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員工無奈:高薪校招真相(圖)

2021-11-22 08:54 作者: 顧翎羽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中國就業內卷嚴重
在中國,就業困難,內卷嚴重(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1年11月22日訊】薪資倒掛,公司新員工薪水高於同職級老員工的現象已成為網際網路人看不透卻摸得著的隱痛。

凡爾賽的應屆生們展現出了驚人的殺傷力,他們稚嫩地發帖詢問:「32K(月薪3.2萬)的白菜價offer能不能接」「給我35萬是不是低了,要不要和HR再argue一下」……

問者無意,但老員工們聽了很不是滋味。

「就因為他是今年剛畢業,所以一畢業就拿40萬,而我別說前兩年剛畢業時,就是現在也沒一個應屆生的起薪高。」就職於BAT中某一家的蘇桐忿忿不平。

他似乎忘了,過去,他也曾因為「倒掛」了前輩而沾沾自喜,並且天真地認為,這個薪資水平只是他職業生涯中通向節節高升的起點。

「沒想到後來我就在走下坡路。」他苦笑。

矛盾核心就在於此——並非應屆生起薪年年拔高讓人不平,而是對比老員工平均每年5%-10%的漲薪,新人的工資漲幅大大超過了前輩,這也被蘇桐總結為,「拿著比小朋友低的錢,還要教小朋友做事。」

不患寡,患不均。

為什麼會這樣?

一、表象

公司嚴禁討論收入,但是在各種捕風捉影裡,倒掛不僅存在,而且離譜。

程序員高薪早不稀奇。多位受訪員工表示,大廠相同崗位薪資一般分三級:一般水平,特殊報價、以及更高一級的特殊報價。對應不同級別,同一崗位薪水也不同。高者幾乎沒有上限,如華為為「天才少年」可以開出200萬高薪,但是普遍來說,目前各家大廠技術崗的一般水平都在30萬以上,且還在逐年上漲,正因為每年薪資越來越高,大廠公布校招薪資,也稱為「開獎」。

「中獎」的應屆生們為「開獎」歡欣鼓舞,中過獎的人可就沒有那麼開心了。

在職場社交平臺脈脈上,「薪資倒掛」擁有超過450萬的討論熱度,騰訊還因今年校招薪資過高上了知乎熱搜。根據大學生網際網路求職平臺offershow的調研顯示,騰訊2022屆校招待遇普通水平技術崗最低月薪約1.9萬,對比去年漲了2000左右,一線城市住房補貼直接從去年每月1500漲到每月4000,再加上6-10萬股票和3萬左右簽字費等各種收入,最終指向了「騰訊校招技術崗員工最低年薪接近40萬」。

不過,一位騰訊員工告訴我,雖然工作三年內的新人都享有住房補貼,但他們目前還沒有收到公司要上調補貼標準的通知,而即便自己跟著今年應屆生一起上漲,她能獲得4000每月的住房補貼的時間也只剩下一年了,這讓她有點失落。

「工作三年真不如讀研三年出來工資高,漲薪最好的辦法就是延畢。」這已經成了程序員圈子裡心照不宣的玩笑。

有人麻木,有人焦慮,有人並不相信。同樣也是新人、卻沒有拿到高薪的應屆生懷疑自己落入了「倖存者偏差圈套」。

「為什麼我周圍也只有極少數人拿到那麼高的工資,反倒是還有好多同學沒落實工作?」

露娜今年剛從上海的一所211高校計算機專業本科畢業,她懷疑是少部分拿到高薪的大廠程序員帶動了焦慮:「大家都只關注頭部,但是頭部的收入往往和外界有」次元差異「。放到全局看,能進大廠的本身就是極少數人。」

據她瞭解,她的同學普遍工資在20多萬——不過,這一數字也比露娜高很多了,她選擇的是一份媒體工作,賺得只有程序員的一半。

同輩壓力逼人失衡,尤其是對一些工作了2、3年的員工。此時他們正處於跳槽高發期。經過幾年職場的調教,他們有了比應屆生更多的資本,更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但是也揹負更大的壓力,需要更好的待遇。

