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忠镇压邓玉娇,涉及利益上百亿(图)

2010-03-17 04:51 作者: 草虾

手机版 正体 1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李鸿忠镇压最底层的邓玉娇
最高层的李鸿忠镇压最底层的邓玉娇此案背后的利益

人大黑窑太好玩了,让震惊全囯的“邓玉娇案”演变为“李鸿忠案”。笔者估计邓玉娇案的扑朔迷离,因为李鸿忠努力掩盖福诚矿业的矿主周程先生,湖北地方官员则借此案推波助澜,发泄对李鸿忠的不满。最高层的李鸿忠镇压最底层的邓玉娇,动机涉及此案背后的上百亿人民币的利益。若不镇压邓玉娇及其同情者,李鸿忠将在湖北难以统治地方官员、难以获取垄断利益。

【李鸿忠是清官吗?】

为了表明李鸿忠是清官,我们尚无直接证据,不妨选用一个参照系。著名的《时差七小时》妞妞,其父李意珍担任深圳市委副书记自2003年8月至2007年7 月。同期的深圳市委书记就是李鸿忠。即,李鸿忠是妞妞之父李意珍的顶头上司。

如果李意珍是清官,那么李鸿忠也是更清的大清官。李意珍是如何的清官?据他女儿说是做生意的才能供得起女儿豪奢地遛学英国。

李鸿忠的女儿或者儿子遛学哪里呢?不知道。但是,李鸿忠作为李意珍的顶头上司,应为妞妞事件担负最高责任!李意珍为何成了不倒翁?

李鸿忠在深圳遛够了,又遛到湖北了,未几发生了邓玉娇案。此案的背景是“中西部大淘金”,在东部赚得盘满钵满的官僚和商人,成群结队涌向中西部。宴请革命烈士邓贵大先生去和谐征地的福诚矿业的周程先生,又与野三关人民的利益有何关联呢?

【福诚矿业=瓦屋场铁矿】

根据不涉及国家机密的网络资料:

野三关新闻网 - 2008年12月30日 ... 福诚矿业科技有限公司在野三关挂牌成立,将投资1.4亿元开采铁矿...建成后可年产20万吨生铁,年产值5亿元,年提供税收4000万元以上。 ...

“湖北省国土资源厅”网站“湖北省地质资料检索目录”条件查询“巴东县”,根据“福诚矿业矿区所在地野三关镇龙潭坪地里位置”,找到接近地质勘探资料可能为:

档号: 2996
题名: 湖北省巴东县瓦屋场铁矿初步普查报告
报告单位: 湖北省第2地质大队
报告日期: 1974年02月
报告类别: 矿产勘查
工作程度: 普查
矿产名称: 金属矿、黑色金属矿、铁矿
档案馆名: 湖北地质资料馆
行政区名: 中南区、湖北省恩施州巴东县
电子档号:
关键词: 矿产勘查、普查、金属矿、黑色金属矿、铁矿

内容提要: 矿区位于巴东县野三关南东直距10公里,交通不便。按省地质局下达任务,对瓦屋场铁矿进行普查工作。本次工作投入以下实物工作量:填绘1/1万地质草图3 平方公里;槽探1000平方米;刻槽样111个;岩矿样93件。通过工作初步掌握了矿区地质情况。本区泥盆系上统黄家磴组、写经寺组共含铁矿五层,其中写经寺组的铁矿层较好,并圈出二个矿体。Ⅰ矿体长5950米,平均厚1.79米,全铁35.88%-42.47%;Ⅱ矿体长1750米,平均厚1.99米,全铁38.73%-40.20%。矿石类型主要为鲕状赤铁矿、鲕绿泥石菱铁矿。矿石磷含量0.44%-1.06%。硫含量0.038%-0.277%。矿石为高磷、低硫酸性非自熔性矿石。省地质局审查批准储量:铁矿石量C2级1593.8万吨。

根据资料简介显示:此工作范围只为三平方公里并还只做了槽探,未做钻探工作根本不能算是普查报告的铁矿,其C2级铁矿石储量就为1593.8万吨。按此保守储量计算,此矿能产生铁700万吨。按其设计年生产能力20万吨生铁,年保守产值5亿元,年上缴利税4000万元计。

【福诚矿业的利益估算】

福诚矿业能生产30年以上,保守产值150亿元以上,上缴利税12亿元以上。这将能带动多少配套的修路、修桥、环保、绿化?福诚矿业的矿场和冶炼厂,能解决多少野三关群众的就业机会、拉动巴东县多少饭店、宾馆、休闲场所的消费收入?

