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肝義膽 胡璉「石牌保衛戰」扭轉戰局(圖)


蔣公 胡璉
蔣介石評價說:「鄂西大捷是中國抗戰以來一次決定性的勝利。」(網絡圖片)

按:石牌保衛戰胡璉領導的11師國軍在長江西陵峽的石牌村,扭轉了整個鄂西會戰的戰局,日軍再也無力打通通往陪都的道路,直到抗戰勝利,重慶都安然無恙。蔣介石評價說:「鄂西大捷是中國抗戰以來一次決定性的勝利。」

1943年5月27日,這一天永遠定格在了石牌村村民馮學佑的記憶中,記憶中的這天霞光滿天,風和日麗。

這天早晨,已經預感到大戰即將爆發的第11師師長胡璉起得很早,走出軍營,面向東方,在晨曦中一連寫了5封訣別信,連同遺物託人一起轉交給遠在幾千里之外的家屬。

現在,我們只能看到兩封信件,一封是給父親的,一封是給妻子的。

他寫給父親的信是這樣的:

「父親大人:兒今奉令擔任石牌要塞防守,孤軍奮鬥,前途莫測,然成功成仁之外,當無他途。而成仁之公算較多,有子能死國,大人情亦足慰。惟兒於役國事已十幾年,菽水之歡,久虧此職,今茲殊慼慼也。懇大人依時加衣強飯,即所以超拔頑兒靈魂也。敬叩金安。」

胡璉在石牌的獵獵江風中寫這封信,已經抱定了必死的決心。擺在他面前的只有兩條路,成功或者成仁,再沒有別的選擇。他只能孤軍奮戰,已無別人可以依靠。在他之前,國軍的各支部隊已經竭盡全力,仍然沒有阻擋住日軍瘋狂而殘暴的腳步,而他,則是最後一關。日軍要佔領石牌,進逼重慶,除非從他的屍骨上踏過去。

成功成仁之間,戰死成仁的機率更大,11師,8000子弟兵,面對日軍最後的嗜血瘋狂,胡璉將軍能做的,就是以死相拼。為了安慰父親,他說,有兒子能夠為國盡忠,父親大人您一定感到欣慰。

胡璉是一個孝子,只有至純至孝的人,才是至善至忠的人,只有孝子,才能成為忠臣。他在書信的最後,懇求父親按時吃飯,天冷加衣,他即將與凶殘的日軍同歸於盡,卻連這樣的細節都替父親想到了。

他寫給妻子的信是這樣的:

「我今奉命擔任石牌要塞守備,原屬本分,故我毫無牽掛。僅親老家貧,妻少子幼,鄉關萬里,孤寡無依,稍感戚戚,然亦無可奈何,只好付之命運。諸子長大成人,仍以當軍人為父報仇,為國盡忠為宜。戰爭勝利後,留贛抑回陝自擇之。家中能節儉,當可溫飽,窮而樂古有明訓,你當能體念及之。十餘年戎馬生涯,負你之處良多,今當訣別,感念至深。茲留金錶一只,自來水筆一支,日記本一冊,聊作紀念。接讀此信,亦悲亦勿痛,人生百年,終有一死,死得其所,正宜歡樂。匆匆謹祝珍重。」

儘管擔任師長,然胡璉秉公為國,家境貧寒,身無長物,能夠留給妻子的遺物,只有一塊手錶、一支鋼筆和一本日記,可謂清苦至極。胡璉託付給妻子的後事只有一件,就是讓兒子長大後當兵,為父報仇。此一役,胡璉根本沒有想到會活著回來,我生國亡,我死國存。寫給父親的信中,多少還能看到一點勝利的希望,那是為了安慰年邁的父親,而寫給妻子的書信,則是安排後事,這已經分明就是一封臨死前的遺書了。60多年過去了,每次讀到這兩封書信,我都熱淚盈眶。

抗戰時期,曾有記者採訪戰場上的國軍軍人,問:「那抗戰勝利後,你打算做什麼?」那名軍人回答道:「那時侯,我已經死了。在這場戰爭中,軍人大概都是要死的。」1938年武漢「4・29空戰」中,國軍飛行員陳懷民的戰機在擊落一架敵機後受到5架敵機圍攻,他的飛機油箱著火。當時他本可跳傘求生,但他沒有,而是撞向敵機,與日軍「紅武士」高橋憲同歸於盡。陳懷民說過:「每次飛機起飛的時候,我都當作是最後的飛行。與日本人作戰,我從來沒想著回來!」

抗戰時期,有多少中國軍人就像他們這樣,為了中華民族能夠生存,萬死不辭。每每想到這些,就淚如泉湧,再沒有什麼比從容蹈入死地更令人感動和震撼的了。這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勇士。中華民族之所以能夠屹立千年而不倒,穿越千年而不滅,就是因為每逢民族危難之際,就有這樣忠肝義膽的勇士挺身而出,以死報國。中華民族,英魂永存,代代相傳,綿延不絕。

