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政丰:“九一一”之后新世界轮廓初现


九一一事件中美国被袭。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被迫一夜之间调整其全球安全战略,打破了事件之前的全球均势,引发各国互动。目前,美国的反恐战争远远没有结束,新的平衡还没有建立。未来的全球均势是怎样的?中国的国际环境会有什么变化?从已经发生的事件去推断,端倪初见。

首先,美国调整其全球安全战略给各国提供了一个调整、理顺外交关系的机会。在美国安全战略中占的比重越大,受到的影响也越大。其中俄罗斯、中国和巴基斯坦所受的影响极大。

俄国明确倾向西方的趋势

俄罗斯与美国及西方的关系正在发生重要的变化。俄罗斯自从苏共集团解体以来,其大方略可以理解成:使俄国逐渐成为西方社会的一员,同时又不从属于美欧,继续保持其国际事务中的大国地位。1997年俄国首次加入“西方七国首脑会议”;尽管俄美在“北约东进”、“科索沃战争”和“国家导弹防御体系”等问题上有难以调和的争议,俄国不断试探加入“北约组织”的可能性。而俄罗斯的障碍,实际上很大程度上来自于美国和西欧国家的不信任。九一一事件后,美国寻求各国支持,同时把“反恐怖”提升到战略防御的重点,与俄国的分歧立即显得“次等重要”。俄罗斯立即抓住机会,第一、宣布支持、参与美国“反恐”;第二、改变其北约政策,暗示可以考虑同意北约的新一轮东扩,并且再次表示愿意加入北约;第三、表示可以同美国就《1972年反弹道导弹条约》再进行谈判。俄罗斯的主动表示善意初步得到回报。10月26日,美国宣布滞后三项导弹防御体系的试验。俄罗斯与美欧的关系到底能改善到什么程度,目前还不得而知。11月12日俄国总统访问美国与美国在“国家导弹防御体系”达成什么协议,将是揭示俄国与西方关系的极重要的标志。现在可以肯定,九一一事件改变了俄国同西方的关系, 这一变化对世界安全体系的影响是事件发生后最重要的,甚至目前比对阿拉伯世界的影响还大。

中美关系近期缓和后患实多

九一一事件之前,中美关系紧张。中美已经俨然成为另方 “第一假想敌”。事件发生之后,美国调整安全战略,中国立即感觉到压力减轻。中美之间近期内交好的机会剧增。但是,中美之间的关系改善同俄美之间有很大的不同。俄国是主动改善关系,积极利用九一一事件带来的机会,关系改善是长远的和根本性的。中国则是比较被动地、短期地与美国改善关系。而且,长期的中美关系中含有此一事件造成的隐患:如果俄国进一步改善美国西方关系,俄中联盟的前景如何?中国经营多年的“中巴友谊”是否会受到美巴之间新关系的负面冲击?同样,中国与阿拉伯世界的“友好关系”的前途怎样?目前看来,这些战略利益上的冲突对中美长期关系都是不利的。

中亚地区引发大国战略互动

九一一事件后中亚地区立即成了世界安全局势的焦点。一方面美国的“反恐联盟”改变了美国同巴基斯坦的关系,一夜之间巴基斯坦成了美国“最新的好朋友”。这样,原与巴基斯坦有重要战略关系的中国以及有边境争议的印度两个地区大国不得不根据新形势“重新考虑”与巴基斯坦的关系。中国希望美国的介入,不会冲淡中巴之间的战略关系;印度则关心美国是否会牺牲印度在卡什米尔的利益换取巴基斯坦的合作。

由于中亚的战略平衡已经发生了变化,特别是美、英在中亚的直接军事介入,俄罗斯的反应是可以预测的,也就是为了使今后的中亚局势在俄国的“预料之内”发展,俄国必须直接参加“反恐战争”。这就是俄国最近支援阿富汗“北方联盟”40辆坦克,加紧对阿情报战的直接原因。目前,俄军没有直接介入对阿战争,与其说俄国不愿意直接参与,不如说她没有受到美英的邀请。美国不愿意直接得到联合国参与下的多边军事帮助,而选择英国的“单边”帮助,是因为多边军事帮助涉及的各方利益太多,会给美国的行动带来限制。

