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真的疯了 唯恐自己天下不乱(图)

——横河评论 谁在制造藏区动乱

2012-02-02 10:49 作者: 横河

手机版 正体 8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四领袖像进西藏乡村寺庙

进入2012年以来中国大陆就出现了很多动乱的地方,尤其这几天藏区特别严重,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一下,究竟谁在制造藏区的动乱。

藏区正在发生什么?

先看一下进入2012年以来藏区所发生的一系列的事件。最先是在6日那天,四川阿坝有一僧一俗两个人自焚;到了8日,青海藏区一个人自焚;14日,四川阿坝地区一名藏人自焚,这个人16日去世,当时有700个藏人包围警察局,要求归还尸体,以至于与警方发生冲突,当时至少有一名妇女被打死。到了22日那天官方宣布说,西藏举行了一个送四领袖像进村入户,进寺庙的活动,送出去领袖像和国旗100万份,这件事情已经激起了藏民强烈的不满。到了23日也就是年初一,阿坝有数百民藏人举行烛光游行,结果被军警暴力镇压。

也是初一当天,甘孜炉霍县有数百名藏人示威,警察开枪镇压,现在藏人这一方说至少有6人死亡,官方新华社其实也承认有藏人被打死。24日年初二的时候,四川甘孜色达县藏人示威,有5人被警方枪杀;25日拉萨有人洒传单被捕;26日阿坝州壤塘县一位藏族学生在张贴悼念自焚藏人的标语,警方在抓人的时候藏人抵抗,结果有人被打死,现场大概有上千人抗议。到现在为止,就是从进入今年以来就事件连续不断,特别是从新年开始。

党魁像进村入户进寺庙,当局真的疯了

首先我们就谈一谈这个所谓“领袖像”,也就是中共的党魁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这四个人的画像放在一起,中共党魁的像要在西藏进寺院,要送进村。中共是不是真的疯了?对于重大的民众不满事件,按照一般的常识和各国的经验,都是当发生以后设法去消除这些不满的因素,至少会表达愿意开始调查,或者是许诺对于不合理的事件要做一定的改变。但是从去年整整一年到现在,藏民的抗议事件当中,我们看到的却是把引起藏民不满的因素去竭力的加强,好像就是在挑起事端,唯恐天下不乱。

这个现象是很奇特的,我们来仔细的看一下。这些做法当中最典型的就是所谓国旗、领袖像进村入寺,中共官方媒体在24日报导说,西藏在农历除夕22日广泛开展了叫作送国旗,送领袖像进村入户,进寺庙活动。寺庙还将要做到“九有”,哪九个有呢?说是有毛、邓、江、胡四位领袖像,有国旗、有道路、有水、有电、有广播电视、有电影、有书屋、有报纸,这报纸指的是《人民日报》和《西藏日报》。

我们就先看一个所谓“送领袖像”,这四个人在中国内地每个人在不同的时期,以不同的方式对不同群体的民众犯下过罪行。你要是给内地的汉人去送四个人的像,人家一定会说你是疯子。这都是中共的党魁。寺院是什么地方?寺院是修行的地方,是宗教场所,宗教场所要你中共党魁的像干什么!这就让人想起来卖东西的,在文革以前的时候,当这个物资供应很紧张的时候,他卖东西有一种做法,叫作“搭头”,就是有紧俏商品,这个商品平常买不到的,当你买这个紧俏商品的时候,它会搭一些滞销商品给你,这叫“搭头”。这就是明摆着,人家到寺院里面去进香拜佛,结果你就弄几个平时要被人骂的人的像,挂在那个地方,你是想沾人家一点香火还是怎么的?其实这也是沾不上的,因为人家敬的是佛,你这些共产党邪教的首领在那个地方,你能沾得到人家香火吗?

另外,寺院要那个五星旗干什么?它五星旗只能证明一个,就证明中共统治是政教合一的邪教政权。就前几天没多久,中共驻英国大使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居然否认中国是共产党国家。其实不用否认,那面五星旗就是证据,它(中共)自己说的,大星就是指的中共,四颗小星它说是中国人民,那实际上反映的是什么呢,就是在中共统治下,人民只是陪衬,人民跪下去了,中共站起来了,这个所谓的“国旗”只能证明这一点。

寺院本身是出世的,人家是修行人,根本就不应该接受中共的领导,所以这个就是对人家的侮辱。还有什么广播、电视、电影,这些都是世俗的,就是娱乐的东西,把这些娱乐的东西引到寺院里面去干什么?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败坏宗教信仰的场所。另外一个关于《人民日报》、《西藏日报》,《人民日报》是中央党报,《西藏日报》是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的机关报,也是党报,这种东西在内地早就被人视作垃圾了,现在还要把它拿到西藏去,要进每个寺院,就这么荒唐的事情!