那天中午,遺書發出去後,胡璉將軍依照古例,沐浴更衣,祭拜山神,對天盟誓。他換上嶄新的軍服,帶著師部全體人員,一步一步地登上了鳳凰山。這一幕,永遠定格在了馮學佑的記憶中。

中午12時,烈日當頭,將軍帶著所有人員跪倒在山巔,跪倒在蒼天之下,跪拜在列祖列宗的靈位之前。將軍朗聲祭天盟誓:「陸軍第十一師師長胡璉,謹以至誠昭告山川神靈:我今率堂堂之師,保衛我祖宗艱苦經營遺留吾人之土地,名正言順,鬼伏神飲,決心至堅,誓死不渝。漢賊不兩立,古有明訓,華夷須嚴辨,春秋存義,生為軍人,死為軍魂。後人視今,亦猶今人之視昔,吾何惴焉!今賊來犯,決予痛殲,力盡,以身殉之。然吾堅信蒼蒼者天,必佑忠誠,吾人於血戰之際,勝利即在握。此誓,大中華民國三十二年五月二十七日正午。」

這一幕,我相信也會定格在讀到這段文字的每一個中國人的記憶中。我們腳下的這片土地,乃祖宗披荊斬棘歷盡艱辛而留給我們的,任何人也不能從我們的手中奪走,我們捍衛自己的土地,天經地義,名正言順,列祖列宗的神靈會保佑我們痛殲頑敵,保衛家園。

千鈞重擔,千鈞一髮,胡璉和8000子弟兵的肩膀,承擔起了中華民族的命運。他們要用血肉之軀,阻擋敵人的槍林彈雨,庇護風雨飄搖多災多難的中華民族,讓這個在戰火中飽受摧殘的民族,免於萬劫不復,免於亡國滅種。

祭天完畢後,胡璉走下鳳凰山,來到了距離前線咫尺之遙的一個叫蟲客螞包的地方,坐鎮指揮。8000子弟兵堅壁清野,扼守山經,挖掘戰壕,憑險據守,等待日軍來犯。大戰即將爆發。暮雲低垂,樹叢屹然,群山不語,大戰前的夜晚竟是如此寂靜,空氣中充滿了愈來愈濃的硝煙氣味。

戰爭在黎明爆發。11師的敵人是日軍第三師團。第三師團是日本最早組建的六個甲種師團之一,是一支為了侵略而準備的部隊,人員滿額,裝備精良,自組建之日起,第三師團就參與了日軍所有重大軍事行動,包括甲午戰爭、日俄戰爭、淞滬會戰、徐州會戰、南京大屠殺、武漢會戰等等,從無敗績,凶悍無比,異常驕橫。這支部隊雙手沾滿了中國數代人的鮮血,在石牌,11師要向他們討還血債。

11師自組建之日起,也從來沒有打過敗仗。在石牌,中日雙方的王牌,要決死廝殺。戰爭一開始就進入白熱化。第三師團首先進攻的是11師的前沿陣地南林坡,守衛南林坡的,是11師31團3營。姜明生說,石牌保衛戰開始前,居住在南林坡一帶的村民都奉命後撤,或者疏散到了親戚家,或者躲藏在山中。戰爭剛開始,就聽到炮聲震天,不分晝夜,炮彈爆炸的亮光遮沒了星光和月光,連地面也在抖動,就像地震一樣。那些天裡,人們夜晚都沒有睡覺,站在山頂上望著遠處的火光,心驚膽顫,擔心日本人會打過來。那些天的夜晚,馮學佑也沒有睡覺,隆隆的炮聲和天上不時飛過的飛機引擎聲,讓他無法入睡,他擔心,日本人如果真的打過來,他該逃往哪裡。去宜昌吧,那裡已經被日本人佔領了;去重慶吧,只能走一條水路,而農民們連船隻也沒有。日本如果佔領了石牌,他們就死無葬身之地,他們已經陷入絕境。11師也已經陷入絕境。11師也已經無路可退。

那時候,國軍的艦船沉沒殆盡,坐著木船逃離石牌,只會被溯流而上的日軍艦艇和呼嘯而來的日軍飛機全部追殺;攀爬懸崖峭壁,沿著川鹽古道逃離石牌,也會被迅速趕上來的日軍全部剿滅。一個人陷入絕境,身體內所有的能量都會爆發。一支軍隊陷入絕境,將會萬眾一心,眾志成城。

