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门------假冒伪劣代名词

2004-05-09 10:23 作者: 唐哲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五一黄金周,旅游度假好时候。北京作为首都,吸引着国内外众多游客。前门南临天坛、天桥,北接天安门、故宫、中南海,聚集着著名的老字号同仁堂、全聚德、张一元、内联升等,曾经是举足轻重的经济贸易中心,南来北往的经济血脉在这里交融。五一前夕,为揭穿前门种种假劣骗局,还消费者知情的权利,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

  大前门,假、假、假!

  到北京旅游,人们想得最多的恐怕是能在较短时间内游览首都更多的名胜古迹,“北京一日游”应运而生。然而游客想不到,他们跨入的可能是假导、黑车精心设下的“旅游陷阱”。

  “长城八达岭一日游,50元包来回。”记者从前门西大街往东走,一路上就有六七个妇女拦着记者推销,她们年纪大都四五十岁,手里只有一张类似名片的东西,上写“八达岭长城、十三陵(长陵、定陵或昭陵)、十三陵水库、古神道(外景),一日游50元。”在老舍茶馆前,记者登上一辆旅游车,一位20多岁的女孩子自称是导游,问其有没有导游证,她则支吾不语。记者又登上另一辆车,一个30多岁的女子正忙着招呼大家。“你是导游吗?”“是啊!”“有没有导游证?”“今天出门急,忘了带导游证。”再追问,她则转头招呼别的游客去了。三年前,记者曾经在此暗访“一日游”,揭穿黑车拉客、假导游误导游客购物、购药的黑幕(详见《中国质量万里行》2001年第5期)。此后也有媒体揭露“北京一日游”黑车、假导游的报道,但直到现在,前门的黑车、假导游仍没有绝迹,且有更加兴旺之势。

  到北京旅游,许多人想买些珠宝佩饰做纪念。然而,在前门游客可能遇到假拍卖搭台卖的假珠宝。在珠宝市街,记者看到一家珠宝店门前放着张桌子,摆着几件玉器摆件,旁边还有些破粹的玉石,拍卖锤就放在桌上。看到记者胸前的相机,商贩投来警觉的目光。在丝绸商店斜对面,还有一家专卖玉货的小店,远远地就听见喇叭的叫喊:“300元要不要?200元要不要,100元要不要……”每拿出一件玉货,商贩都要如此喊一边。记者走上前细看,桌上也有些破碎的玉石,旁边还有个大篮子,里面放着健身球。见到记者,叫喊的商贩更来劲了。摆出一对玉石大象,记者伸手摸摸,很粗糙干涩。商贩问:“150元卖你了!要不要?”记者摇头。商贩说:“100元要不要?”记者问:“真的假的?”商贩说:“绝对真,假一罚十!”记者表示怀疑转身走开。商贩追问:“不要别后悔啊,50元要不要?”与记者同行的业内人悄声说:“你刚才摸的玉石象和旁边篮子里的健身球,都是由石头粉聚的,跟玉不沾边儿。”而对于摆在大栅栏一家商场柜台里的玉手镯,同行的业内人肯定地说:“这是玻璃做的,千万别买。”

  游客在前门行走,随时可能遇到假货,这些假货不仅仅是旅游商品,还包括假光碟、假发票、假名人字画等。其中假光碟最隐蔽。在大栅栏步行街北侧有一条狭窄而幽深的门框胡同,往里走数十米,可以看到许多小门脸儿。一个服装店门口站着一位20多岁的女孩,记者问:“有碟吗?”女孩点头。顺着小屋里狭窄的梯子走上去,上面则是一个很大的阁楼,靠墙摆着几张桌子,堆着许多光碟,七八个男女正在翻看。两名店员站在旁边聊天。记者佯做翻看光碟,这些光碟软件包装粗糙,有的画面不堪入目。“哥们儿,相机不错,做什么的?”不知何时记者身边多了个强壮的小伙子,他警觉地盯着记者的相机。“还行,佳能SO50E,我是济南市摄影协会的,你也爱玩?”记者一口地道的山东口音使小伙子放松了警惕性,他哼着小调转身下楼。记者则惊出一身冷汗。据调查,这个胡同至少有三到五家卖盗版盘的,是盗版盘的销售窝点,盗版盘在别处卖12元,这里5至6元就能买到。他们表面像是开服装店、美容店的,实际上在这里常年卖盗版光盘、软件。这些人分工明确,有人卖盘,有人负责在胡同口拉客、盯梢兼做打手。