谁能得益

最想不通的是中共这样做,它有什么好处?对它自己有什么好处?它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想无非就是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给藏人和僧侣洗脑。这个动机它肯定是有的,但是做的人自己也知道没有用了,这种洗脑在内地,在汉人的地区早就做过很多年了,到文革结束以后,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作用了。有没有人相信呢?有人相信,其实他不是真的相信,就是现在这些被称为“五毛”的,那低级五毛是为了钱,高级五毛其实也是为了钱,就像有一个高级五毛自己说的,他说他反美是工作,要访问美国是生活,所以他自己也知道那个和他本人的生活是对立的,他只不过就是比低级五毛开口开价开得更高而已。

如果说安排这件事情的人,就什么中共西藏党委书记这些人,安排这件事情的人,他真的相信在宗教信仰非常强大的藏区,可以用所谓的领袖像,就四个党魁的像就能转变成像他那样行尸走肉的东西,那个人脑子绝对是有问题的。你怎么可能说这四个中共党魁的像就能把人的信仰改变了呢?况且这四个人自己都没有一致的信仰,没有一致的思想。这是洗脑,有这个动机,但是我相信这也不一定就是它的真正目的,因为它自己也知道没有用处。

第二个可能性就是有意的羞辱藏人,肯定有这样的因素。就是说它把你最不能接受的东西,最反对的东西,天天放在你的眼前让你看,强迫你接受,强迫你看,强迫你听,或者说是想方设法的恶心你,这就是中共一种手段,它要显示自己强大来污辱对方,就是这种手段。这就跟在监狱劳教所里面对法轮功学员天天放污衊法轮功的录影录像,还有中共吹捧自己的什么《同一首歌》之类的东西,这是一样的手法。这种手法它不能够争取到人心,显然它只是羞辱别人,或者是压制别人,让人家拿它没有办法。它有军队在,它有杀人的权力在,别人拿它没有办法,但是这个并不能收买人心,也不可能改善中共和藏人之间的关系,这是不可能的,只会加剧矛盾。

第三个可能性就是用物质利益和各种世俗的诱惑,去消灭藏人的信仰,去败坏藏人的道德。什么广播、电视、电影啊这类东西进寺院,想起的就是这个作用。那么在汉区过去几十年就是这么做的,汉区很多宗教场所,现在真的变成商业化的场所了,包括很多寺庙。当然它的做法当中,在汉区还有很多把寺院的长老或者寺院的和尚,都任命为行政级别,这也是其中的一部分,这是在汉区。那么在藏区,这种事情也会有人受到影响,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担心藏文化有被灭绝的危险,就是因为如此。

但是我想对相当大多数的藏人来说未必有效,因为人的信仰,其实是不受经济生活变化的影响。你看在经济高度发达的美国,我们还是能看到很多几百年前农业社会生活的广大地区。这些人其实都是有比较强烈的信仰的,这些人还在按照几百年前的生活方式生活着,也就是说物质生活它不是对所有的人都有这么大的吸引力的。在这一点上,中共因为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实际上就是彻底的拜金主义者,它们是理解不了的。

这里我们就看到,就是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一会儿我们再接着讨论。谈到宗教信仰,它很少是在社会经济发展过程当中自然减弱或消亡的。而我们看到工业化过程,西方工业化,还有后工业化的进程,从来就没有削弱过,更没有消灭掉过宗教信仰。统治者的血腥镇压,它也不可能消灭真正的宗教信仰,罗马皇帝就没有能够把基督教消灭掉;中共建政以后,它长期以来蓄意的想消灭各种宗教信仰,但是从未真正得逞。到现在为止在中国大陆,天主教、基督教地下教会仍然在继续发展,尽管他们一直遭到打压;民间的修炼团体法轮功可以说抵抗住了中共最残酷、最血腥的镇压。所以中共在消灭人的信仰方面从来没有得逞过。

