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共諜頭目被定罪開啟反間諜戰爭新篇章(圖)

2021-11-16 20:53 作者: 成容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通用電氣
2019年在瑞士舉辦的歐洲商務航空會議和展覽(EBACE)上展出的通用電氣航空公司的發動機風扇。(圖片來源:Matti Blume/CC BY-SA 4.0)

【看中國2021年11月16日訊】(看中國記者成容編譯報導)在美國聯邦陪審團本月早些時候判定中共間諜頭子徐延軍犯有間諜罪後,反間諜官員告訴《每日野獸》(The Daily Beast),該案件對美國來說可能是一個開創性的時刻,因為美國正在努力打擊中共間諜問題,即聯邦調查局每12小時就會開立一個有關中國的新反情報案件。

中國國家安全部(MSS)外國情報部門的副主任徐延軍,成為第一個被引渡到美國受審並被定罪的中共情報官員。但是,據國家情報局總監(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辦公室的前高級官員埃瓦尼納(Bill Evanina)說,徐延軍幾乎肯定不會是最後一個。

埃瓦尼納說:「我們能夠從歐洲引渡一名已知的[中共]情報官員,這是一個非常大的事情。這份[記錄]將被......作為中共使用整個政府的方法來竊取我們的技術的證據,使用幾十年。」埃瓦尼納今年早些時候離開了國家反間諜和安全中心主任的職位,現在是埃瓦尼納集團(The Evanina Group)的首席執行官。

埃瓦尼納繼續說,徐延軍案很可能「類似於50年代或60年代,當時我們有了第一兩個美國黑手黨(La Cosa Nostra)案件,證明他們確實存在。」

《每日野獸》認為,徐延軍的案件具有開創性,原因有很多。首先,這是第一次有一名中共高級間諜被引渡審判並被定罪。這段歷史很重要,因為它必將成為未來案件的法律模板。但美國官員也可以從徐延軍的身上收集到實際的情報。此外,還有外交上的意義。中國政府幾乎肯定會希望美國將徐延軍送回中國,而北京可能會尋求對在中國的美國人進行報復,無論他們是否被懷疑是間諜,作為最終的談判籌碼,以幫助徐延軍回國。

從2013年開始,徐延軍使用多個化名,以航空領域的一系列公司機密為目標,向內部員工發出誘人的邀請,並支付報酬,讓他們到中國來做報告。

但根據法庭記錄,他試圖竊取與通用電氣航空公司(GE Aviation)的複合飛機發動機風扇有關的技術,通用電氣航空公司一直對該技術進行嚴密保護,不讓其與競爭對手接觸,這就是他的罪狀所在。2017年,徐延軍以一名通用電氣員工為目標,邀請他在中國的一所大學做演講,試圖讓該員工順便交出公司機密。徐延軍最終建議他們於2018年在歐洲見面。

這次會面被確定下來。但通用電氣和該員工已經開始與聯邦調查局合作。當徐延軍試圖在比利時會面時,他很快知道自己被騙了。徐延軍被逮捕並被引渡到美國。

這一驚人的定罪,發生在美國政府正試圖應對來自中國的大量間諜威脅之時;情報官員說,美國近年來一直受到中共間諜活動的打擊。正如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今年早些時候在國會山作證時所說,在過去幾年裡,美國政府的經濟間諜調查增加了1300%。

雷局長告訴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我不認為,(除中國以外),有任何國家對我們的創新、我們的經濟安全和我們的民主理念構成更嚴重的威脅。」

正如彭博社上週報導的那樣,美國間諜機構一直在努力提供對政策制定者有幫助的,關於中國的大量信息。中情局目前正在努力啟動一個中國任務中心(China Mission Center),以加強對中國的情報收集,從而更好地瞭解中國政府的一舉一動,並更好地抵禦北京對美國目標的間諜活動。

在未來幾天裡,徐延軍被定罪的時機可能會變得很尷尬。白宮新聞秘書普薩基(Jen Psaki)在11月12日表示,美國總統拜登將於15日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虛擬會晤,討論「如何負責任地管理美國和中國之間的競爭」。中情局前反間諜主管奧爾森(Jim Olson)說,但徐延軍的定罪,幾乎肯定不會有助於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關係。

