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被掠夺和盘剥的共奴们(图)

2011-12-04 15:02 作者: 廖祖笙

手机版 正体 18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是个人口大国,同时也是个盛产奴隶的国家。在法西斯新变种放僻淫佚的年月,中国人实已普遍沦为共奴。你也不外如此,你的一生,说到底就是被奴役、被掠夺和被盘剥的一生,你的亲戚和朋友无疑也面临了活不好、死不起的问题。有些中国人,现在已是死无葬身之地。

上海访民张君伟的妻子朱佩玉日前含恨辞世。因强拆变得一无所有的张君伟,一个月的收入是505元,而殡仪馆把遗体运过去就要收550元,所谓的一条龙服务要收15000元,墓地费则高达10几万元。张君伟用轮椅推着妻子的遗体去上海市政府讨说法,半路上被20多名警察截回。

中国的暴利行业无不属于“专营”。殡仪馆的幕后老板是民政局,民政局的幕后老板是政府,政府的幕后老板是共产党。故此哪怕你已是撒手人寰,奴隶主也不忘把你给“共产”一下。CCTV披露说北京墓地贵的高达近百万一平方米,殡葬业连续数次进入中国十大暴利行业之列。

张君伟和已被逼至联合国上访的上海居民艾福荣夫妇的诉求相同:“中国共产党,请把抢去的财产还给我们!”艾家市值数千万元的祖传家园被当局以每平方米2640元的低价强买,转手就以每平方米10300元起价拍卖,从而走向不断抗争。而张君伟夫妇在抗争中已是阴阳相隔。

别以为你尚未遭遇血腥强拆,即可欣然于并非共奴。在你人生的所有必经路口,奴隶主无不设有埋伏,你不光在生老病死时,要被掠夺和盘剥,在求学的路上,在买房的路上,甚至在日常消费之时,你都同样遭到了变相的掠夺和盘剥。你的一生,说穿了就是供奉奴隶主的一生。

奴隶主把吸管深深插入了中国百姓的心脏,专靠了吸血为生。奴隶主惯于光要钱不办事,脸皮厚如城墙,能听任你日复一日到联合国总部的门前去哀号。奴隶主最大的“能耐”是奴役国人,它在奴隶面前耍横,在洋人面前孝顺之至,到2009年底累计孝敬洋人2562.9亿元人民币。

被掠夺和盘剥的共奴们,一生做牛做马,岁岁年年供奉着一个贪得无厌的奴隶主,最后哪怕是含恨辞世,也要累及家人再被奴隶主狠狠地掠夺和盘剥一回。被掠夺和盘剥的共奴们,一生付出了数倍于别国人民的艰辛,却享有不了基本的权利和自由,充其量是个吸血组织的奴隶。

共奴的一生是没有公平正义可言的一生。被掠夺和盘剥的共奴们,不易感知物有所值的心理平衡。当你求爷爷告奶奶的时候,你十之八九会发现:党委是虚设的,政府是虚设的,公安是虚设的,法院是虚设的……而贯穿了你一生的被奴役、被掠夺和被盘剥,则是具体和真实的。

被掠夺和盘剥的共奴们,在流氓成性的奴隶主面前是这般无可奈何,即便在血腥强拆中变得一无所有,也只能声声血、字字泪地央求:“中国共产党,请把抢去的财产还给我们!”没有谁能“请”得动这个无耻的奴隶主,奴隶主豢养了大量的打手,有警察,有武警,有城管……

而警察、武警、城管等等,并未因为得到豢养,在这个国家就真正享有了当家作主的权利,他们也一样是被奴役、被掠夺和被盘剥的共奴,也一样面临了各种生之艰难,也一样可能会是有冤无处申。他们在听任奴隶主驱使的同时,同被奴役着,且被掠夺和盘剥走了职业的荣光。

被掠夺和盘剥的共奴们,谁会不知道奴隶主一贯的吃相?前阵子我夫妇俩在街头摆摊卖房,有老农对我说:共产党就是靠了打、砸、抢起家的,“革命”时能带走的东西都带走了,带不走的东西就随便送人,谓之为“打土豪,分田地”。得了江山,就又把土地归为“国有”……

所谓的“国有”其实是“党有”。这个国家早已沦为一党独大绑架的对象,奴隶主不仅吃定了十几亿的共奴,也吃定了这个苦难的国家。一生被奴役、被掠夺和被盘剥的共奴,与祖国流淌的是相同的血和泪。奴隶主披着一件名叫中共的黄马褂,而被奴役、压榨者的别称是共奴。

写于2011年12月4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67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26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