「應屆生一無所有,只需要考慮哪份工作前途最好。但是我們不一樣了。」在一家頭部短視頻公司工作了三年的Charles說自己「被倒掛成自然」。

他對倒掛的認識很清楚。他認為,工資不是取決於能力,而是老闆對員工的預期。從這一點來說,真正能力強的人是永遠不可能會被倒掛的。

很不幸,Charles不屬於這一類,他一直隨其自然。「過去還好,但是結了婚後,養家的壓力突然變得特別大。」Charles面露難色,「想到比自己年輕的人拿的比自己還多,就覺得對不起我老婆。」

不過,今年他終於不必面對這種失落。因為行業遇冷,公司整體縮招,Charles的團隊並沒有來應屆生。

二、邏輯

一邊給還沒幹活的新人更高的工資,一邊不給一直幹活的老員工漲薪,甚至是裁掉他們,公司的腦回路該怎麼理解?

很多人認為,新人工資是根據市場來的,有競爭力的工資才能招來優秀的新人。老員工的漲薪是根據公司和個人來的,發展不好的公司、能力沒有隨著工作年限增加而增加的老員工,公司的漲薪自然就跟不上市場。

比起社招,校招對僱主品牌建設的意義更重大。最近幾年,大廠的校招起薪已然成為公司實力的象徵。在美團突飛猛進的去年,「美團薪資白菜價達到35萬」一度登上知乎熱搜。

為了搶人,公司當然要給出不低於公司檔次的工資。「低了不僅對公司形象受損,而且真的搶不到人。」‘

剛畢業的應屆生選擇餘地實在太大,優秀人才手握十幾個offer的現象很常見。在這種情況下,公司必須要開出有競爭力的薪資。況且,校招工資再高也不會高出天際。

因此,在一些核心的技術崗位上,倒掛現象會更加嚴重。

有一種觀點甚至認為,公司應該把人才先搶到手,「讓優秀的人互相內卷競爭,一部分相對沒那麼優秀的人會主動離開。」而在新員工變成老員工之後,離職成本也就上升了,很少有人只是因為新人的工資比自己高就輕易離開。

一位大廠HR向我證實了倒掛的真實存在。她表示,這不僅是網際網路行業獨有的現象,但在網際網路行業確實更普遍。這主要因為網際網路之前處於高速發展階段,不僅不缺錢,還需要高薪爭奪人才。

造成倒掛的主要因素有三個,一是公司漲薪制度不完善、二是搶人的必要性,三是老員工的離職成本高於新員工。不過,倒掛只是趨勢,並不一定是必然,關鍵還是看個人能力。

因此,你會不會被倒掛,公司最直接的判斷就是看「留下你」和「找一個更年輕的員工來代替你」兩個選項裡,哪一個成本更高。

如果想要避免被倒掛,最好的方法是改進自己的工作。

「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而不是錢上。」這樣想,蘇桐終於好受點了。「薪資年年漲,誰不是倒掛別人進來的……」

「由於技術發展,對初級的程序員崗位來說,寫代碼的門檻越來越低。」蘇桐感慨,過去多年的高薪吸引,使得國內根本不缺初級程序員。「跨行過來的、培訓學校出來的、到處都是又便宜又能幹的年輕人,如果老員工故步自封,那麼在優秀的新人面前,經驗根本算不上優勢。而且現在技術迭代快,經驗往往會成為桎梏。」

他認為,比起在技術上追求進步,建立自己的比較優勢更重要。這也意味著人要走出自己的舒適區——「雖然聽起來非常殘酷,但大廠裡確實只有不斷努力,才能留在原地。」

一個普通程序員,到了一定年限,技術不再會水漲船高,薪資被新人超過只是第一個警告信號。如果一直停在原地不從其他方面拓展自己,一旦有新鮮血液補充,傳說中的35歲被取代的危機只會更提前。

於是,不想這麼做的人,往往會選擇更簡單粗暴的方法——跳槽。

三、真相

「如果應屆生工資高,你們跳槽不是也會漲薪更多?」

秋日午後,我在知春路一家辦公樓的咖啡店裡見到了工作間隙的徐瑞。他是另一家頭部短視頻公司的團隊負責人,對團隊社招有決定權,也參與校招面試。正是下午茶時間,店裡坐滿了在附近工作的白領,卻幾乎無人在休息:一些人抱著電腦飛快打字,一些人在輕聲交談,「對齊、需求、排期……」零星的網際網路黑話蹦落出來。