但我们不可否认的是,中共绝对不会放弃它消灭宗教信仰的努力。在原来的中共宗教局局长叶小文的讲话当中,他就谈得很清楚了。他说中共在消灭了阶级之后,还有更艰钜的任务就是消灭人的宗教信仰,这是他在讲话当中讲的,所以他们是始终把这个作为它的最终目标。我相信目前在藏区的这个所谓的领袖像和五星旗进村入户的活动,和寺院的“九有”活动,它就是企图消灭藏传佛教的一个新的努力。这种努力我们以前在汉区,在大陆也看到过,就是把基督教当中的一部分人,改造成忠于中共的三自爱国会。像这种改变成三自爱国会的形式,它也是消灭宗教信仰的一种形式,就是把一个信仰变成一个假的东西,这也是一个消灭的形式。

当然这是中共的一种文化入侵的行为,但是这种文化入侵不是中华文化和藏文化的冲突,中华文化和藏文化和平相处了上千年,从来没有发生过冲突。在中共提出的寺院的“九有”里面,没有一种有是中国文化的,没有一种是属于真正的汉文化的。除了物质形式的水、电、道路以外,这个“九有”全部都是中共建政以后,中共在消灭了中国传统文化以后建立起来的党文化。当然这个党文化在建的过程当中,它也参与了消灭传统文化的过程。在汉区、在大陆内地消灭了中华传统文化以后,又把它的党文化向藏区扩展,所以现在在文化被灭绝的涵义上,藏区正在经历大陆内地已经经历过的悲剧。

维稳机制和转移矛盾

下面我们再来看一下,在藏区所进行的这些暴力镇压活动和维稳机制有什么关系,另外它对中共统治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现在用武警、警察甚至军人来暴力镇压是中共对于藏区所发生的任何事情的唯一对应措施,在1月25日的时候,在雅安和甘孜交界的地方,川藏公路二郎山隧道有人看到是戒严了,有几百辆装甲车和军车进入二郎山隧道,也就是说从四川开赴甘孜藏区,有人估计至少进去了一个师。另外据网友爆料说,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26日在甘孜康定亲自坐镇指挥镇压。

这种手段能不能解决藏区的问题?我们想能不能解决藏区现在的问题,是要看解决的定义是什么。你要说是汉藏和睦相处,那这种手段肯定不可能达到这样的目的,况且汉藏和睦相处根本就不是中共要的。中共要的究竟是什么,它是要一个安定的藏区还是要一个动乱的藏区?在讨论这个以前,我们再看一下,很多人以前都说,内地给了西藏很多很多的钱,那么这些钱都花到哪里去了?就像这一次几百万党魁的像啊,什么五星旗,再加上“九有”,要花很多很多钱,这些钱谁来买单?当然是内地的老百姓买单,但是这些钱买来的绝对不是藏区的稳定,而是藏区更大的不满,花了这些钱以后,实际上是引起更大的动乱,因此需要更多的武力和金钱去压制。

为什么会这样做呢?我认为有两种可能性,一种可能性就说中共当局已经愚蠢到了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这个有没有可能?有可能的,因为中共的选拔官员的机制,是一种逆筛选的机制,所以它就决定了官场上一定是一代不如一代。发展到现在这一代,真的既看不到真实的消息也听不到真实的消息,更做不出正确的决断。但是也有另外一种可能性,这种可能就是:花钱制造动乱,然后再花更多的钱去压制动乱,正是某些人想看到的,而有意设计出来的,这个可能有没有?非常有可能。

我们来看一下平时中国大陆的维稳机制。中国的维稳经费已经超过军费了,不管官方怎么样来否定,实际上它讲的公共安全经费就是维稳经费。这么多年来维稳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和巨大的产业集团,就从组织上我们可以看到,上至中央政法委及其头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然后下到各级政法委,再到各级公检法,尤其是公安系统的国保部门,还有信访部门,再到各地的驻京办、截访行业、黑监狱系统、保安系统还有支持这些系统的庞大后勤供应,还包括武警等等,他们都在分“维稳”这块大蛋糕。就说这个利益集团和这个产业集团的利润,是来自社会的不稳定,而不是社会的稳定。

从1991年,中共提出“维稳”的概念,正式把党的政法部门统一到政法委以后,到1999年迫害法轮功开始,维稳形成机制,然后到奥运安保巨大的利益链,投入的人力和经费越来越多,然而群体事件也越来越多,到了2007年以后基本上就不再报导了。一般人认为到了去年2011年的话,每年发生的群体事件,至少在20万起以上。然而我们只见到维稳部门的经费和人力增加,从来不见维稳部门被问责,这是很奇怪的。按照中共的维稳机制的一票否决权制和领导干部问责制的话,社会矛盾愈严重,群体事件越多,表明维稳部门就干得越不好,包括中央政法委在内的整个维稳系统是应该被问责的,应该被批评的。