然而,福诚矿业究竟将会造福一方呢,还是搜刮一方?我们试来分析福诚矿业与湖北人民的利益关系。

1,国有资产如何估算?一片矿山成为可开采的矿场,不是轻而易举的,至少经过了湖北省地质勘探普查大队的辛劳。温家宝先生是地矿专家,应该知道“瓦屋场铁矿”的勘探成本有多高昂?按照此份勘察报告形成于1974年02月之前的大面积地质普查,测绘采样,小面积的槽探,等等,最终形成可供商业开采的结果,即作为事业单位的地质单位的总消耗,最终要计入采矿单位的初始成本。从1974到2007,30多年的物价上涨指数是多少呢?湖北省政府30多年前的勘探成本,是由福诚矿业支付凭以获得采矿权,还是作为国有股份呢?

2,扰民成本如何估算?采矿必须拆迁圈地范围之内的农民,支付农地毁坏的地价以及农民住房的改建,如何由代表农民利益的农会或律师开展谈判呢?

3,矿场与野三关的城建利益如何衔接?随着沪渝高速公路穿越东巴山区,野三关必将取代巴东县城或者成为第二县城,福诚矿业也就成为“野三关城区”的一部或者近郊,那么相应的污染、环保、绿化等等,如何计算?

4,矿场与野三关的文化慈善事业如何衔接?靠山吃山,野三关当地的文化慈善事业的投资,要靠这片土地的产业利润的分享。文明国家的做法抽取每吨矿石的销售价格的一定比例,抵扣税款。

这些,福诚矿业是如何思考的呢?谁批地的?

【湖北人没有能力开采铁矿吗?】

这个问题我是然想起的,开矿投资的一亿多元,对于大型企业集团来说不是难事。湖北省内,远的有“汉冶萍公司”,近的有赫赫有名的“武钢”,可见湖北省并不是没有采矿传统或者采矿能力或者采矿人才,那么为何湖北省的铁矿需要辽宁人前来开采?

笔者不是鼓吹地方保护主义,但曾去过湖北省黄石大冶的“亚洲第一采坑”“国家矿山公园”,因此有权请湖北父老思考这个问题:开采不了本省的铁矿,是否湖北全省人民的耻辱?

这个答案的谜底,在于中国传统的流官制度,即秦嬴政以来既是一统天下,又防地方割据,就采取了“流动官员”制度;再加元朝蒙古人在中国殖民而推行的“行省制度”,即各个省政府都是中央政府的一个派出机构。行省流官,湖北省长李鸿忠还是国务院的湖北派出所。

“行省流官”造成的问题是,各省的行政官员的负责不向本省人民,只向中央领导。那么,湖北人民再怎么说他不好都没用,只要中央政府的有关部门的小处长们说他好,他就能继续盘踞湖北。

例如主管全球舆论的中央精文委书记李长春,是李鸿忠在沈阳市委的老哥们,所以李长春管辖下的各个媒体舆论都会不许谈到李鸿忠的劣迹。如果湖北省内有人敢于反抗,那么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也会与李鸿忠同病相怜,支持他镇压。

【周永康与李鸿忠的同病相怜】

著名的人权律师高智晟案,其背景是:周永康作为大推手的“陕北延长油田”,推翻了陕西省政府出卖小块油田开采权给农民的历史,就像1958年把农民财产 “收归集体所有”一样,农民投资在油田的上百亿的采油设备都被没收,农民已经用于贿买陕西官府和聘请采油工程师的费用都化为乌有。

陕北油田案与佳木斯的富锦农地案是一样的,农民把生地搞成了熟地,却被没收了自己的土地和所有的装备,为了生存被迫再向官府“租地经营”,上交管理费。陕北油田的民间投资者就这样成了“油奴”。

