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车事故一周年 难属禁追悼传媒遭封杀(图)


在浙江温州动车追尾事故一周年,有大陆记者在微博透露,当局禁止媒体进行跟进报导,死伤者家属亦接禁令不能搞公开悼念。难属感到愤怒和绝望。有个别网民惟有自行悼念。

动车事故中被抢救过来的小伊伊
动车事故中被抢救过来的项炜伊。(项余遇提供)

造成41死、172人伤的动车意外,发生在去年七月23日。当日痛失双亲、自己亦身受重伤的项炜伊,现时已3岁8个月大,为了方便就医,炜伊与祖父母已搬往上海居住。炜伊现时由其叔叔项余遇担任监护人,项余遇周一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指,现时伊伊仍然每日要回医院做物理治疗,在事故中严重受伤的左腿,除了满布疤痕外,左脚踝的活动能力仍然未完全康服,但情况已属乐观。

他说:“她仍然在接受康服治疗中,她已经可以走路,受重伤的左脚较短些,所以双脚有些高低不平,能走路但当然与以前不一样,她的康服情况我们都很乐观的。”

项余遇指,事故中他亦失去大哥和大嫂,家人至今仍活在伤痛之中,心情仍然未能平复,家人至今不愿向伊伊透露双亲已经离世,至于事故一周年他有何感受,项余遇指不想多谈。

他说:我们至今仍未向小伊提及事件。
记者问他:伊伊有没有问父母的事?
他回答:有,是有的,但我们都不愿多谈,这都是令人伤心欲绝的事。我亦不希望再谈这些事,都令人不开心,亦没有任何意义。

一年后的项余遇,已经是一个7个月大婴儿的父亲,他指未来会继续看护伊伊,陪她一起成长及面对困难。

另一在事故中痛失丈夫的死难家属刘女士向本台记者指,虽然获得90多万元的赔偿,但认为始终买不回丈夫的性命,刘女士指,动车事故发生后,温州政府初时十分关顾死难家属的需要,但其后已没有再跟进家属的情况,较早前有大陆媒体记者到温州探视过她,但至今一直没有任何报道出来。

她说:“早前有过记者过来,但他说是以私人名义过来的,他回后去至今未见有任何报道出来,听说都不准跟进报道。”

另一在事故中痛失侄女及妹妹受伤的黄先生,他坦言对当局感到绝望,事隔一年,当局仍要家属被禁声,对此感到十分愤怒。

他说:“感到很气愤,感到绝望,都不知应该怎样说,我们祇是平民老百姓,可以怎样做呢?”

死难家属们均表示,不准备进行任何悼念活动,以免触动幸存者的伤痛,亦避免引起当局不必要的骚扰。

动车事故一周年,不少网民在微博上自发悼念,为所有遇难者及其在世亲人献歌、献花、并表示周一会停止一切娱乐活动,为幸存者祈福。

另外,《经济观察报》调查新闻部记者朱文强在微博上写著:“7•23温州动车事故一周年又下禁令了,兄弟们,你们收到了吗?难怪直至今天,一个专辑都没有出笼,在一些大型报章,包括向以敢言见称但现正受整肃的《南方都市报》亦未见有相关报导。”

记者透过微博向朱文强查问详情,但他以不方便为由婉拒接受记者访问。

外媒尚有零星报导,日本《朝日新闻》上周五报导重回温州看见的情况,指当地报社因政府和铁道部门的关系,放弃制作专辑,而市政府又指是不想铁道部门面子挂不住而不办追悼活动。

广州网络作家野渡向本台记者指,今年秋季即将举行十八大换届选举,在如此敏感时期,根本不会容许任何负面消息报道。

他说:“去年动车事故轰动整个大陆,很多报章都开天窗和跟进报道,事故一周年后,今年秋季就是十八大,以维稳入手,这类大灾难故然不准有任何报道,即使南方报业亦如是,他们正被严密整肃中。”

2011年7月23日夜晚,受雷雨影响,两辆火车在温州附近发生追尾事故,共造成41人死亡,172人受伤。同年底,国务院公布调查结果,承认信号系统有设计缺陷,铁道部把关审核不严,在雷击造成故障后,上海铁路局人员操作失当。而铁道建设亦过度压缩工期时间,没有彻底落实安全责任等问题。政府更要求把时速350千米降至300千米,但今年初已改口,希望提速至320千米。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