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政分开──胡曾之争的前景?


今天为止,外界普遍接受这样一个看法:中共第四代中的胡锦涛与曾庆红之争在很大程度上是瑜亮之争。也有少数人认为胡曾之争是臆造出来的。不过从实际的情形来观察,胡曾之间的瑜亮之争当然有其非常真实的一面。首先,江泽民是现任的中共最高领导人,而胡锦涛是邓小平挑选的、而不是江泽民挑选的接班人。在胡锦涛与曾庆红之间,江泽民有明显的亲疏之分。胡锦涛是名义上的接班人。江泽民更青睐曾庆红。于是,胡锦涛与曾庆红之间的竞争关系由此产生。其次,胡锦涛虽有王储身份,但是统治国家的能力从未得到实实在在的检验。曾庆红虽也未能独立主政,但是十多年来作为江泽民最亲密的顾问,亲身涉及了许多重大政务的处理与危机的应对,其能力得到了江泽民的信任。从效果上看,曾庆红的确有效地帮助了江泽民维持其统治的稳定,剪除了政治对手,度过了重重难关。由此形成了胡锦涛有名分,曾庆红有能力、有江的支持这样一种对峙的格局。

另一方面,胡曾之争的确有被外界臆造的一面。这种臆造不仅仅是等着看中共出现内爆的笑话,而是人们不能同时从他们两个人身上看到人们所需要的全部东西,只能从每个人身上看到他们所期待的一部分东西。易言之,胡锦涛与曾庆红身上所展现某些重要的特质,对外部的期待者来说,具有互补性。外界所期望看的,是一位既有接班的名分又有能力实行变革的这样一位领导人。从外表上看,这样的名分和变革的能力分别落在了胡锦涛与曾庆红两个人身上,而王位只有一个,所以两人必须竞争。

在海外,替胡锦涛说好话的人似乎越来越多。但是这并不表明那些说胡好话的人发自内心里钦佩胡锦涛,而只是希望江泽民快点下台、走人。对胡锦涛的好感是来自对江泽民的厌恶。在这些人看来,任何一个年轻一些的人上台,管他是谁,总比年近八十岁的江泽民要好,至少有好一些的可能,或许会带来一些新气象。

外界对曾庆红的看法褒贬十分不一。不喜欢他的人看不惯他整天跟在江泽民后面、指责他擅长权术,与他有过接触的人则常常十分钦佩他的能力与抱负,断定他若上台或许会给中国带来必要的变革。不论喜欢他的人,还是讨厌他的人都不否认他的能力。比较起来,人们对胡锦涛的期待通常是一种被动的、迫不得已的期待,对曾的期待则是主动的期待,希望曾庆红能够变政,能够帮助中国走出共产主义的死胡同。对曾庆红的这一期待正是曾的最大政治资本。没有这一资本,就根本构不成胡曾之争。对胡锦涛的类似政治期待的不足,也正是胡锦涛的最为薄弱的环节之一。纵使胡锦涛有平民作风,有很多亲民举动,但是最高领导人不仅仅应是个好人,更要是个能做事的人,敢作敢为的人,一个有理想的人。

其实,胡锦涛本人并不缺权谋的本领。胡锦涛不是江泽民选中的接班人,但是他竟能在这个位子上坐到现在,不擅长权谋是不行的。胡锦涛虽然在权术上以稳重、内敛、保守见长,但是在治国的理念上还没有看到他有丝毫的火花,甚至连谣言都少有。无论怎么看,即将掌权的胡锦涛都不象中国正需要的能够在未来关键数年中领导中国的那种大胆、富有想象力、而且决绝果断的领导人。胡锦涛更像是一个为了获得权力而长期忍辱负重、仍气吞声的人。胡锦涛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他是一位称职的二号人物。但是称职的二号人物不等于称职的一号人物。正是治国的理念与魄力把一号人物与二号人物区分开来。

也有人说,曾庆红是个好军师,不是一个好司令。所以,胡与曾可能成为一对好搭档。然而,就算曾庆红敢做胡的军师,胡也未必敢听曾的建言,更不敢要胡做军师。胡怎么能确保曾是值得信赖的军师,而不是身边危险的定时炸弹?现在,既然胡锦涛与曾庆红被外界摆在相互竞争的位置上,彼此的猜忌与防范将是他们两人之间永远拆不掉的心理之墙。在制度化程度极低的中共政治中,没事实依据时都彼此猜忌防范,更何况胡锦涛与曾庆红之间早已是针尖与麦芒。从已经露出的迹象来看,胡锦涛也决不可能要曾庆红做军师。因为胡锦涛正在加紧建立自己的顾问班子,牵头人是郑必坚、令计划等。很显然,江泽民也不愿意与胡锦涛分享江的顾问班子,同时也默认胡建立他自己的顾问班子。江泽民不会同意曾庆红成为胡锦涛的私人顾问。所以,胡锦涛与曾庆红之间的关系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继续竞争下去,直到有朝一日见了分晓。

随着中共十六大日益临近,胡锦涛与曾庆红之间的权力也正在接近一个赛段的终点。在目前的情势下,任何明眼人都能看出,胡锦涛已经绝对占先。胡锦涛已经摆开架式即将加冕继位,当然能得到多少实权是另一回事情。而曾庆红至今连政治局委员的"候补"的身份都未能脱去。

