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9月16日訊】澳大利亞一名名叫達爾科.戴斯克(Darko Desic)的男子,1992年從澳洲格拉夫頓的監獄越獄,此後警方想盡辦法都沒能把他找回來。沒想到近日,逃亡了近30年的達爾科突然主動向警方自首,不僅火急火燎地回到了監獄,甚至連保釋都不要了。達爾科為何迫不及待地回去自首?原因竟然是他覺得疫情生活太慘,還不如坐牢。

消息一出,直接登上各大新聞頭條。

報導稱,達爾科本身是南斯拉夫人,1990年代因為躲避兵役逃到了澳洲。為了賺錢,達爾科曾經換過很多工作,在1991年被控非法種植大麻判處3年零8個月監禁。

入獄後的達爾科陷入了掙扎,他倒不是怕坐牢,而是怕坐完牢會被遣返。達爾科相信,在國內逃脫了兵役的他,一旦被遣返肯定又會面臨新一輪的牢獄之災,說不定還可能永遠回不了澳大利亞。

達爾科覺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斃,在謀劃了13個月後,於1992年8月的一個夜晚開始了自己的越獄行動。

當時的監獄守衛並沒有現在這樣嚴密,達爾科靠著從車間偷來的鋸子鋸斷了牢房的柵欄,從窗戶離開,又用斷線鉗在監獄的圍欄上破開一個洞,成功越獄。

越獄後的達爾科很快從格拉夫頓逃到了悉尼,從此天空海闊,警方也拿他沒有辦法。之後的20多年裡,達爾科的生活一直平靜又低調。

他在悉尼北部海濱安頓了下來,靠著給人上門打零工過日子,雖然掙不到多少錢,但勉勉強強可以餬口。

在不知情的眾人眼中,達爾科一直是一個可靠的小夥,到了後來又成了穩重的老大爺,大家根本就不會把他和逃犯聯想在一起。這正是他想要的。

如果沒有意外,達爾科會一直平靜生活下去,直到把秘密帶進墳墓。然而,疫情打破了他的美夢。

日益嚴重的疫情讓悉尼開始實行全面封鎖,出不了門,達爾科的零工生涯也隨之走到了盡頭,而上了年紀的他不復年輕時的競爭力,之後怎麼也沒能找到一份工作。

隨著疫情不斷反覆,達爾科甚至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了,只能被迫在海灘上找地方過夜。一晚上下來,不是被蟲咬就是被雨淋,都沒怎麼能合上眼,讓64歲的老大爺苦不堪言。

這樣過了兩天,達爾科實在撐不下去了,他痛苦地意識到,哪怕是監獄都不會比這裡更糟糕。「我過得甚至不如坐牢,那我為什麼不回去呢?至少那裡還有一個屋頂。」

隨著這個念頭越來越深,達爾科就這樣結束了近30年的逃亡,於9月12日向悉尼警方自首。根據澳洲法律,他將面臨最多7年的監禁,不過由於多年來遵紀守法,法官允許他在一年以後申請保釋。

但在身無分文的達爾科看來,他已經找到了滿意的棲身之所,直接拒絕了保釋的可能性。而如今在澳洲生活了大半輩子,達爾科也終於得到了合法居留權,不用再擔心會被遣返了。

逃犯離奇自首的報導公布後,自然也看呆了不少網友:

「誰能想到疫情還能有這個作用……」

責任編輯:菲菲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