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专栏】党性压迫下的人性喘息---也说朱镕基

2011-06-03 02:06 作者: 唐子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关于朱镕基,胡平以国企改革为例,分析了其功过;李天笑以其“骂街”,透视了现象背后的信息。我也来说朱镕基,说我听到的党性压迫下的人性喘息。

一、朱镕基使数千万工人失业,成为“裸体”的中共总理。
朱镕基在做副总理和总理的十年任内,用中共政治局委员、常委的身份地位获得的权力,搞国企改革,抓大放小地将大批中小型国企民营化,让保留下来的大型国企进入了跟市场接轨的国际经济,让中共的维权改革搭乘上了GDP在两位数以上、高速发展的经济列车。这是他作为中共党员坚守党性才有的“功绩”。

朱镕基推进的国企改革造成了几千万国企职工失业。这原本可以通过搞共产主义和计划经济的共产党下台承担错误和责任的代价避免的,让支持它搞土改、镇反、三反、五反、反右和文革的工人搞独立工会,制约和平衡中共政府官员推进改革的政策,使改革的房产市场、企业产权等政策,由于工会的介入而使党委和政府不能向太子党和资本家倾斜,宪法和法律上属于全体人民的财产就不会在由“国营”到“国有”的过程中被共产党以改革名义抢劫成为它的财产,几千万享有40多年“领导阶级” 特权地位的国企职工就不会失业而沦为弱势群体。

但朱镕基所以能够进行这样的一场牺牲工人利益、以维护中共极权专制的国企改革,是因为他认可了六四屠杀中共才给了他施展才干的机会,从而成为党的总理,连周恩来的亲民衣裳都必须脱了。这就是中共党性给朱镕基的巨大压迫。

二、党员绝对服从组织的党性压力下,朱镕基坐视官员腐败。
朱镕基是从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职位上晋升进入中南海的。他目睹了中共六四屠杀的全过程,参与了服从邓小平等老人们的淫威的表态。这一表态也就把自己在中华民国读国立清华大学时反国民政府威权和小腐败的勇气表得没有了。

欧美产业工人所以能在私有经济的文明推进中享有当今的自由人权和福利待遇,是因为他们在历史上的宪章运动、废除黑人奴隶制的运动中出过大力,使他们拥有了独立的工会和工人党,使支持资本家的政府不能任意压制他们。德国工人在参与或默许纳粹党迫害犹太人和共产党之后,在二战中付出丧失财产、福利和自由,死伤2800万人的代价。中国工人今天失业跟德国工人昨天失权一样。

这实在怪不得天,也怨不得地。共工中国的工人在中华民国时期受中共地下党员煽动罢工为颠覆国民政府和1948年成立的行宪政府出了力,在共工中国时期认可中共暴力土改剥夺乡绅的土地和财产、五反和国营企业改造中掠夺资本家的财产、反右、文革和六四等运动中参与对文人、学者和学生的政治迫害的政治与刑事犯罪。当共产党借比国民党更敢杀人的凶神恶煞的气势,把国营企业的全民资产据为党有而成了最大的资本家,各级党委书记摇身成为总经理或董事长之际,人权人道、公平正义由于工人的愚昧和懦弱只有丧失。朱镕基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总理”,工人没有给他丁点支持,他做右派倒是党工会明确支持的。如此朱镕基惟有空喊反腐败,以示心中不认可贪官,党性让他看着官越来越贪。

三、朱镕基“骂街”的怒气传递给我们的是软弱无力。
朱镕基被人唤作“朱大炮”,厉害的是嘴,而并非陈胜讨伐秦二世、曹操讨伐董卓、李世民讨伐隋炀帝的刀光剑影的军力拼搏。因为他没有陈胜冒死搏王侯的勇气,没有曹操、李世民跟政府军队血战时家族从人力到财力上的鼎力支持。

