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親筆信揭長津湖戰役真相(圖)

2021-11-10 10:00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1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2021年10月2日,中國湖北省武漢市一家電影院,觀眾戴著口罩經過《長津湖之戰》海報。 
2021年10月2日,中國湖北省武漢市一家電影院,觀眾戴著口罩經過《長津湖之戰》海報。(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2021年9月30日,中共為了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特地推出的獻禮片――歷史戰爭片《長津湖》。就在中共官方盡心盡力宣傳,並歌頌長津湖戰役是中國志願軍可歌可泣的勝利之際,網絡流傳一封毛澤東的親筆信,讓大家了解,原來毛澤東早就直白說道:「東線傷亡4萬多人,其中凍死凍傷就有3萬多人,教訓慘痛啊!大傷了我們的元氣。」

倉皇入朝遇50年最冷冬天 15萬南方軍人無準備多死傷 

長津湖》是由陳凱歌、徐克、林超賢三導演一起執導,並由吳京、易烊千璽主演的歷史戰爭片。電影上映之後,引發爭議。雖然中共官方要引發自家人民「發自肺腑」說出無止盡的愛國愛黨思想,並進行一場風光的外宣,卻引發更多人來質疑:這一場戰役真的如電影詮釋的那樣,取得了勝利嗎?

其實,在中共官方網站上均有資料顯示,中共所謂的「勝利」,其實是死傷慘烈後的「勝利」。然而,這個死傷,還不是單指與難以匹敵的堅銳美軍真正開戰後,所呈現的結果。

首先來說說進入朝鮮,隨後與厲害的美軍開戰,而打下了讓現今的中共官方不斷稱頌取得「勝利」的這一支部隊。

話說當時聯合國軍在朝鮮總兵力高達55.3萬人,其中的地面部隊有42.3萬人,而光是在朝鮮北部第一線就約莫35萬人。至於中共派出的第一批入朝部隊只有步兵6個軍18個師,炮兵3個師又1個團,大約23萬人。因此,不只裝備與火力上大輸之外,人數同樣處於劣勢。因此,在極需二線部隊火速入朝之際,中共當然是倉促下令了,導致約15萬的9兵團在臨時接到命令後,得提前入朝參戰。這是一批原本被訓練為做攻打臺灣之用的南方軍人,他們在急促入朝之前,自然是從來沒有接受過整訓,也完全沒有做好赴高寒地區作戰的準備,原定在遼陽、瀋陽換冬裝,但最後卻直接渡過鴨綠江。

東北軍區副司令員賀晉年當時看見這一批共軍的單衣單褲後,十分震驚,他還警告說:「你們這樣入朝,別說打仗了,凍都把你們凍死了!」雖然賀晉年立刻調用庫存中的5萬件日軍大衣與棉鞋給9兵團,連東北邊防的部隊也有脫下身上的衣帽給9兵團戰士,但臨時調撥的很多物件仍來不及送上入朝的火車。

2016年2月26日,「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網站發布了〈中美軍人親歷朝鮮戰爭:零下30度的長津湖血戰上〉一文,對外界揭曉了長津湖一戰,究竟是如何慘烈。現實真的是如文章中所說的:「長津湖戰役是一場雙方士兵都不願回憶的血戰。」不過,主要原因為何呢?其實是當時的氣候實在是太過寒冷了,「零下30多度的酷寒像鬼魅一樣無處不在,志願軍士兵很多不是敗給對手而是被凍死在冰冷的雪地裡。」眾多共軍受到天氣擊潰的狀況,讓9兵團司令員宋時輪將軍在多年之後,回憶起這一些往事時,依舊老淚縱橫地說出:「其艱苦程度超過長征!」

9兵團20軍58172團1營排長王學東多年後也回憶說:「在進入北朝鮮的第一個星期,我們就遇到了一些想不到的困難。」文章中提及,志願軍在入朝的第一天,就凍傷了800人。

王學東還坦言說:「我們對北朝鮮的冬天會有多麼寒冷沒有一點概念。」他說明道:「當部隊進入朝鮮的時候,我們都沒有冬裝,沒有手套、帽子以及棉鞋等冬天的必需品。我們部隊的戰士大多是來自年平均氣溫在22攝氏度的華東地區。11月初我們離開家鄉的時候,當地的溫度還在15度左右。兩個星期後,我們到了北朝鮮,當地的溫度已經降到了零下18攝氏度。許多戰士因為凍傷和感冒而跟不上隊伍。我們師在第一個星期就有700名士兵因為嚴寒掉隊了。」

該文還載,在戰役展開的20多天裡,溫度常達零下20多度,最低溫度還達到零下30多度,很多共軍還沒開戰就先被活活凍死了,長津湖戰役之慘烈可見一斑。

認同入朝作戰很倉促的27軍79師235團3連指導員鄒世勇也說:等到了戰場,背的乾糧就吃完了,他們餓了,就抓把雪吃,因此部隊指揮員後來覺得老是挨餓就沒有辦法打仗了。由於飽受飢寒交迫,戰鬥中出現了大批的志願軍在衝鋒時突然倒地死亡。