3營有三個連:7連、8連、9連。日軍一來到南林坡陣地,就進行炮火覆蓋,炮聲轟鳴,地動山搖,然後,第三師團的先鋒部隊在硝煙瀰漫中,端著上了刺刀的槍枝,大聲吶喊著衝上來。國軍的長短武器一齊射擊,衝在前面的日軍像被割倒的麥子一樣一排排倒下。然而,日軍太多了,他們依然像潮水一樣源源不斷地湧上來,槍彈已經無法阻擋他們的攻擊,國軍士兵們也端著刺刀,躍出戰壕,像巨浪奔騰一樣撲上去,終於,日軍被壓了下去。

那天,5營打退了日軍十餘次衝鋒。短兵相接,山谷中的死屍鋪了厚厚的一層,血液像小溪一樣沿著谷底流淌。黃昏時分,第三師團後續部隊來到,又向3營陣地發起瘋狂攻擊。8連、9連陣地相繼失守,連長戰死,戰士傷亡殆盡。而7連也傷亡過半,卻仍大呼酣鬥,死戰不退。7連裝備有一個迫擊炮排,一個機槍排,是全營裝備最好的。7連堅守的南林坡成為一顆釘子,阻擋了日軍進入石牌,進入重慶的車輪。

第二天,日軍出動了5架飛機,又調來了5門重炮,對著傷兵滿營的7連陣地狂轟濫炸,山頭已經被削平了,樹木被折斷了,山頂上能夠燃燒的東西全在燃燒,連石頭也是滾燙滾燙的,7連修築的陣地全部被炸毀,整個山層都被炮彈掀翻了,又鋪了一層新土。姜明生說,戰爭結束後,他看到山上有一棵一摟抱粗的樹上,有23個槍眼和彈孔。

日軍停止了轟炸,士兵端著刺刀衝上來,他們以為7連已經全部被炸死了,沒想到7連的傷兵們從土層裡鑽出來,抖落抖落身上的塵土,舉槍就打,日軍又倒下了一層。這是鄂西會戰自開戰以來,最為激烈悲壯的一場戰鬥。

第三日夜晚,日軍第13師團和第39師團紛紛趕到石牌前線,第7連為了保存有生力量,趁著夜色,放棄了南林坡陣地,悄然撤離。時,第7連僅餘30餘傷兵,相互摻扶著走下山坡,月光照耀在他們的臉上,人人臉上都塗著一層血污,身上的衣服,已被火燒得襤褸殘缺。迫擊炮排傷亡殆盡,機槍排僅剩一人,而第7連撤離時,所有機槍都帶在身邊,沒有給鬼子留下一挺。

天亮後,日軍越過南林坡,進攻一座叫做閔家村的村莊。這座村莊扼守著通往石牌的小道,要進攻石牌,必須經過此村。姜明生說,村莊的老百姓早就遷移了,只留下了一座空村,國軍在村莊裡挖掘地道,縱橫交錯,四通八達。這座村莊,數千人反覆爭奪,數次易手,房屋牆壁全部被炸毀,村莊所有樹木被炸斷。後來,日軍付出了慘重代價,依靠優勢兵力才終於佔領了村莊,剛坐下來,還沒有來得及喘口氣,埋伏在地道裡的國軍突然一齊衝出,又將日軍趕了出去。

後來,日軍調來飛機,對著閔家村狂轟濫炸,國軍被迫撤離。而這座村莊,因為全部變成廢墟,戰後再也沒有恢復重建。從南林坡到石牌村,日軍每行進一步,都要付出數人死亡的代價。橫山勇坐鎮宜昌,嚴令日軍即使全體玉碎,也要佔領石牌。後來,有關方面的資料顯示,與胡璉的11師對陣的,是日軍第3、第13、第39共三個師團各一部的三萬人,還有幾十架飛機,幾十門重炮,而11師,只有憑險據守死戰不退的8000子弟兵。

日軍攻打朱家坪的時候,國軍一個營在拚死堅守,營長游國禎被敵機炸成重傷,不能行動,可他仍然抱著一挺機槍阻擊敵人,後來,敵人被打退了,戰士們看到游國禎歪倒在機槍邊,流進了最後一滴血。國軍11師的弟兄們在每一道關隘,每一道峽谷,每一座山包,每一塊岩石後阻擊日軍,沒有一個投降敵人。

四房灣處於11師防線的中段,日軍集結重兵,猛攻四房灣。如果四房灣被佔領,11師就會被切為兩段。國軍苦戰竟日,傷亡過半,幾近彈盡糧絕,情況萬分危急。守軍向胡璉請求援兵,胡璉派傷病在身,尚未痊癒的32團副團長李樹蘭前去解圍,而前去解圍的部隊,只有一個班8個人,這一個班是留在胡璉身邊的僅有的預備部隊。胡璉對李樹蘭說:「全線激戰,我只能給你一個班。活著回來,回來後一起喝酒。」李樹蘭答應一聲就帶著一個班的士兵衝出去了,黃昏時分,缺口被堵住。

