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不急朝鲜急穆巴拉克和朝鲜的战斗友谊(图)


据韩联社报道称,曾任英国驻朝鲜大使的埃弗拉德表示,朝鲜的市场不是单纯交易商品的场所,而是能够自由交换信息的场所。

埃弗拉德2日在华盛顿韩美经济研究所举行的研讨会上表示,朝鲜居民能够在市场上获得各地区发生的消息,如公开处决、洪涝灾害,等等。埃及反政府示威可能是目前朝鲜各大市场的热门话题。尽管相当多的朝鲜人早已知道埃及的抗议示威,但为了避免当局找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是装着不知道而已。

 

2011/02/05/20110205231446541.jpg

 

中国有句老话,皇帝不急太监急。在这里本博秦全耀不妨稍微做个改动,改成“埃及不急朝鲜急”,似乎更有道理。首先,从金日成、金正日到金正恩,朝鲜是三代世袭。这回埃及总统穆巴拉克遭遇的危机,起因就是企图世袭。同是天崖世袭人,朝鲜能不比埃及更着急?

埃及的稳定与朝鲜息息相关,那就是朝鲜的近40万部手机。朝鲜手机的一大特色就是“国际化”:手机中国造,网络埃及绕。2008年12月15日,由埃及运营商奥斯康电信和朝鲜政府分别出资75%和25%,合资成立高丽电信共同赚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今年1月23日金正日还接见了到访的埃及电信运营商奥斯康的主席纳吉布·萨瓦里斯。报道说,金正日委员长对于奥斯康在国内移动电信等领域持续发展,表示了嘉许,接受萨瓦里斯的礼物,并且一起共进了晚餐。对此,萨瓦里斯欣喜若狂,他表示该公司的长期目标是让朝鲜用户达到200万甚至300万,直到每个朝鲜人的手中都有手机。

对于埃及的被抗议,朝鲜百姓一定会联想到手机。一旦穆巴拉克下台,美国会不会加大制裁,禁止埃及向朝鲜提供手机电信服务。老秦认为这种事实不会出现,但朝鲜百姓一准会这么考虑问题。

其实,埃及和朝鲜是两个关系紧密的国家,他们之间还有过共同的以色列敌人。在1973年发生的第四次阿以战争中,就像当年中国抗美援朝一样,朝鲜也曾援埃抗以。

1973年6月,朝鲜志愿军一行39人抵达埃及。其中有20名飞行员、8名控制员、5名翻译、3名行政人员、1名政治顾问、1名军医和1名炊事员。其负责人就是前不久去世的朝鲜次帅赵明录,他当时的职务是少将衔的朝鲜空军参谋长。赴埃及的朝鲜飞行员大都是已经飞过2000多个小时的老飞行员,经验丰富。他们从7月份开始执行飞行任务;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他们也同以色列空军遭遇了几次。尽管这批朝鲜人可能是历史上规模最小的国际支援部队,但是他们确实为保卫埃及的领空做出了贡献。

1973年8月15日,以色列官方公开发布了朝鲜飞行员在埃及的消息,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中东舆论界更是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由于作为当事国的埃及矢口否认,朝鲜缄口不言,国际社会一时难辨真伪,随之而来的第四次中东战争转移了人们的注意力,因而朝鲜志愿军在埃及的内幕一直鲜为人知。

十分巧合,当时埃及的空军司令不是别人,正是后来成为总统的穆巴拉克。据史料记载,穆巴拉克1972年任埃及国防部副部长兼空军司令。1973年1月,他被阿拉伯国家联盟防御理事会任命为埃及、叙利亚和约旦的三战线空军司令。同年“十月战争”中因指挥空军作战有功,获共和国勋章。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