  假发票给钱就卖。从箭楼西侧顺着弧形道路往前走,一路走一路不断听到高高低低叫卖声:“发票、发票”。这些票贩子们行装与常人无异,只是终日风吹日晒,脸大都呈红黑色。不时有票贩子凑上来问询:“发票要吗?”从前门西侧老舍茶馆走到前门体育用品商店,不到1000米的距离,竟有15个票贩子向记者推销发票。在前门体育用品商店门前,票贩子问:“商场、宾馆、旅店发票都有,你想要哪种?”记者表示想要一张商场发票。票贩子转身往南走20多米,如变魔术一般,再折回身时,手中已多了两张发票。记者看到是王府井某商场的购物发票,2004年最新版。票贩子每张要价60元,“最少也得30元一张。”正交涉间,票贩子忽然变了脸催促说:“你要不要?前面有工商的,看见就麻烦了。”记者抬眼,果然看到30米外的前门大街上停着一辆工商执法车。“15元两张,不行就算了。”记者转身就走。小贩紧跟过来:“老板,15元两张的票我这里也有,你要吗?”记者问:“真的假的?”小贩:“这么便宜,只能是假发票啦,你多少给点钱我就卖。”记者以假发票不能报销为由脱身。

  在对前门的数次暗访中,记者发现,曾经被媒体曝光的“十大假”依然存在,大栅栏旅游商品市场一个柜台里,依然挂着署名“启功”、“刘炳森”、“范曾”的毛笔书法作品。记者伸手触摸,尚能摸到墨汁的色粒儿。位于珠宝市街的两处手表摊点上,“雷达”、“劳力士”、“欧米茄”等假名牌手表依然在卖。此外还有假名牌服装、假冒劣质眼镜……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这里竟然还有两条已形成规模的“假货一条街”。

  假美容美发用品一条街?

  记者接到来自沈阳的举报,反映北京前门有假劣发胶在售卖。举报者自己就是生产发胶的企业主,因为遭遇假劣发胶的冲击,丢失大部分发胶市场,现在工厂面临倒闭。他说,“前门有个假劣美容美发用品一条街,批发零售假劣发胶,还销售大量假劣美容美发用品。”

  4月10日,记者再次来到前门。在不足1000米的大街上,竟然集中着十几家美容美发用品商店。记者走进一家美容美发用品店,借口要为开理发店的朋友购买发胶与店员过招。店员从货架上拿出数种不同名称的发胶,记者看到包装上都有产地和生产日期等。店员介绍,这些价格大都十五六元一瓶。记者问:“我的朋友说,他开美容美发店,只要最便宜的那种,有吗?”店员用手一指墙角说:“有,5元一瓶”。记者看到那里放着一堆瓶子。店员拿起两瓶,记者注意上面也有厂名,是天津一家化工厂生产的。

  记者:“太贵,我的朋友说的可没有这么多钱啊!”

  店员:“你要多少?”

  记者:“最少10瓶吧!”

  店员说:“3元1瓶。”

  据沈阳投诉者讲,发胶原材料是酒精,现在酒精的价格已涨到5000多元一吨,一瓶一公升的发胶不能低于5元;但市场上销售的发胶价格才3元一瓶。为何如此便宜?只有一个原因,它是用工业甲醇做的,市场上甲醇的价格只有2000多元一吨。假发胶有股刺鼻的气味,它喷出的丝线有力,比真发胶看上去效果要好。这种发胶对人体伤害极大。记者打开发胶瓶,一股刺鼻的香料气味扑面而来。记者以不好带为由退出,随后又如法炮制,走了三四家,发现都有这种假劣发胶在销售。在接下来的调查中,记者发现这条街上销售的假劣商品远远不止发胶一种。在一家美容美发用品店,记者问飘柔多少钱一瓶,店员说28元,最低不能低于20元。当记者以“别的店十几元就卖,而你的价格为什么不能再低”时,店员主动揭开了真假飘柔内幕。他出门左拐,很快从另一家店里拿回一瓶飘柔说:“这是假的,十几元就可以给你。真的包装瓶盖与瓶身上下一致,假的两个颜色不一样;假的飘柔乳液粘性大,用手指一点能拉出长长的一根乳线,真的粘性小,不能扯。”记者扭身又从货柜上拿下一瓶大宝问:“这是真的假的?”店员肯定地说:“假的!”

  记者:“假的你还卖啊?”

  店员:“有人就图它便宜才来买,北京许多美容美发机构都从这里进货。”

  记者:“你在这里卖多少年了?不怕有关部门来查?”

  店员:“很多年了,这条街卖假货的多了,查谁?把我们查封了,他们吃什么!”