第四日,國軍各個陣地都被突破,三個師團的所有日軍像潮水一樣湧向石牌,所有的火力也對準了石牌,橫山勇嚴令日軍不惜一切代價,從11師手中奪取石牌。戰爭進入了前所未有的嚴酷。數萬名日軍像螞蟻一樣漫山遍野衝上石牌,吶喊聲與槍炮聲響徹山谷。胡璉屹立在指揮部,凝望戰場,一動不動。陳誠的電話打來了,他牽掛著石牌的安慰,詢問胡璉:「守住石牌有無把握?」胡璉斬釘截鐵回答:「成功雖無把握,成仁確有信心!」11師8000子弟兵,上至師長,下至戰士,同仇敵愾,拚死一搏。他們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

戰至中午,一股日軍繞過石牌,竄入要塞後方的伏牛山谷,胡璉命士兵將一面軍旗插在山巔上,嚴令任何人也不能越過這面軍旗。日軍看到有隙可乘,像蝗蟲一樣從四面八方湧向山谷,國軍子弟兵們也趕去圍堵。馮學佑說,剛開始,還能聽到槍炮聲一陣緊似一陣,後來,槍炮聲稀落了,再後來,就徹底聽不到槍炮聲了。

沒有了槍炮聲,然而戰爭並沒有結束;不但沒有結束,反而進入了白熱化。在山谷中,幾萬把刺刀寒光閃閃,幾萬顆喉嚨一齊吶喊,幾萬條軀體激烈碰撞,中日雙方幾萬名士兵展開了最原始,最殘酷,最血腥的白刃戰。人類自從發明了槍械後,再沒有過這樣慘烈的場面,幾萬人手持上了刺刀的鋼槍,用最原始的血液和本能,在殊死相搏。

此時,槍炮已經顯得多餘,雙方糾結在一起,纏繞在一起,鮮血飛濺,你無法分清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身邊不斷地有人倒下,你無法分清是自己人還是敵人。雙方像兩股洪流,在激烈地碰撞著,都想將對方擠出山谷。幾萬雙腳踩踏著大地,塵土升騰,遮沒了天空。幾萬把刺刀揮舞著,刺向穿著不同顏色衣服的軀體,不管他是誰。馮學佑說,槍炮聲靜寂了三個小時。

三小時後,佔據了優勢兵力的日軍居然被國軍擠出了山谷。保家衛國的意志,戰勝了日軍的武士道。黃昏時分,廝殺仍在繼續。國軍和日軍都使出了最後的力氣,都已精疲力竭。5月31日午夜,石牌突然一片靜寂,靜寂得令人心悸。一輪圓月升起來,掛在鳳凰山巔,月華如練,靜靜地瀉在默默流淌的江面上。馮學佑說,那一晚,他一夜未眠,不知道戰場上發生了什麼事情,天亮後才知道,日軍退卻了,退卻得實在太突然了。

這就是石牌保衛戰。最終,胡璉的11師在長江西陵峽的石牌村,依靠難以想像的意志的毅力,扭轉了整個鄂西會戰的戰局,讓日軍踏入陪都重慶的一隻腳,又不得不縮了回去。此後,日軍再也無力打通通往陪都的道路,直到抗戰勝利,重慶都安然無恙。戰爭的成敗,決定於最後的五分鐘。誰堅持到了最後的五分鐘,誰就取得了勝利。

石牌保衛戰,11師到底殲滅多少日軍,有說是7000名,有說是5000名,這已不重要,重要的是,11師擊退了日軍,守住了通往重慶的大門,這比殲滅十萬日軍更重要。還有,此役,日本精銳第13師團被打殘。原定於鄂西會戰結束後,第13師團開赴太平洋戰場,而鄂西會戰結束後,13師團傷亡過半,已不再適應太平洋戰場上的慘烈廝殺,只好駐紮江西。這支曾被岡村寧次視為中國戰場上最強悍的師團之一,參與了南京大屠殺的虎狼之師,直到抗戰結束,都鮮有戰績。

7月1日,蔣介石來到恩施,表彰鄂西會戰中的英雄,他評價說:「鄂西大捷是中國抗戰以來一次決定性的勝利。」國軍18軍11師在石牌保衛戰中,一戰成名天下知,成為抗戰中一等一的中國部隊。石牌保衛戰結束後,胡璉升為18軍副軍長。胡璉是一員儒將,他說過,他一生有兩大愛好,一為讀書,一為打仗。如果不是戰爭,知識淵博的胡璉可能會是一名大學老師,或者一名作家。

9月3日,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銘記歷史!

向我們的英雄與先烈致敬!

責任編輯:辰君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