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聞業即將引爆的火藥桶(圖)

2021-10-18 06:03 作者: 張傑
手機版 简体 16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新聞
新聞(圖片來源:公用領域 Pixabay)

【看中國2021年10月18日訊】10月8日,中國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在官網上發布《市場准入負面清單(2021年版)》,徵求所謂社會公眾意見。今年的負面清單增加了「禁止違規開展新聞傳媒相關業務」,對非公有資本參與新聞採編播發等業務進行了全面限制。

該項禁止包括6個方面:1、不得從事新聞採編播發業務。2、不得投資設立和經營新聞機構,包括但不限於通訊社、報刊出版單位、廣播電視播出機構、廣播電視站以及網際網路新聞信息採編發佈服務機構等。3、不得經營新聞機構的版面、頻率、頻道、欄目、公眾賬號等。4、不得從事涉及政治、經濟、軍事、外交,重大社會、文化、科技、衛生、教育、體育以及其他關係政治方向、輿論導向和價值取向等活動、事件的實況直播業務。5、不得引進境外主體發布的新聞。6、不得舉辦新聞輿論領域論壇峰會和評獎評選活動。

2018年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僅規定非公有資本不得介入網際網路新聞信息採編業務。2019年則擴大規定,任何組織不得設立中外合資經營、中外合作經營與外資經營的網際網路新聞信息服務單位。2021年清單則已經細化為六條禁令。

中國對新聞業的管控就已經物是人非了。中國不准非公有資本進入新聞業的規定違反了中國憲法對民營經濟發展和新聞自由的保護,是嚴重的政治倒退。

有評論認為,若意見稿落實,公有資本報導將成為人們獲得新聞的唯一渠道,非公有資本旗下的新聞媒體、雜誌報刊等即便不至於倒閉,也將缺乏報導的自主性,顯示出中共當局在加緊全面控制中國社會,尤其是對公眾話語權。

第一、中共極權主義本性使然

中共作為極權主義政黨,其統治依賴謊言和暴力。為維護中共的統治,必然要鉗制自由言論,而民營資本進入新聞業將打破黨媒對新聞的壟斷和封閉。就以武漢新冠疫情為例,黨媒在疫情爆發後仍欺騙民眾稱,新冠疫情人不傳人,可防可控。真實的信息恰恰來自民間,來自李文亮等八名醫生,他們被譽為疫情的吹哨人。

劉歷心先生在他的文章《極權主義與瘟疫:謠言、謊言及民族主義分析》中指出:2019年末這場瘟疫開始悄無聲息的蔓延開來,隨之而來的更有極權主義帶來的謊言和對於瘟疫言論的打壓,這種推波助瀾的方式使得整個中國都籠罩在瘟疫的陰影之下。極權體制對於信息的壟斷,讓人們沒有辦法獲得多渠道的信息,也沒有辦法對即將到來的危機進行預警和防範。在一個沒有言論自由的社會,只有一種來自於極權的聲音,人們聽命於一個不受制約的權力,這種權力正在侵蝕人們的正常生活乃至生命健康。

2016年2月19日,任志強曾對黨媒姓黨進行了批判,他指出:「當所有媒體都有了姓,並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時,人民就被拋棄到被遺忘的角落了。」武漢疫情的暴發和鄭州洪水,驗證了任志強的預言。但任志強因言獲罪,被判刑入獄18年。

第二、政府失去公信力

當社會只允許有一個聲音時,社會不是更安全了,而是更加的危險。因為人們從社交媒體得不到真實的新聞,就會從各種渠道尋求真相,其結果必然是謠言氾濫。反觀西方國家,政府保護新聞自由和公民言論自由,民眾對於社會事件可以從多種渠道得到信息,從而有效地制止謠言的傳播。新聞自由是社會穩定的重要保障。

當今中國已經陷入「塔西佗陷阱」。古羅馬執政官塔西佗曾指出:「一旦皇帝成了人們憎恨的對象,他做的好事和壞事就同樣會引起人們對他的厭惡。」換言之,就是當政府喪失公信力,失去民眾的信任後,無論它說什麼做什麼,哪怕口吐蓮花日行百善,人們都會認為是在說假話、做壞事。

中共一方面嚴控公眾輿論,扼殺新聞自由,另一方面卻又高喊「民主是全人類的共同價值,是中共‘始終不渝堅持的重要理念’」。近日,習近平在人大工作會議上聲稱,一個國家是不是民主,應該「由這個國家的人民來評判」,但中國人連得到真實信息的自由都沒有,又何談民主呢?

