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东岳在狱中被逼疯 家属准备向监狱起诉


八九六四期间,在天安门涂污毛泽东像的湖南青年喻东岳在17年的监狱生涯中被逼疯,出狱一年多来,情况没有好转,监狱等有关方面一点赔偿都没有,喻东岳只靠一个月120元低保维持生活,他的妹妹喻日霞准备顶住警方压力控告逼疯喻东岳的湖南赤山监狱。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方媛的采访报道。

因在“八九”民运期间到天安门广场涂污毛泽东像,被喻为天安门三君子的之一的喻东岳坐牢17年后,在去年的二月份出狱,但是因他在狱中受到虐待而精神失常,被医生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出狱时,家人见到他满身伤痕,全身浮肿,头上前额上都是伤痕。据知情者透露,狱方曾在烈日下,连续数天把他绑在电线杆上。而获释一年半来,他的病情没有明显好转,他不认得家人,也无法判断天气冷热,连生活起居都要家人照顾,冬天没穿什么衣服就走到大街上,母亲生病也没反应,因此其妹妹喻日霞表示要向湖南赤山监狱提起诉讼,认为狱方应该给予道歉及赔偿。

星期五,喻东岳的妹妹喻日霞向本台表示,如果狱方早一点听取家属的意见就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她说;我们家人那时要求保外就医,他们说我哥哥没病是装的,九四,九五年间,中国有法律出台,警察不能打人,有正式文件发放,但他们不仅不听还不给保外就医,我就从这两个方面去反映。

喻日霞说,由于目前他的上三年级的孩子没人带,等到七月份,她的孩子放假后,她就带着孩子一起到湖南益阳市里去上告,如果行不通,她就进京告状。

在八九年与喻东岳一起到天安门涂污毛泽东像并被判刑12年的余志坚星期五对本台表示,喻东岳的情况确实很遭,他说;从病情来说没有好转,他经常与喻东岳在一起,他也上我家来住过一段时间,可以说到现在为止他还不认识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是他也不是没有丝毫的记忆,有时他叫你这个名字,一会儿又叫你那个名字,比如说他天天与他妈妈在一起,他妈妈前不久在医院住院,病得很重,东岳也去过很多次,但是他不知道是自己的妈妈病了,病得很重,他没有任何伤心的表情,他出狱已有一年,他妈妈为此流泪。

而他的家人自喻东岳出狱以来就为他看病,花了不少钱,现在喻东岳还要定期服药,而有关当局却一点补偿都没有,只有一个月120块钱的最低生活保障,这点儿钱连他吃饭都不够,更别说看病了。

本台记者星期五打电话给赤山监狱询问他们是否知道喻东岳在狱中被逼疯的情况,对方表示不知情。

喻日霞说,在今年两会期间,她曾寄了三封信到人大会堂给温家宝总理,讲述他哥哥的遭遇,希望温总理给予重视,但信件石沉大海,在五月份,浏阳市国保人员来到他家,警告她不准再写材料揭发有关当局,并说这是政治问题。

喻日霞说:今年的五月份,国安的到我家,要我不要写什么东西,不要说人家给一点钱,我就写什么东西,我说我不会受人指使,他说这是政治问题。

喻东岳曾是《浏阳日报》美术编辑,在“六四”期间,他23岁与余志坚,鲁德成三人在天安门广场向毛泽东像投掷墨水,鸡蛋。后来,他们均以“反革命破坏罪”分别被判处10年以上的重刑。余志坚获释后只能靠打工维生,而鲁德成则获得联合国难民身份,目前已获得加拿大永久居留权。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