  谁为前门负责?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其实这些假冒伪劣产品并不难辨认,也不需要高科技仪器才能辨别,那些美容美发用具、保健商品,分明就是“三无”产品,而有些商贩自己也承认是假货。明知有假,为何还有人自愿购买呢?4月10日上午,在前门西南地铁出口的地下通道里,中华烟一盒只卖5元,对于记者“真中华还是假中华”的质问,小贩竟回答:“真中华有卖5元一盒的吗?”而在短短不到10分钟时间,竟有三四个游客购烟。可见,假货有它的消费群体。同时,我们一些企业、事业单位有制度露洞,比如前门的假发票,它之所以有市场,是因为有些人可以用来报销,将假发票换成真钞票。

  前门假货何其多,究竟是因为什么?4月10日下午,前门肯德基二层。一位曾在前门某工艺品商店做导购的苏茵(化名)接受采访,对于记者的质疑,苏茵说:“前门这一带假冒伪劣的东西的确很多,假货横流的说法我不止听一个人说过。你所发现的假冒伪劣只是其中极少一部分。前门游客特别多,与这里特殊的地理位置很有关系。第一次到北京来的游客没有不想看天安门的,而前门与天安门又近在咫尺。前门的假货有一个特点,都是小商品,尤其是旅游商品。假货有机会出手、走得快。游客来自天南地北,外国人也有,即便后来发现自己买的是假货,也不会为此再千里迢迢找回来。我们做的就是一锤子买卖。”

  4月11日,前门老店“都一处”二层。记者采访到一位已撤出前门柜台的老板周强(化名)。周强说:“我曾经在这儿干多年,这条街没几家卖真东西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成本高、利润小,生意就没法做。比如这里柜台租金、管理费、各种名目的税收、治安费、电费等太高太多,我们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只能在顾客身上打主意,进假货成本低、利润高,商人当然追求的是利益最大化,不卖假货,我们赚不到钱,吃什么喝什么?再者前门是崇文区和宣武区的交界,管理上也有露洞,有机可乘。我们租柜台卖货,他们只管收钱,不管卖什么。大家都做这种(假货)生意,若有来检查的,稍有风吹草动我们就知道了。”

  在记者的采访调查过程中,常常听到这样的话:“前门一带打假从没停止过,但一浪高过一浪,总是打假刚过,假又来。” 2004年4月16上午9点,记者打电话到大栅栏地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办公室,一位负责人说:“我们这里是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办公室,是抓社会治安的,跟打假没有直接关系,尽管打假是所有人的义务,但我们专职工作是维持社会治安。”据这位先生介绍,前门卖假发票的应归公安部门管;旅游黑车、假导游这一块很多职权都在区级单位,具体假导游应归旅游局管理,拉客黑车按新法规归城管部门分管;假名牌服装、假名牌表等则归工商部门。至于一日游陷阱问题,具体哪里分管,他也不太清楚,因为这里面牵扯到比较多的“口”,包括交通、道路管理、旅游局、工商等,是多头管理。前门某工商所一位副所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前门的假冒伪劣问题由来已久,但有些不属于工商所治理范围,要想打假治劣需要各个部门联合行动才行。”

  中国消费者协会副秘书长武高汉指出:经营者以营利为目的而不顾社会效益,现在的某些法律制度,导致了讲信誉的成本高,不讲信誉的成本低。问题关键难就难在对经营者的处罚力度上。处罚力度偏轻,经营者就会与执法者周旋。从根本上讲,所有的无奈都源于我们法律上对违法经营者的惩处力度偏轻。

  普通消费者如何看前门的假冒伪劣现象呢?北京鲜鱼口胡同的刘大妈直截了当:“外地人才在前门买东西,北京人一般都到西单购物。”一位江西游客的话让记者印象深刻,他说:“我前天在前门买了一双名牌皮鞋,穿两天就脱胶了。我第一次来北京,想买件东西作纪念,认为这里是祖国的首都,不会有假货,却偏偏遇到了假货,很伤心!”一位山东济南的旅客说:“我对前门比较了解,用四个字来形容--假货横流!再不治理,不但有损北京的形象,更有损于咱中国的形象!”

  前门的假冒伪劣为何屡禁不止?难道真的无药可治?难道大前门真的要成为假冒伪劣的代名词?天子脚下,“灯下黑”就这样长期存在下去?人们不仅要问,前门怎么了?温州为假冒伪劣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难道位于祖国心脏的大前门也要步其后尘吗?

《中国质量万里行》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