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第三次监锢自由斗士许万平

2005-12-26 09:00 作者: 赵昕(成都)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岁末年关本应是和谐团圆的好日子,但是今年大不一样。除了我被不明身份暴徒残忍殴打、重伤住院,只能在异地孤单过节以外,一个又一个坏消息接蹱而至:

重庆著名民主斗士许万平先生被当局重判 12年有期徒刑!南京著名自由作家杨天水先生于12 月23 日下午再一次被刑事拘留!浙江维权NGO 绿色观察发起人谭凯被以"涉嫌泄露国家机密罪"正式逮捕!和郭飞熊、吕邦列一起为太石村民提供法律服务的飞宇君,正在被广东警察四处追捕--实在是让人躺在病床上也不得安宁,除了焦急忧虑,连自身面临的"掩盖与隐藏"的恐怖也忘却了。

说实话, 12月23 日上午,著名民主斗士许万平先生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2 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四年,这是在我意料之中的事情,一点也不意外--早在两个多月前,我在和高智晟律师、温海波律师探讨许万平案情时,我在接受外国记者采访时,就曾经精确地估计到,黑恶化的重庆当局一定会重判许万平,刑期应该在 12年左右!为什么呢,因为中共的"颠覆国家政权罪"起刑十年,加之万平又有所谓的"前科",当局又对许万平先生这样的"行动派"恨之入骨,即便国际舆论压力再大,即使国保再找不到万平的所谓"罪证",这般忘七忘八甚至也忘记了自己也是人的法西斯恶棍,一定会执法犯法、无法无天地重判许万平的!果不其然,这帮"忘八蛋"陷害许万平贩毒不成,只好还是用老套路来定罪:"颠覆国家政权罪"12 年,一点不差!

特别荒唐的一个插曲是:本来早在半个多月前,万平的爱妻陈贤英女士就接到官方指定的刘律师的通知,说是下周许万平一案就会宣判了!一如 11月初秘密审判时,提前放出的烟雾弹一样。可是朋友们等了一周不见动静,又去问刘律师,他又说主审法官出国考察了,还得等到他月底回国后才能宣布判决,可见共产党的政法委是早就定了万平的"罪刑"的,党领导一切,党凌驾于宪法嘛。我不知道这个可耻又可悲的法官出国考察时,见证了西方法治国家的司法独立与司法公正,心里作何感想。也许,他感慨万千,身不由己;也许,他无动于衷,甚至还心里窃笑,庆幸自己为党国立了功,能够分杯羹乘机出国游山玩水一回呢!

今年的 4月30 日清晨7: 30,万平在从成都回重庆的路途上,突然给我发了个短信:"任何时候您都可以代表我,不论签名还是发言--因为我充分信任您,万平拜托了!"

事实上,我和他除了通过电话和 email,神交已久外,还从来没有见过一面呢!我感动之余,立即给他回复了短信:"一言九鼎,彼此相托;一世兄弟,吻颈神交!得友如此,夫复何求?!人生快意,莫多于斯!"

可能是他突然有所预感,临危托付吧--就在那个早上,他前脚回到家中,后脚就跟进了一伙狗腿子,以那个猖狂嚣张的李姓国保人员为首,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书,没有履行任何法律程序,光天化日之下,当着万平妻儿的面,就把许万平先生野蛮地绑架走了!几个小时之后,又来抄家录像,甚至连陈贤英的私人生活费也抄走,留下孤妻苦儿呼天天不应,哭地地不灵,只剩下流不尽的血和泪﹍﹍

接下来的日子,在许万平一案中,我们见证了重庆当局的恶毒无耻和无法无天,远远超过了大陆的任何一个省市!不仅仅前所未有地秘密审判许万平,甚至灭绝人性,连许万平先生的母亲妻子都不让去参加庭审,看望许万平一眼!而且距今为止,许万平先生的任何一位直系亲属,也从来没有收到过来自官方的任何法律文书--除了不准许陈贤英聘请高智晟律师、温海波律师作为许万平先生的代理律师的拒绝函以外!我们只能记住一个个罪恶的名字,在将来不坦白罪恶真相的情况下,追究他们的法律和道义责任。

这两天我和高智晟、温海波两位律师,万平非常贤惠能干的妻子陈贤英女士通了电话,大家都一致认为要把这个官司进行下去,在许万平先生上诉的过程中依法参与、代理辩护,最起码要把这半年来,许万平先生所受的种种非法遭遇揭露出来,最起码要把许万平先生所付出的牺牲和努力揭示出来!只有这样,才能不负知行合一地积极践行宪政民主理念,勇于行动、敢于牺牲的许万平先生所托!

万平先生之前已经被两次迫害关进监狱,大牢一蹲就是整整十一年!这一次,又是整整的十二年黑牢在等待着他,漆黑如无底的深渊。我真的不知道,以许万平先生爱憎分明、嫉恶如仇的火烈性格,以许万平先生重义轻生、义无反顾的英雄人格,是否能够忍辱负重地活到自由来临的那一天,真的只有慈爱的天父才知道,我们只能把一切交托在我们的父神手上,求主守护这些为义受逼迫的孩子:许万平、杨天水、谭凯、郭飞熊、赵岩、张林、郑怡春、任自元、胡石根、刘贤斌、吴义龙、何德普、祝正民、毛庆祥、朱虞夫、胡明君、佘万宝、王森、高洪明、秦永敏、陈光诚﹍﹍阿门!

许万平先生曾经写有一首诗《反击》,充分表达了一个不屈不挠的自由民主斗士,面对邪恶势力顽强抗争、不畏牺牲的坚定精神。赵昕把它抄录于此,与读者朋友分享:

反击

许万平

          无数次的挑衅

          迫使我作出反击

          愿寻求解决的方法

          哪怕是死亡的陷阱

          我也不会回避

          过于的软弱

          只会给自己酿成

          难以弥补的苦果

          人生是一种战斗

          在敌人面前

          保持沉默

          就等于给敌人狂傲的空间

          我要反击

          反击他那嚣张的气焰

          但绝非是暴力的手段

          我不是懦夫

          你们休想我屈服

【注】到了 "西山坪劳教所" ,当局采取了精神、肉体上的手段,企图使我屈服。在经受一段时间残酷的饥饿、寒冷、毒打之后,我开始了反击:绝食抗议、以死抗争、公开谴责,成了我的武器。在这种情况下,当局才有了一点收敛。我的处境才开始有所转变。(大约作于 1999年夏天)

赵昕于 2005-12-25成都军区八一骨科医院病床上
-
赵昕(paul zhao)
仁之泉
网站:www.earichina.org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