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麼失業 要麼返貧(圖)

2022-07-04 08:40 作者: 真叫盧俊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整個房企都沒有了崗位。
整個房企都沒有了工作崗位。(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7月4日訊】「要麼失業,要麼接受現在1/3的年薪。」

現在這是擺放在阿翔面前的選擇,也是阿翔從來沒做過的選擇,上海恢復堂吃的第一天,我又和阿翔吃了頓燒烤。

阿翔在我們這個行業裡算是地產高管。

集團區域的營銷總,行業內也是老前輩,曾經也是無限風光的地產操盤手。

今年年初的時候,因為和老東家不開心,3月份辭職了。

裸辭。

其實這不是他第一次裸辭,因為他幾乎從來沒有為找工作煩惱過。

過往履歷在行業內有口皆碑,幾乎能夠為不同的企業創造價值,這也是每次他有信心敢出來裸辭的原因。

但是這一次到現在三個月的時間,阿翔和我說:我沒有接到任何獵頭的電話。

01

工作機會都哪裡去了?工作機會全沒了。

並且不是上海沒有工作機會,整個房企都沒有了崗位。

現在房企內部有了一個原則,對於集團體制內的編製:

要麼下沉要麼裁掉。

而下沉的目的也很簡單,做得好幫公司省掉了成本,做的不好目的還是一樣:也是裁掉。

而如今僅有的正在招人的,就是那些地頭蛇企業。

如今他們有了不少合適的土地,需要足夠的操盤手,但是他們願意開出的薪資,基本上是阿翔正常時候的1/3。

因為項目沒難度,單純就是執行而已。

標準化產品標準化需求,當然因為有著一二手的落差,去化沒有了難度。

甚至在無數個地方,七八個項目共用一個售樓處的現象已經非常普遍。

這對於一家企業來說,人員編製只要過去的一半就夠了。

編製只要一半,單位成本只有三分之一,這麼算下來企業的人力成本直接降低了80%。

這種方式已經在老闆內部達成了共識。

但是這樣的落差讓阿翔難以接受。

如今一個地產人的價值在老闆和員工之間產生巨大的分歧。

當一家開發商選擇保守發展之後,開出高薪也就變成不可能的事情。

失業還是返貧,這成為了如今阿翔們必須要做的選擇題。

行業內留下的崗位越來越少了。

因為有一個大家都知道的問題。

今年3月的時候,無數房企內部已經喊出了熬過630的口號,幾乎今年所有的債務都在六七月需要兌現。

而半年報的成績也直接折射企業的信用等級。

如果營收預期不可控,那麼裁員保成本則成為必然。

02

這背後還有一個深層的原因,老闆們都低估了疫情對企業的影響。

阿翔有過一句話:兩個月,足夠讓一家開發商死去。

兩個月停擺的影響讓很多房企的大本營顆粒無收,然後所有城市的流動人口驟停也中斷了很多外溢客戶的轉換。

包括大量的文旅類項目和小鎮類項目。

停下來之後想要再啟動也比想像中艱難,客戶信心,客戶購買力,客戶基數,一切基本面都改變了。

這種信心的恢復不是一個月兩個月可以解決的。

在很多老闆眼裡,樓市的基本面已經變了。

但是對於開發商來說卻等不起這兩個月。

為什麼要裁員,可能真相就很簡單:發不出這兩個月的工資。

現在很魔幻的一件事,作為一家規模多少億的房企,集團老闆就盯著某個具體的項目開盤情況。

因為在他們眼裡,所有盤子裡的樓盤可能就一兩個是有利潤的,所以其他項目賣不賣無所謂,那個有利潤的開盤回款成了關鍵。

「用一次項目開盤,來發團隊的工資。」

如果這一個項目不好或者開不了盤,可能整個公司就沒了。

開不了盤,地產人也要開始討薪了。

03

所有的人群裡,最為動盪的是一大波90後地產人。

這是一個老闆給我的答案,他說:90後從業者開始,他們沒有經歷過2008年。

這句話什麼意思。

就是現在這一波地產人,沒有經歷過真正意義上的危機。

而在老闆眼裡,現在就是真正意義上的危機。

90後從業者入行就是2012年,從這個點到2020年之間,行業幾乎沒有經歷過大的風波,每家企業借勢而起都在經歷各種造神運動。

瘋狂是主旋律,也因為如此從業者的能力主要也是乘風而起順勢而為。