据说朱镕基是朱元璋的后裔,但他更是读中华民国国立清华大学时的老共青团员(新民主主义联盟成员),参加了反对保护华夏民族家道(礼)教的国民党政府,表态支持中共暴力土改抢夺乡绅土地与强制性“五反”和吞并民国老板的企业财产,这使他在后来被打成右派的岁月里没有了陈胜身旁的吴广和戌卒,没有了曹操、李世民拥有的不把朋党放眼里的礼教和家族,只有了一具肉躯和一副口舌。能做的也只是在中共1957年整风之际说几句,在退休后每晚七点至七点半看中央电视台“胡说些什么”,在今年中共清华大学座谈会上抨击教育作假,炮轰中共教育中长期规划纲要“都是空话”,批评央视新闻联播称中国引领世界汽车业是“狗屁”。他也只能做这些了,展示直言习惯未改,炮筒子脾气依旧。

这就是朱镕基不同与温家宝温文尔雅的特色人性。但这种以准备棺材反腐败的虚张声势,以及用“当清官、办实事”为任职标准的“骂街”,说到底血气不如刀刃闸北警局警察的青年杨佳,抗争精神不如反抗强拆房屋而自焚的妇女唐福珍,公心不如浙江为民争土地产权的村官钱永会。其敢言敢怒只是人性对党性的挣扎,是无条件的绝对服从党组织的前提下的口腔宣泄和气管喘息。因为他没有陈胜拥有的肝胆相照、献出生命的朋友吴广,没有曹操、李世民的家族产业和人丁。一旦他像古代孔子、孟子那样真正为黎民百姓教育江泽民,他立马就可能被打成法轮功学员而失去一切,这时候他的老婆和孩子都可能会选择做党员而不是做他的女人和孩子。说白了,朱镕基一旦没有中共党员和高官这样的一个政治银牌和金牌,就没有政治上的一切,只能是一个无力的弱总理,屈从强总书记。

结语:朱镕基不为解体极权努力,必定要承担历史责任。

人在做,天在看。朱镕基为维护党的极权专制而让国企员工失业有功,人有目共睹,上苍更历历在目。骂街说白了还是显摆,让官员搞第二职业、双轨制、三角债,以及民众无权利保障的房改、医改,教改,职工下岗、银行坏账、掏空国库,都是他的杰作。老百姓都知道,老天爷会被他这种“骂街”的小把戏骗了?

对比温家宝在党性玷辱下的叹息,朱镕基则是在党性压迫下喘息,还不如温家宝。就敢言、敢怒这一性情,朱镕基更远不如北京律师高智晟。高智晟2005年得知法轮功真实的受迫害情形,就敢写公开信呼喊停止迫害法轮功并以真实姓名公开退出共产党,而朱镕基从1999年4月25日在国务院门口接见法轮功上访就知道法轮功被迫害彻头彻尾是冤假错案,中共犯下的反人类的逆天叛道大罪,而12年来他虽未直接参与对法轮功的政治迫害,但7年来没有对法轮功开出的“退党”条件表态,这就说明在良心和利益面前,他选择了个人连带家人的私利。

作为党员和党的高官,朱镕基这样选择,是在兑现从入团到入党宣誓时把一切献给党的承诺。但作为一个华夏道德及儒家礼教、民国遗民的个人而言,朱镕基“骂街”以示“清白”的选择,是人性在党性压迫下的认输的表现。有杨佳不畏警察强暴、高智晟高山景行的品性为明镜,有将近一亿“三退”人士给他铺就的解体中共极权专制大酋邦的政治平台,却依然只敢骂街,说明他道德勇气不够。

朱镕基的人性正如其83岁高龄快步的必然喘息,是不是好人,骂街不能证明。如果历史结局真的如同法轮功所说是“天灭中共”,那么没退党的朱镕基就是跟所有拒绝三退而给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支持的人下十八层地狱还债;如果是突如其来的民间的武装起义和美国军事介入(几乎没可能),等待朱镕基的是审判。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