结果正好相反,就是应该被问责的,没有把社会稳定搞好的部门却被给了奖励,就是说给了更多的经费,更多的人力、资源。结果维稳部门为了自己的利益能够确保,他也要不停的制造出新的矛盾来。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年来我们看到许多重大的问题,一上来就是高压镇压,国保部门对维权的人士、活跃人士可以说胡作非为、任意违法,根本就不管(后果),就是这种悖论在起作用,就是说他们是真正的唯恐天下不乱,他们希望越乱,他们的经费就越多,他们个人所得益就越多,所以这个集团是非常恐怖的。

这些维稳部门是对内的,所以在国内任意肆无忌惮的做,它是不在乎国际上的压力的,因为国际压力压不到他们身上,维稳部门是不会去管国际压力的,那个是由外交部门去对付的。那些事情也不是外交部门闯的祸,外交部门需要面对来自各方的质疑和问题,他们也没办法,他不可能、也不能够去解释真正的情况是怎样,他只能信口开河的去胡说,因此才会出现“法律不是挡箭牌”那样的笑话。

现在中共对藏区的处理,走的正好就是这么一条路。你可以看到当藏区在2011年发生了十几起自焚事件以后,中共当局根本就没有一点点去反思自己政策上有什么错误,自己的具体作法上有什么错误,或者是整个所谓少数民族政策基点就是错的,或者是作法错了,根本就不去反思,反而把责任一股脑推到达赖喇嘛身上,推到所谓“国外敌对势力”身上。只要把这个一推,他们就可以肆意的去抓人、去打人,还可以派工作组下去,到寺院、到村子里去,搞思想政治学习,去改造人家思想。这个就是像60年代、70年代,中共在文革期间和文革以前所搞的那些东西。

结果所有这些活动,正好是把发生自焚事件的原因给扩大了,而且给强化了。到了农历新年之前更是发展到了送党魁像这样荒唐的事情,就是这样荒唐的事情,现在内地都不会发生了。这就是一心一意的要把矛盾扩大,要把人往绝路上逼。以前人说官逼民反,实际上他们现在在藏区做的就是逼你反,你反了,它又可以用军队更严酷的来镇压,而且就有了理由了。这就是中共现在走的这条,就是用高压维稳,然后制造新的矛盾,又可以用更高的压力去维稳的这种思路。

另外,除了维稳本身的问题以外,就是维稳本身它这个思维就错了,它的贯彻方针也错了,它所做的方式、执行的功能也错了,全都错了,除了维稳本身的问题以外,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更高层的决策思维有这方面的考虑。以前我们总是说当中共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特别是当他们的政权保不住的时候,就是出现重大政权危机的时候,它有可能铤而走险,对外用兵,用发动战争的方法来转移国内的视线,这个在以前就有过。比如说在69年的时候,国内文革不能结束,内战控制不了,所以跟当时的苏联打了一场珍宝岛战役,那个是为了转移国内视线的。又比如说1979年跟越南打,现在把当时占领的一些地区全部还给越南来看的话,根本就和争夺领土或者主权没有任何关系,实际上也是当时的统治者为了强化自己的统治所进行的战争。这是一种情况,它是转移视线。当然也有一个就是当重大危机的时候,它以战争的状态,以“紧急状态”为名可以名正言顺的去镇压国内的反对派人士和不同意见的人士。

但是现在我们看来它的兵力、装备、士气等等,对外用兵可能更危险,对外用兵只要坚持不了几天,它很快的失败的话,可能加速它的灭亡,所以在一般的情况下,它不敢轻易对外用兵。但是现在看来,它不排除有这么一种思维,就说它很可能是对内部分地区用兵,就是当它发生政权危机的时候,它要找个理由来实施军事管制,用武力来镇压国内的人的时候,它可以用对内部分地区用兵来转移矛盾,来加剧对大陆内地的镇压,这个可能性是有的。最有可能的这个对内用兵的方向,就是对西藏、新疆这些边远少数民族地区,而且又比较有强烈的宗教背景的这些地区用兵,我认为中共现在在藏区的作法不排除有这种思维存在。

我们现在要问的一个问题就是,中共统治了62年,现在已经进入63年了,对于国内绝大部分地区的不稳定因素和民众抗议行动,对于藏区所发生的不满的情绪和抗议行动,中共除了高压镇压以外,除了武力镇压以外,它还有其他什么能够表现出治理国家的能力呢?至少我们现在已经看不出来了。好,谢谢大家。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