對行業的敬畏,對週期的謹慎似乎是這一批地產人不太有過的心態。

也因為如此,現在的老闆在審視自己團隊的時候也非常的小心。

所以我經常看到的狀態就是,裁掉一波90後,然後讓集團內80後的高管下沉一線去操盤。

不僅如此,90後在被裁員之前,多多少少也被老闆收割過。

要麼之前買過公司的理財,要麼之前被逼內部員工購房。

被裁員之後補償金是能夠正常拿到的,但是之前的理財款遙遙無期,內部員工的購房,想要退也變得非常艱難。

企業和員工之間出現了劍拔弩張的樣子。

最近一些機構的,相關政府部門的,運營辦公樓的,人事局的也不知道為啥都來問我,關於大虹橋房企到底會不會死。

因為他們擔心,按照這樣的趨勢會出事。

不論是仲裁的,官司的,維權的,以及各種極端案例。

他們需要做好各種預案,以及各種最壞的可能。

問的多了,我也開始焦慮了。

或許情況可能比想像中還要糟。

我想了下說可能會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壞消息就是可能就是這兩個月會發生的是事情。

好消息就是,可能兩個月之後,也就習慣了。

04

這一波地產人的離開也面臨著他們被迫轉型。

我看到了他們在各個條線上的流串。

有從營銷口去到辦公樓的,也有從品牌口去到物業公司的。

每次問他們為什麼這麼選,他們都會說給自己一點挑戰的空間。

但是真實的答案或許他們自己也知道,被迫無奈或許才是真實答案。

選擇辦公租賃也好選擇物業公司也好,已經算得上足夠的體面。

因為還在核心產業鏈,因為還算是所謂甲方的角色。

地產人真正離開房地產這行的少之又少,雖然過去幾年一直是一邊吐槽一邊賺錢,但是真的想要跨行業跳槽的少之又少。

因為出去之後發現不適應。

出去之後沒有合適的,留下的都要減薪,所以從業者都在思考:我的價值到底是多少。

不知道各位最近有沒有看抖音,有無數地產人開始拍起了短視頻做起了ip流量,全都真心誠意分享著自己的從業故事然後求著用戶點讚關注。

已經有大量甲方從業者失去了陣地開始下沉做起了乙方。

我和阿翔開玩笑說,2022年一定是地產乙方最內卷的一年,因為所有的甲方都來了。

房地產這行肉眼可見的幾個趨勢,眼下只剩下幾個。

渠道、ip流量、一二手聯動,二手房帶看……。

而所有的紅利放眼望去,都和購房者有關,都和開發商無關。

也就是說雖然他們已經老去,但是過去這段職業經歷對於這一次他們的被迫轉型一點作用都沒有。

我問了一個從甲方下沉做網紅的大姐,如何做到從過去的溫文爾雅變成在鏡頭面前聲嘶力竭喊麥的狀態。

她就回了我一句:因為有房貸要還。

05

行業的動盪似乎也有了傳染效應。

我一個在網際網路大廠上班的朋友前陣子和我說,他也被裁員了。

當然網際網路公司用了一個比較洋氣的詞:畢業。

做了五年,他從大廠畢業了,公司給到的理由是:未來內部沒有這個崗位編製了。

有點黑色幽默的是,在這家公司工作之前,他就是一個有著十年經驗的地產人,在一家地產乙方做廣告推廣。

當初離開就是因為不看好房地產的未來。

他有點無奈的和我說:當初逃過地產裁員沒想到最後沒逃過網際網路裁員。

這彷彿就是一個穹頂籠罩。

當整體大環境沒有那麼樂觀的時候,各行各業都出現了斷臂求生的狀態,某種程度上這是行業的一次人員大洗牌。

後來阿翔和我說,他看到其他行業都開始流行內卷,他居然開始羨慕。

因為房地產這行如今連這個機會都不給。

行業的驟降突如其來、猝不及防,而現在的我們似乎都沒想好,自己的下一站到底要去哪。

大概十年前,我和阿翔喝酒的時候開過一個玩笑,說二手房中介的從業門檻實在太低了,未來人員淘汰勢在必行。

而十年後的今天,二手中介的從業者到底增加還是減少我們不得而知。

但是房地產從業者數量的銳減實實在在的擺在眼前。

談不上風水輪流轉,但也是天道好輪迴。

06

「沒想到,小丑竟然是我自己。」

這是阿翔喝醉之前和我說的最後一句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真叫盧俊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