眼前的一切場景都能立刻搬上僱主品牌宣傳片。不需要他們戴著可以發到小紅書上的那種工牌,我也感受到了某種可以稱之為「大廠光環」的磁場。

「光環都是給外人看的。」徐瑞笑了,「外人怎會知道,網際網路已經沒那麼多可以上升的機會了,如果行業整體放緩,跳槽漲薪也不是長久的辦法。」

他認為,由於顧及到社會責任和僱主品牌等因素,今年校招仍舊聲勢浩大,「比如騰訊這樣家底厚的,開出的薪資幾乎領先了其他所有大廠,百度還宣稱是史上規模最大校招。」

只是盛況之下,冷暖自知。

多家頭頂神話的大廠已經按下了剎車。以字節跳動為例,上個月其商業化團隊就已經確認正在進行大規模的人員調整。而在更早之前,位元組的教育業務線已經由於政策原因進行了大規模裁員。

被稱作「宇宙大廠’的字節跳動尚且開始了節衣縮食,種種跡象顯示,這個行業正在採取多種形式降本增效。

」不到萬不得已,公司不會下達硬性裁員指標。最好還是讓一些不太出挑的員工主動離職。「徐瑞說。

給新人更高的工資看起來是一種不錯的刺激方式,多位受訪員工表示,公司給新人的高薪不僅讓自己相信公司仍在發展,也無形間加劇了自己被替代的危機感,從而在工作上投入更多。

站在公司視角,此時如果再配合將績效考核制度變得更加嚴苛,確保優秀員工的利益,降低表現一般的老員工的漲薪幅度和機會,接下來只需要等待員工自己離職就好。

徐瑞暗示,這種做法在行業裡已是半公開的秘密。正如高薪之外,HR不會說給新人的真相——網際網路行業已經相對飽和,從知識密集型走向勞動密集型,這意味著再也不可能像過去那樣,到處都是造富機會。

Charles透露,今年,公司改革了績效考核制度。」團隊裡一定要有人(考評)是不達標「,這也意味著同事間的內卷競爭更激烈了。對他這種工作能力不上不下的人來說,當調薪條件整體變得更苛刻時,想要更好的待遇,換工作似乎是唯一出路。

令人諷刺的是,即使能夠預想到年終獎拿得更少,但由於行業普遍遇冷,大家寧可在大廠之間內卷,也甚少有人願意象以往那樣去財富自由機會更大的創業公司或乾脆自己創業。

多年來似乎已成常態的高速增長神話一朝暫停,所有人都在巨大的落差前懵了圈。

比起害怕被新人倒掛,老員工們更害怕新人的工資不再高速增長。只是在此之前,沒有機會讓他們害怕,可是,以後呢?

一則網友高讚評論似意有所指,」今年如果不是鵝廠漲了一大波,都算得上寒冬了,並且這還是算上鵝廠只有三年的房補,只有兩年的股票和只有一年的簽字費的,三年一過base(基本工資)也就那樣!「

蘇桐也感覺到了變化,他發現,在找他諮詢offer的學弟學妹中,二八現象變得比以往更嚴重:手握10個以上offer的優秀者,人數在變少,但這部分更少的人往往人均offer拿得更多了;而大多數以往能拿5-6個offer的普通人,今年可能只有2-3個,甚至顆粒無收。

他猜測,這是因為高薪offer的門檻提高了,數量卻減少了。

臨走之前,我問徐瑞,以後什麼打算。他說可能考慮去到另一個風口行業,比如智能汽車。

」但是風口總是會變的,你不可能總是跟著風跑。「

」如果把職場比作行船,跟對了風口能讓你快很多;所以很多人都忘了,驅動船的真正是什麼。」

這是下午五點,我離開了知春路。天色漸漸暗下去,我們都很懷念一天中陽光最好的時候,那些充斥著機會、躁動、可以跟著風隨意向前的時候——風總會消逝,自驅力卻可以讓船繼續向前,直到下一個白晝在風裡高高掛起。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半熟財經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