在混入共产党的匪徒们组成的共匪党的把持下,何处不是奴?所谓改革开放农民工进城,其实是允许农奴充当“工奴”,还有数不清的牧奴、渔奴、油奴、矿奴、房奴...别以为官场上可以得意,不过是“官奴”而已,每位“官奴”既是“领导奴”,又是“二奶奴”。

为了陕北油田的上百亿利益,周永康先生在中央政法委主持了镇压优秀党员高智晟律师,逼得他公开宣布退党,再加以“法轮功退党罪”、更加残酷的折磨。同理,李鸿忠当然不允许自己肘下的福诚铁矿的周围也发生类似的民权事件。

【邓玉娇案的大博弈】

邓玉娇杀邓贵大,本来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刑案,但是要害在于福诚矿业的周程先生是此案的关键证人。如果闹开了,那么福诚矿业圈地引起的农地维权事件就会受到关注。

李鸿忠这样的流官,嘴上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其实是“连任十年、祸害一方”。按照官场传统,如果不出意外、上下打点成功,那么李鸿忠可以在湖北省长宝座上坐满十年,即使不能升级为政治局委员,也能再做十年的湖北省委书记,按照他为李铁映写公文的水平。那么,福诚矿业预计开采经营的150亿元的三十年之内,将有二十年是在李鸿忠的领导之下。

那么最终效果如何呢?参见“新疆王”王乐泉的殖民统治。那个时刻,湖北的土家族人民是否也会像新疆的维吾尔人民奋起反抗呢?但是只要那一天还没到来,就要尽早把苗头扼杀于摇篮之中。李鸿忠是湖北的王乐泉,王乐泉是湖北的李鸿忠,还不简单吗?李鸿忠,王乐泉,张庆黎,李肇星,杜世成,段义和...山东为何出产这些人物呢?

正如胡雪岩是左宗棠的红顶商人,周程也是李鸿忠的亲密战友。湖北的本土干部处于矛盾之中,一方面希望参与当地矿山开发的利益分配,另一方面又痛恨大多数利益被省领导及其带来的财团刮走。因此在邓玉娇案,这种矛盾就表现为:李鸿忠是中央来的“空降兵,握有生杀予夺大权对当地各级官员,可以强令以野三关为核心的“闭关锁省”;当地官员则阳奉阴违,屈服于李鸿忠的同时又为邓玉娇案推波助澜,不断泄漏“国家机密”。

知情人说,你们局外人只知道一个小丫头的生死,其实我们知道她死不了,但他成了李巡抚的心病。悄悄刺一下,刺得他心痛,他又不知道是谁刺的?只是最后苦了北京的律师公盟。李鸿忠操弄覆蓋邓玉娇案,只有一个目地,为了表明:这地界,这些年,我说了算!

【邓贵大假如当了省长?】

我想,李鸿忠省长的使命是代天巡抚,必定能够符合人民的利益,符合江泽民先生的利益,符合黄丽满小姐的利益。我又想起最有名的湖北巡抚,胡林翼先生,颇为有术升官揽权,最能巴结当时的两湖总督官文的二奶。李鸿忠先生是历史学者,必定读过胡林翼的故事吧?他发迹于沈阳市府办公厅公文组,必定懂得“官文”与 “公文”的区别吧?

我突然觉得时空错位:李鸿忠先生也是大队干部出身,必定能够体会到:邓贵大是李鸿忠的青年时代,李鸿忠是邓贵大的老年时代。想来想去,就如“贵大省长”李鸿忠说跟记者小姐是误会所以“抢笔”,唉,邓玉娇小姐也是的,居然误会杀了一位采访她的“省长苗子”!

“湖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互联网信息彩信分析系统”,是否也有一个“特殊人物”名单吧?其中是否也有一个“特重”的草虾?

请历史学者李鸿忠不要忘记,你脚下就是百年辛亥纪念地。作为李鸿忠先生的“政治艺术消费者”、忠诚的被代表者,笔者也希望李鸿忠不是王怀忠。“武昌起义” 的实质是什么?就是中国人民被殖民统治者们残酷消费了之后的奋起维权!

草于2010.03.15 消费者维权日,黎明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