作家辛可先生指出:民眾的信任是任何王朝或政權生死存亡的關鍵。信任藏在人的心裏,人心經常是看不見、摸不著的,但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是最可怕、最要命的。信任危機開始是涓涓細流,最終會變成席捲一切的滾滾江河,江河承載的不僅僅是個人與某個朝廷的悲幸,還有國家的命運。誰都知道,在表面的繁華下,可能潛藏著很多的社會危機。其中最致命也最容易被忽略的,就是不斷惡化的信任危機。失去民眾的信任,再強大的帝國或王朝也會土崩瓦解。江山沉浮,最終的決定權在老百姓心裏。

沒有真相的社會,不能說理的社會公平正義何在?沒有公平正義,誰都可能是下一個倒霉蛋。兔死狐悲的道理連動物都明白。沒有公平正義,就會有人鋌而走險,就會有人去報復社會,社會就像一個巨大的高壓鍋不斷積聚著壓力,出事只是時間問題。2000多年前,孔夫子就告誡當權者「民無信不立!」也就是說,沒有民眾的信任,任何王朝都要玩完。

第三、社會矛盾激化

近日,福建莆田漁民歐金中凶殺事件稱為網路輿論的焦點。事實上,這是一個完全可以避免的悲劇。

事件爆發的原因很普通,就是因建房子而產生的鄰里糾紛。據網路信息報導,2016年,歐金中發現家裡的房子成危房了。於是,他就向當地政府申請了危房翻蓋。但開工沒多久,鄰居就天天來鬧事。歐金中找過村裡,也找過鎮裡,甚至去市裡上訪過。歐金中的老房子已經拆了,新房子又沒法開工。百般無奈,歐金中只好在原宅基地上,搭了個臨時雨棚。一家四代人,一住就是5年多。包括他89歲的老母親。

5年間,歐金中去過信訪辦,打過市長熱線,找過報社、電視臺,但都石沉大海。他窮盡努力,嘗試了他能想到的所有維權途徑。撐了五年多的駱駝,最終被稻草壓垮。目前,歐金中在逃,仍未歸案。

在整整五年的時間裏,歐金中一級級求助,卻一次次失望。哪怕有一個環節能夠正常運轉,能夠捍衛正義,這事也不至於發展到這步田地。一個曾經見義勇為,對動物都心懷憐憫的,淳樸善良的人,被活活逼成了一個滅門案凶手。

歐金中事件讓我們想起了為母報仇,血刃鄰居的張扣扣;報復社會,點燃汽油桶的陳水總;刺死辱母黑道的於歡;以及殺死學院書記的高校教師姜文華。一個沒有新聞自由的國家,就不會有公平正義,就沒有一個可以講理的地方。在新聞週刊的報導頁面,竟然有超過百萬人為歐金中這位殺人凶手點讚,難道這不是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嗎?

辛可先生說:倘若民心盡失,說什麼都沒人信,還折騰個屁!雖有鐵甲百萬,最終難逃大廈傾覆的命運。古往今來,有些人如果少沉湎於刺刀與大炮的威力,多考慮點民生疾苦,未必會落個「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的下場。

「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晚唐詩人兼政客杜牧的《阿房宮賦》算不上多高明的政論文章,但這幾句話講得太深刻了。

最後,我們總結一下。中國政府禁止非公有資本開展新聞傳媒業務是對民營經濟的嚴重歧視,是對新聞自由的粗暴踐踏。習近平希望中國只有他一個人的思想,只有一種「正確」的聲音,但這是不可能的。沒有新聞自由,謠言必將大行其道。當所有媒體都姓黨,人民就被拋棄到遺忘的角落了。中國人生活在沒有真實信息,沒有關愛,沒有公平正義和說理的地方,整個中國就像一個即將引爆的火藥桶,爆炸只是時間問題。

原題目:公有資本壟斷新聞業與即將引爆的火藥桶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北京之春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