在美、俄、印、中纷纷就中亚政策进行调整之时,分布在中亚的较小国家也会根据其自身利益在大国中间进行选择及调和。他们的政策有其被动的一面。比如,俄国为了能够介入美英的行动,必须说服乌兹别克、塔吉克斯坦等国向美国有限地开放其领空、军事基地、机场等。巴基斯坦领导人更直言不讳地说:“(面对美国的压力)巴基斯坦别无选择”。也就是说,小国的政策选择性相对较少。

中亚的未来将是怎样的?回答这个问题的决定性条件是阿富汗的未来。美国对阿富汗的战争目前没有可以预测的结局,以常理论,在断绝了塔利班政权包括巴基斯坦在内的外部支持之后,美英应该有能力推翻塔利班政权。但是这并不解决阿富汗的前途问题。因为建立一个稳定的能够代表大多数阿富汗人民,又能够被周边国家接受的政权难度很大。目前为止,实无佳选。另一个变数则是如果美国对阿战争旷日持久,巴基斯坦能不能保持内部的稳定。

阿拉伯世界内部矛盾加剧巴以冲突成焦点

九一一事件的起因并不是有些人所津津乐道的“宗教冲突”或者“文明冲突”,而是国际政治上的冲突”,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及其阿拉伯盟友与阿拉伯世界的极端势力在政治诉求上的冲突。一方面,宗教教义以及文明的发展并不必然产生直接的、不可调和的仇恨。另一方面,美国及西方的对外政策不能说有什么“基督教教义”,西方文明的发展也不能说是以“消灭其他文明”为目的。事件本身与阿拉伯世界有直接的关系。其影响可以分为两种:第一个影响是事件加剧了阿拉伯世界温和政府与极端势力之间的矛盾,使得温和政府不得不“表态”和做出激怒极端势力的政策选择。事件对阿拉伯世界的冲击更多的是对其内部的影响,对其外部政策的影响相对较少。第二个直接的影响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关系。尽管目前巴、以双方冲突升级,暴力事件不断,但是九一一之后,解决巴勒斯坦的问题已经成了全世界关注的焦点。人们对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对世界和平稳定的意义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结果是,任何有影响力的国家都会尽其所能避免巴、以冲突无限升级和失控。

世界安全新局势初现端倪

九一一事件的影响之深、之广是近代世界历史上少有的。除上所述,另有其他影响。10月29日,日本参议院通过了政府提出的《反恐怖特别措施法案》、《自卫队法修正案》和《海上保安厅法修正案》。这三个法案成为二战后允许日本自卫队开赴外国领土的第一个法律,这标志着日本安全政策出现重大变化。无疑,中国、韩国及东亚、南亚各国将密切注意日本的这一变化。另外,英国与美国的超乎寻常的紧密关系,也引起人们对英美联盟的猜测。美英同欧盟的关系以及美英军事联盟与北约的关系所受的影响是最直接的。美英联盟是美国避免在国际上“单边主义”形象的受限制最小的佳选,其次是北约、再其次是联合国。如此,美国在推行其外交政策上有不同程度、不同性质的国际联盟供其选择,最大限度上开拓了地缘政治上的空间;与此同时,英国借用美国的国际地位,也以最少的资源换取了最大影响力。

总的来说,九一一事件后,世界安全新局势初现端倪。第一、俄国倒向西方的趋势更为明显;大国强权之间的直接军事冲突以及核战争的机会有所减弱。第二、美英军事力量深及中亚,自此中亚将成为中东之外国际安全的另一焦点。第三、巴勒斯坦依然难以实现近期的和平,但是巴勒斯坦建国的必要性已经成为国际上的共识,也就是说以色列吞并“西岸”和“加沙”地带的最终可能性越来越小。第四、阿拉伯世界的温和派与激进派的矛盾进一步激化,有可能导致激进的“原教旨主义”的衰落,至少是阿拉伯世界内部实力的重新组合。第五、美国在国际上的强势近期有所增加,美国的最贴近的核心盟友,如英国、日本将得到长远的好处。最后,目前中国大陆的长远地缘战略将会感受到负面的冲击,未来中国大陆在九一一之后新的世界均势中将比较孤立。

--《信报》02-11-2001(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