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唯:我与文艺自然相遇(图)


2012/02/11/20120211020322863.PNG
韩国电影《晚秋》3月23日国内上映———

上映于1966年的电影《晚秋》已经被四度翻拍,汤唯出演的便是第四个版本。对于片名为什么叫“晚秋”,汤唯完全可以回答:“这是它承袭下来的名字。”但是,汤唯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却迅疾探寻着自己与角色之间的心灵维度,白衣飘飘的她即兴想到的解释如文艺的风韵拂过耳边,优雅而真切:“‘晚秋’意味着一个寒冷开始入侵的世界,冰凉的温度让人想蜷缩、想躲藏,但是,天地间的风景并未完全凋零,依然还有美丽存在。”难怪韩国的观众在看过《晚秋》后非常喜欢听汤唯讲中文。

“韩国观众喜欢我说中文的声音”

电影《晚秋》由韩国导演金泰勇执导,汤唯和韩国明星玄彬主演,将于3月23日在中国上映。影片讲述了发生在异国他乡的一对陌生男女之间的恋情,两人彼此并不知道的是,她是一名三天必须回到监狱的女犯人,而他是一名向来逢场作戏的骗子。据悉,《晚秋》最早在1966年上映,已经被日本和韩国翻拍,本片已是它的第四个版本。

在韩国上映以来,《晚秋》收获赞誉无数,汤唯更是几乎包揽韩国各大电影奖项影后桂冠,创造了韩国电影史上华人女演员的多个“第一”:第一个入围韩国百想大赏的非韩裔女演员、第一个在韩国拿奖的中国女演员,也成为当今韩国人气最高、最受媒体喜爱的华人女演员。1月31日,汤唯凭《晚秋》再获韩国映画记者协会奖。问及汤唯如何看待自己在韩国的如日中天,汤唯笑道:“也许我该在韩国开个语言学校,听说韩国观众现在非常喜欢我说中文的声音。”

“很难说是文艺片找到了我,还是我邂逅了文艺”

据悉,汤唯在影片中出演的安娜是一名中国人,对白以中文和英文为主,但台词却并不多,汤唯告诉记者:“这是一个经历了太多不如意的女人,她已经把自己的内心完全封闭,只愿在世间当一名匆匆过客,不愿去爱,也不敢去爱,但她并不是心里没有爱,她只是藏起了一切。”汤唯称自己在看到剧本时就强烈地在脑中“复活”了安娜:“我想象着她的眼睛是什么样的,是浑浊的还是清澈的;也好奇她的麻木的面色中是否还有光亮,还是纯然的默暗。”记者问她:“是不是对于偏文艺的角色和影片有着一种强烈的偏好?”汤唯笑道:“很难说是文艺片找到了我,还是我邂逅了文艺,反正,我们就是自然地相遇了。”

“演员并不一定要用表情去时刻引领观众”

不过,汤唯还是需要百般压制才能达到安娜几乎“心死”的哀伤状态:“我本人是一个喜怒都写在脸上的人,我很喜欢笑,但是,金泰勇导演却让我做到面无表情,有一场戏,我和玄彬在游乐场玩碰碰车,我玩得很开心,演的时候就禁不住嘴角上扬,金泰勇导演却不准我有一丝的表情外露,所以我要拼命忍着,就好像我脸上的细胞都在蹦跳,但我却要拼命把它们拽住死死地按在原地一样。所以,每天晚上收工,我独自一人的时候都要狠狠地哭一场,因为我需要发泄,需要把封住口的瓶子打开,把情绪一股脑地倒出来。”

虽然戏拍得很辛苦,但是,汤唯却很珍惜这个过程,“金导演让我感受到了表演的另一层境界,演员并不一定要用表情去时时刻刻地引领观众,而是要给观众留白,因为演员再怎么演也演不过观众的想象,反而应该允许观众带着自己的判断,借助演员这个窗口去望向这个人物的内心。”

“真诚拍电影,国别不是距离”

《晚秋》将于3月23日在中国上映,问及汤唯是否在意中国观众如何看待这部影片?汤唯说:“我只是希望人们在走进影厅时就沉静下来,把心放在影院的座位上,跟随这片头一起慢慢的呼吸,这是一部讲述爱的电影,但不仅仅是爱情。”

汤唯近年来多次跟世界各地导演有过良好合作,但是究竟会把工作重心放在何地,她洒脱道:“哪里有工作就去哪里,不存在重心的问题。哪里都可以发生有趣的事情,比如,这次拍摄时,害羞的玄彬在片场很少跟我说话,他甚至用鸭舌帽把自己的眼睛挡住,但是,他的内心很细腻,也很尊重与我的交流,到最后,我们之间可以自创‘语言’去交流,翻译都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只要全身心地投入,真诚地去拍摄一部作品,国别并不是距离。”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