曾庆红现在面临的困境是既抢不得,也等不得。在胡锦涛未犯任何重大的政治错误的情形下,曾庆红无法联合江泽民无缘无故地废黜胡锦涛的接班身份,把权力从胡锦涛手中"抢过来"。虽然江泽民不甘心让邓小平替他隔代指定接班人,一直伺机踢开胡锦涛,扶植曾庆红,但是如果为了夺权而夺权,很难得到党内和民意的支持,故也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不仅"抢不得",曾庆红也"等不得"。面向未来,时间也不在曾庆红一边。曾的年龄(1939年生人,63岁)比胡锦涛(1942年生人,60岁)大,即使他再耐心等待,也绝对不可能成为接胡锦涛班的中共第五代最高领导人。

难道曾庆红真的走投无路了吗?那倒也不是。曾庆红的出路取决于他能否在十六大上得到极好的位势作为未来变政的跳板。假如江泽民对曾庆红鼎力襄助,曾庆红可在以下几个职位中作出选择。

这几个职位分别是政协主席、全国人大委员长、国务院总理、国家副主席,党内的职位有书记处书记。曾庆红的选择标准肯定是要那个能够帮助他走上权力顶峰的那个位子。曾庆红应该对政协主席的职位没有兴趣,因为那是一个二线的花瓶职位,离最高权力更远、而不是更近。全国人大委员长的职权虽然比以往要大,但是仍是二线职位。如果曾庆红仅仅想要牵制胡锦涛,这是一个好职位(就像乔石牵制江泽民那样)。但若想取胡锦涛而代之,则不是一个好位子。人大委员长是个造反的位子,不是夺权的位子。故曾不会要这个位子。迄今为止,在中共历史上还没有一个人从人大委员长的职位上当上中共的最高领导人。总理的职位也是如此。虽然总理一职权重于人大委员长,但是事务琐碎,责任重大,出错机会多。从与最高领导人的关系看,总理只是核心的宰辅。所以,在中共历史上,还没有一个人从总理变成核心。总理的职务相当于宰相,做了宰相的人通常是做不上国王的,尽管赵紫阳几乎做成。任何想做"国王"的人是不会看中总理职务的,至少在中共的体制下是如此。曾庆红当然是不会看重总理职位的,除非他无意"称王"。曾庆红要是作了总理,就等于作了人臣,也就失去了通向权力顶峰的可能。所以,不论谣言怎么说,曾庆红当总理从主观愿望与客观能力上来说都是不可能的。

对主管党务的书记处书记一职,曾庆红肯定有兴趣,但也肯定不会以拿到这一职务为满足。因为仅有这一党内职务会对曾庆红在国际国内政治舞台上伸展手脚造成严重的限制,在去年于上海召开的亚太经合会首脑会议,曾庆红曾因没有政府职务的头衔吃够苦头。对此,他一定会铭记于胸。有一个职位,最适合曾庆红的需要,它是通向权力顶峰的绝佳跳板,这就是国家副主席一职。如果能得到这个位势,曾庆红仍然有咸鱼翻身、后来居上的可能。在中共的体制中,国家副主席是一个颇为特殊的职位。由于根据宪法,国家主席是虚位元首,而且在中共体制中,长期以来都不怎么重要。故对国家副主席的职位进入的门槛较低,没有对总理和总书记的职位争夺得那么激烈,那么受瞩目。但是,江泽民任职期间加大了主席职权的弹性,使得主席的职权可大可小,反转空间大。在江泽民开辟了这个先例之后,国家主席就有可能变成实权元首,而国家副主席则是通向国家主席的最近的台阶。

对曾庆红来说,没有什么跳板比国家(副)主席更好。如果曾庆红在十六大当上国家副主席候选人,他离国家主席的职位就不能再近了。他可以在江泽民的支持下,进一步择机(最多在五年之内)从胡锦涛手中拿过国家主席一职,然后逐步启动变政之路。他可以在国家主席的职位上启动党政分开,把党的权力全部给胡锦涛,甚至可以鼓励胡锦涛把中共改造成社会民主党。在党政分开后,他可以再启动宪政改革,以顺应世界潮流的名义,把国家主席一职正式实权化,改行总统制,并配套以相应的改革。这样,曾庆红就可以兵不血刃、不必政变就攀上权力顶峰。这个策略的好处是他不必与胡锦涛摊牌,他甚至可以真心地恭奉胡锦涛为中共第四代领导核心,党的最高领导人。

作为党的最高领导人,胡锦涛的权力不会因为这样的改革受到削弱,受到削弱的是整个党的领导权,而不是其领导人的权力。这一变革的可能性在于,一是由江泽民压住阵脚,胡锦涛不变造次;另一方面,党政分开,改造中共的统治方式也是中国的大势所趋,曾庆红的提议在道理上占先。所以,国家副主席一职可以看作是曾庆红的唯一的、也是最有希望的政治生命线,总统制则是曾庆红的变政之路的唯一法宝。否则,在胡曾之争中,胡锦涛恐怕就要当仁不让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