奧爾森告訴《每日野獸》:「這當然會是一個挫折,因為中國人把這解釋為非常有敵意。我不認為中國的情報部門或中國政府會袖手旁觀,讓這種情況發生。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重大打擊,因為他們失去了一名國安官員,並且讓這個人坐在美國監獄裡,我預計這將是一個長期的判決。」

奧爾森警告說,如果中國人正在尋找一種方式向美國施壓以放棄徐延軍,那麼美國人很可能在未來的日子裡面臨危險。

奧爾森說:「但這項定罪不僅僅會在美國反情報界產生巨大影響;中國情報界很可能在幕後爭奪。這對國安部來說是一個巨大的震盪。我可以向你保證,現在他們正在開冗長的會議,討論他們將如何因徐延軍案而修改他們對美國技術的竊取。」

奧爾森是《抓間諜:反間諜藝術》(To Catch aSpy:The Art of Counterintelligence)一書的作者。

前聯邦調查局駐北京法律專員特里普特(Holden Triplett)告訴《每日野獸》,中國政府很可能有興趣在徐延軍向美國官員泄露更多國安秘密之前達成協議,將他帶回家。

特里普特說:「他在美國呆的時間越長,中國方面就越擔心他提供的實質性關鍵信息,會影響到他參與的任何其它情報行動,中國人知道這一點,所以會非常想讓他盡快回來。」

同時,對徐徐延軍的定罪,將有助於指導美國和盟國追捕中共的間諜團隊。埃瓦尼納說,這將是情報界向前邁出的重要一步,將「技術、戰術、能力、意圖和手法,帶給我們的合作夥伴,向他們展示這看起來像什麼,感覺像什麼,以便他們能夠看到它,識別它,並在全球範圍內阻止它。」

這一消息可能使中共安全部處於不平衡的狀態,在未來努力想出新的方法來實現類似的間諜行動。諾曼(Duyane Norman)是一名前中央情報局官員,他最後幾年的工作重點,是一個旨在幫助間諜和特工逃避偵查的中央情報局項目,他說,如果中共國安部在其間諜戰術方面是明智的,它將把這次定罪作為一個機會,重新組織和改變傳統技術,以避免再次陷入這樣的困境。

諾曼告訴《每日野獸》:「總是有一個問題,當你使用這種舊的傳統技術時,你會被抓住嗎?這應該是一個指標,讓他們不要再這樣做。」

據美國情報官員稱,中國的情報官員經常通過與他們聯繫,提供誘人的機會讓他們出國參加會議或做報告,然後引誘他們分享商業機密。

奧爾森說,中共國安部現在可能對使用這種方法更加謹慎。他說:「這將對中國人在美國進行間諜活動的方式產生巨大的影響,特別是盜竊我們的技術。我希望,他們將變得畏首畏尾。他們會擔心,他們試圖招募的下一個美國人,實際上可能被聯邦調查局控制,作為雙重間諜與他們作對。」

曾擔任國防部反間諜特別探員的韋策爾(John Wetzel)同意,徐延軍所使用的方法是一種常見的中共間諜招募策略,本案中的失誤很可能是對中共國安部的一次打臉。

韋策爾告訴《每日野獸》:「這些付費的‘旅行’,是中國情報人員針對美國工程師和學者的常見策略」,在法庭上曝光他們可能「給中共國安部的運作帶來損失」。

中國政府,就像它在被指控的間諜案中經常做的那樣,現在公開否認徐延軍試圖竊取商業機密。

中國駐美國大使館的發言人劉鵬宇告訴《野獸日報》,這些指控「純屬捏造」。劉鵬宇說:「我們要求美國依法公正地處理此案,以確保中國公民的權利和利益。」

但是,前美國情報官員似乎認為,中國之所以沒有像慣常做的那樣,更努力地阻止徐延軍的案件進入審判階段,是因為對他的指控太有力了。埃瓦尼納說:「他們被當場抓獲,任何形式的否認或掩飾都會讓他們感到非常尷尬。」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