由於雙方交戰的柳潭裡地區是高山寒區,白天氣溫約在零下35度,夜間則達到零下40度,鄒世勇表示,由於溫度低,志願軍的槍都已經是打不響了。

此文也引述美軍的史料:「中國人在地面戰鬥,空襲,及嚴寒的天氣裡傷亡巨大。由於沒有適當的禦寒服裝,志願軍的戰鬥力因為大批士兵被凍死凍傷而被嚴重削弱。大部分中共軍隊耗光了在過江時隨身攜帶的彈藥,而且食品也供應不上。」

美史料與毛親筆信曝光 揭傷亡主因關乎人禍 

美軍的海洛德・摩爾豪森下士回憶戰爭時,說有一次美軍團以很小的傷亡,就攻佔志願軍在山頂的陣地,但他被山頂恐怖的一幕驚呆了。因為小小的山頭大約有一、二百具志願軍的屍體,每走一步都會踩到屍體。他從來沒有一次見過這麼多的死人。他說:我們攻擊時並沒有這麼激烈的戰鬥,造成中國軍隊這麼大的傷亡。他們好像大多是在空襲和炮擊時被炸死的,屍首不全,肢體四散。但是班長根據他們鐵青的膚色和無血的肢體推斷說,很多志願軍士兵在我們的空襲和炮擊前已經被凍死了。有些屍體三三兩兩抱在一起,可見他們是想借同志的體溫維持生命。他們都是身著薄衣薄褲單鞋,沒有棉大衣。難道中國志願軍不知道北朝鮮的嚴寒氣候?他們有軍火供應,卻沒有過冬準備?」

雖然中共一再吹捧靠著部隊鋼鐵般的意志與人數取得勝算,但仍抵擋不住眾多的懷疑、質問與駁斥。目前已有不少專家學者引述資料佐證、批評中方說謊。此外,更重要的是,網絡流傳毛澤東寫給20軍的一封親筆信,證實了長津湖戰疫的挫敗。當我們閱讀老毛的信件時,可再探掘此挫敗,並知曉敗之關鍵跟執行上位者的戰爭策略大有關係。

毛澤東在信件中說道:「看到東線戰鬥的報告,我的心情也極度的沉重,東線傷亡4萬多人,其中凍死凍傷就有3萬多人,教訓慘痛啊!大傷了我們的元氣。」

此外,第二批入朝部隊遭遇大規模的凍傷凍死,著實冤枉。因為這當然不只是天氣問題,最主要的當然是人為問題。由於上位者思慮不周,導致策略有誤:不管朝鮮的嚴酷氣候,強行要求部隊在根本沒有準備妥當,以及在根本沒有與美國軍隊交戰的狀況下,就得先遭遇生死關卡,這樣的失策,當然是一大人禍。

其實,針對9兵團這種無關戰火的生死考驗,毛澤東也為我們揭開了人為製造的禍端:駐紮江南的9兵團,一直訓練攻打臺灣,但卻赴風雪連天的高寒地區打仗,先前沒有任何準備。這是因為「朝鮮軍情十分緊急,部隊在開往東北的火車上才得到通知入朝,沒來得及換冬裝就直接渡過鴨綠江。」

不過,雖說共軍凍死凍傷是與人為決策有關,但其實問題遠不只如此。

中共史料暗藏隱情 文獻梳理明呈問題 

提及共軍在長津湖一戰的傷亡,資深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是天災也是人禍,但他還強調,按照九兵團總兵力15萬人來計算,中共自己承認凍傷4.8萬人,包括嚴重凍傷3.3萬人,直接凍死超過4,000人,但根據中共黨史出版社出版的《開國第一戰》,以及中共出版的《抗美援朝後勤戰爭後勤經驗總結資料選編:軍需類》記載的資料,其實第9兵團有領取到了大量的厚棉衣、棉帽等禦寒物品。

資料顯示,第9兵團入朝時共約15萬人,截止11月18日時,一共發放141,413件棉衣、234,000付手套、172,331雙各種棉鞋、185,319頂各種棉帽、185,876件棉背心、5萬條絨褲。審視之,除了棉衣尚缺1萬,其它的手套、棉鞋、棉帽與棉背心基本上都是足夠了,甚至出現超額發放。

不過,事後總報告為何多半提及缺糧問題,卻甚少提及缺少禦寒衣物,20軍的報告中甚至連提都沒提及禦寒衣物出現短缺。

唐靖遠表示,背後的原因有兩個:第一是部分部隊可能因為後勤官員輕視酷寒帶來的影響或因後勤管理存在問題等,而沒有將領到的禦寒衣物下發到第一線;第二是指揮部為了讓部隊快速到達伏擊地點完成包圍圈,就對參戰部隊下達快超越極限的行軍命令,導致不少參戰部隊為了搶快,強行命令共軍放棄厚重的禦寒物。

當我們多年後來看長津湖戰役,面對因天災人禍才造成如此多的傷亡,以及共軍可謂付出十倍代價才讓聯軍撤退等等尚待人們更進一步探掘的隱情……,除了會再次對中共一貫自我吹捧的風格及前後不一的說詞保持冷靜與清醒,更會以更加謹慎的態度來審視來自中共的宣傳。

參考資料

毛澤東親筆信

唐靖遠〈【遠見快評】長津湖之戰 隱藏多少謊言?〉(2021/10/5)

〈中美軍人親歷朝鮮戰爭:零下30度的長津湖血戰上〉(「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網站,2016/2/26)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